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躁医妃专治各种不服

第99章 被抓起来了

唐七月扔了面人,冲到马路中间,用最快的速度抱起了孩子。

但这时马车已经到了近前,眼看就要将唐七月和孩子撞飞。

无心飞身挡在唐七月面前,抬手抓住马脖子,双膀用力,别看无心清瘦,马头却被生生折了下来。

马头被折断,马身子噗通一声摔在了地上。

马拉着的马车也咚的一声撞在了地上。

小孩子吓的哇哇大哭,唐七月赶忙捂住孩子的眼睛,轻声安抚。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等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孩子已经被救下了,但马也死了。

马夫跌坐在地上,直愣愣的看着死掉的马。

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马夫哆嗦着手指,用看怪物的目光看着无心,“你,你竟然徒手杀了郡主的马,你找死。”

唐七月将孩子交给找过来的母亲,然后掸了掸衣服上溅到的灰尘。

“郡主的马怎么了?当街纵马行凶,就该杀。”

唐七月冷冷的道。

“是吗?本郡主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那么大的口气,竟然敢杀了本郡主的马后还这么嚣张。”

随着话落,一个小丫鬟当先从马车里出来,然后挑开帘子,扶着一个女子下了车。

马车虽然已经倒了,但这女子下车倒是下的依然优雅高贵。

从车上下来的女子在地上站稳后,冷冷的看向唐七月,“就是你杀了本郡主的马?”

无心上前一步将唐七月挡在身后,“是我。”

“你?”郡主的眼睛微微睁大,眼底全是惊艳。

无心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你的马是我杀死的。”

郡主痴迷了一会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出家人以慈悲为怀,你为何要杀生,可是为了她?”

郡主指着无心身后的唐七月道。

唐七月想让无心躲开,但无心就像一座厚厚的城墙,坚不可摧。

对于郡主的问题,无心顿了一下才回答,“如果我不杀了你的马,那死的就是两条人命。跟两条人命比起来,这马该杀。”

听了无心的话,郡主差点没被气死,这和尚莫不是个假和尚吧,这理论都歪到十万八千里了。

“本郡主不想听你的借口,本郡主现在只知道,你身后的女人跟那个孩子都没事,但本郡主的马却死了。

你来说,这件事要怎么解决吧?”

唐七月被这郡主的逻辑给逗笑了。

唐七月从无心的身后绕出来,看向逻辑清奇的郡主,“这位郡主,如果你的马不死,死的就是我们。现在你的马死了,只能怪它命不好,不好好走路,发疯做什么。”

“呵,你这女子倒是牙尖嘴利,既然你们给不出解决的办法,那就只好跟本郡主走一趟了。

来人,将他们带回本郡主的府上。”

“是,西西郡主。”

“慢着,我们凭什么要跟你走。”唐七月挑眉,这古代人真的是不讲理的啊。

“就凭我是郡主,带走。”

西西郡主说完,就上了另一辆准备好的马车。

“七月,我先护送你离开。”无心护在唐七月身边,低声道。

唐七月看着围上来的数千名弓箭手,知道今天想脱困并不容易。

“无心,我们今天应该是遇上大麻烦了,你怕吗?”

“我不怕。”无心坚定的道。

“那你怪我多管闲事吗?”如果不是她出手救那个孩子,无心就不会杀了郡主的马,他们现在就不会被郡主带回府上。

无心摇头,“你不救我也是要救的,七月,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唐七月看着无心俊俏的脸,突然就笑了,“好,那我们就跟他们走一趟吧。”

唐七月和无心被郡主的人带走了。

唐七月和无心被带走后,三匹马进了千澜国帝都的城门。

“娘亲,那个姐姐和哥哥被西西郡主带走了,他们是因为救我才被带走的,是吗?”

刚才被唐七月救的小孩子抽抽噎噎的哭着道。

小孩子的娘,眼中全是愧疚,“嗯,他们是你的大恩人,你一辈子都不能忘了他们,但是娘没本事,救不了他们啊。”

“这位大嫂,你见过这画上的女子吗?”暗一拿着画像依次问过来,正好问到这个妇人。

妇人忙擦了擦眼泪,朝着暗一手上拿的画上看去,当看到画上的人时,眼睛微微睁大了。

“这,这不就是刚才,刚才……”

“娘,这画上的姐姐就是刚才救我的仙女姐姐啊。”

暗一听了孩子的话,心中大喜,刚才救的这孩子,那就说明主母就在附近啊。

太好了,追赶了这么多天,终于赶上了。

“请问这画上的女子在哪里?”暗一已经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了。

“对不起,叔叔,神仙姐姐为了救我,被西西郡主给带走了。”

妇人也抱歉的看着暗一,“公子,你是这位姑娘的朋友吗?”

暗一点头,“她是我的主母。”

“对不起这位公子,你主母为了救我的孩子,被郡主带走了。”

“怎么回事?”赫连珏带着言言大步走了过来。

妇人见到赫连珏,身子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这公子长得真俊俏,但身上的气势太凌厉了。

妇人哆哆嗦嗦小心翼翼的将刚才发生的事原原本本的叙述了一遍。

赫连珏听完妇人的叙述,眼中一片冷意。

这千澜国的西西郡主真是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抓走他的王妃。

“暗一,召集暗卫,去郡主府。”

“是,主子。”

暗一知道他家主子是真的动怒了,千澜国那位霸道的郡主要倒霉了。

唐七月和无心被带到了郡主府后,就被分别关了起来。

郡主的房间里,一个婆子正趴在地上哭泣。

“郡主,您一定要替奴婢做主啊。我那外甥死的惨啊,他还那么年轻啊,就被人给杀死了。”

郡主眉头紧皱,到底是哪个人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动她的人,虽然是一个无关紧要可以忽略不计的人,但只要是跟她郡主府沾边的人,那就都是不能动的人。

“是谁来报的信,让他进来。”

“是,郡主,奴婢这就让他进来。”

很快,一个尖嘴猴腮的矮个子男人被带了上来。

如果唐七月在的话,一定能认出,他就是黑土村那帮土匪中的一个。

小土匪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郡主,小人的老大死的惨啊,还望您替他做主啊。”

郡主不耐烦的摆摆手,“说吧,他是怎么死的,从头说来。”

“是,郡主。”

小土匪将事情叙述了一遍,当然强抢民女那一段他都没有说。

郡主听后,狠狠的一拍桌子,“你是说,你的老大是被一个女子和一个和尚杀的?”

崽崽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