快穿之绿茶她千娇百媚

第1205章 灵媒今天不上班(19)

叩叩叩——

屋里对着电脑输出的宋明凤听到声音,起身开门。

看到几个不速之客,微微一愣,“你们是谁,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有关丁芳的事情,我想和你谈谈。”姜茶看着男人,三十多岁的男人,头上已经有了白发还不少。

“丁芳?”宋明凤茫然,“我电影女主吗?怎么呢?”

“我说的是电影院售票员那个丁芳。”姜茶道。

宋明凤呆在原地,一脸不敢置信。

“现在能和我谈谈吗?”姜茶说。

“我…我只和你谈。”宋明凤看了其他两人一眼,很明显的赶人眼神。

两位转身去了楼下。

阿竖接到姜茶的眼神,去楼下问问大爷大妈一些事情。

姜茶进去,到处打量着。

屋子很狭窄,甚至有股霉味,这是房屋长期潮湿导致的。

“你这些年拼命工作,攒了不少钱吧,怎么住这种地方?”姜茶问着,走到电脑桌前。

只有这上面的设备是高端的。

宋明凤看她动作,两三步过去,合上电脑,“这种地方,更容易让我找到创造灵感。”

“是吗?我以为你攒这些钱是为了推荐剧本。”姜茶弯起眉眼,“你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十八线都算不上的新人编剧,竟然让名导用你的剧本,这怎么看都不简单。”

宋明凤瞪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

“看来被我说对了。”姜茶手指敲在桌子上,“你用了几年时间,攒钱就是为了这个剧本对吗?”

宋明凤抿唇,握紧双手,看着她,“你还知道什么?”

“这个剧本在你被学校劝退后,正义得不到伸张后,你就写了。”姜茶说:“你是利用这部剧,让所有人把注意力放在几年前的案子上对吗?”

“你怎么知道的?”宋明凤不解。

这些事情,根本没多少记得,也就是因为被遗忘了,所以宋明凤才想到用这个方法让人注意到。

“她告诉我一些事情。”姜茶找了一个凳子坐下,“在看你的处境,大致就联想到了。”

“刚刚那个是于茜的经纪人,你是她请来的?”宋明凤刚刚就觉得那个打扮严实的人,有些眼熟。

“嗯。”姜茶点头,“你是不是做了什么手脚?现在雇主的精神也有些恍惚。”

“我没有。”宋明凤茫然,“我只是写了剧本,对于那些事情,我也是疑惑。”

姜茶仔细盯着男人,“那前段时间丁芳的鬼魂陷入睡眠也不是你干的?”

“丁芳的鬼魂?”宋明凤诧异,“你的意思是,你真的能看到她,她在哪里?”

“她在电影院,你不知道吗?”姜茶好奇。

“自从那以后,只有前段时间拍摄,我才去过电影院,在此之前我都没去过。”宋明凤摇头,“芳芳一直在电影院吗?”

“嗯,因为有人动了手脚,她根本走不出去。”姜茶说。

“电影院……”宋明凤握紧双手,那是他的伤心之地,而且老板也不让他过去,因为他去闹过。

所以,宋明凤没在踏进去一步,丁芳一直都在,只是他不知道。

对方会不会又被欺负,她性子那么软,而且只能待在那里,一定很孤独吧。

看男人脸上的表情,挣扎痛苦和怀念,姜茶叹气,“我把她带出来了。”

说着,姜茶把瓶子打开。

宋明凤看着眼前的女孩,忍不住哭了出来,“芳芳,我好想你。”

他抱着女孩,却是抱了团空气,对方没有实体。

“明凤,对不起明凤。”丁芳也哭了。

姜茶后退两步,看着二人叙旧。

很明显,宋明凤喜欢丁芳,当时应该是出于某种原因,没有立马表白,不想这一错过就是一辈子。

“谢谢你。”宋明凤牵着丁芳,看着姜茶,鞠了一躬,“谢谢你,让我见到她。”

“续完旧了,那就让我们讨论一下,如何处理后续。”姜茶摆摆手。

两人点头。

随后,他们说起之前的事情。

听完以后,姜茶思考了起来,“你知道那几个人现在都在干什么吗?”

“嗯。”男人点头,“他们的行踪我一直有打听。”

说到这里,他一脸不甘。

受害者颠沛流离,生不如死,死不瞑目,而施暴者却是过的如此舒坦。

“一共三个人,一个接手了家里的企业,一个成为排球巨星,还有一个店铺老板。”宋明凤说。

姜茶听到排球巨星,抿紧唇瓣,她想到了顾山。

不过顾山看起来才十六七岁,年龄对不上,除非是少年死的有些年头。

屋里拥挤,顾山在过道没进来。

这让姜茶想问些什么也不方便。

“雇主的事情不是你的话,看来是其他人了。”姜茶摸着下巴,看来还要问问于茜经纪人。

“请你不想说出去。”宋明凤鞠躬。

电影马上要放了,他早就准备好了当年的一些资料。

等观看的人多起来,他在放出来肯定能引起人民群众好奇心。

只要关注的人多了,才会有人重视当年的案件。

要是被提前透露出去,这个电影牵扯什么命案,恐怕不会播放出来。

首先当初那几个人两个都是响当当的人物,他们差不多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抬头不见低头见,自然不会给自己找麻烦。

导演要他的这个剧本,一来他不要钱还往里面贴钱,二来是剧本真的有点东西。

所以,导演才会收下,并不是因为伯乐相马的关系。

所以,宋明凤肯定不能让那些人知道。

“你放心。”姜茶道:“正义也许会迟到,到绝不会缺席。”

“谢谢。”宋明凤再次鞠躬。

“你这几天没睡觉吧。”姜茶看着这人的气色,“还是去休息一下比较好。”

她说着打开瓶子。

“你要把芳芳带走吗?”宋明凤急了。

“她实力很弱,很容易被人捉走。”姜茶道:“我把她带出来,那边很快会发现。”

宋明凤听完以后,只能依依不舍的看着丁芳被收起来。

“我先走了。”姜茶说。

宋明凤送她下楼。

几人上车了。

“于茜的事情不是他弄的,他对这方面一点都不懂。”上车后,姜茶说。

“你的意思是?”经纪人茫然,“那是怎么回事?”

“于茜有没有得罪什么人,挡了什么人的路。”姜茶问。

尚北北北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