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躁医妃专治各种不服

暴躁医妃专治各种不服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7章 寄生胎

楼莎不敢隐瞒,仔细想了想,才回道,“贵人,我在被诊出喜脉之前,也没有什么大的异样。但就是特别的能吃能睡,而且,腹部一天比一天隆起。”

那些大夫诊断楼莎有孕,不光是因为喜脉,还是因为她高高隆起的肚皮。

楼莎有些紧张,“贵人,我,我的肚子里不会真的有一个孩子吧。”

楼莎非常确信她没有跟男人接触过,但她的肚子真的跟怀孕了一样,而且,能吃能睡,跟怀孕的症状也是一样的。

“我现在还不能下定论,等把过脉了才知道。”

唐七月将手指按在楼莎的脉搏上,一刻钟后,才收回了手。

楼夫人和楼员外在唐七月诊脉的过程中,全都紧张的屏住了呼吸,几乎是连大气都不敢出。

见唐七月把完脉了,忙问道,“贵人,怎么样?莎莎她……”

楼莎也万分紧张的看着唐七月,其他人也是幸灾乐祸的看着热闹,只有张文生的表情有些不对劲。

“楼夫人,你不必紧张,楼小姐并没有怀孕。”

唐七月一句话,围着的众人直接就炸了。

“没有怀孕,怎么可能啊,莲花镇的三位大夫都看过了,都说怀孕了。你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子,竟然敢这样胡言乱语。”

“没错,你一定是楼家找来的托,故意这样说的。”

……

唐七月等所有人都说的差不多了才道,“那三位大夫在哪里?”

“老夫在。”

“老夫在。”

“老夫也在。”

三个胡子都白了的大夫,从人群中挤了出来。

楼家在莲花镇是最大的富户,所以,楼莎要被沉塘这件事在莲花镇已经传来了,几乎大半个莲花镇的人都过来看热闹了。

那三位曾经给楼莎把过脉的大夫也来了。

三个大夫见了唐七月,眼中全是气愤。

“这位小姑娘,你到底会不会把脉啊,那明明就是喜脉,你竟然说楼小姐没有怀孕。

老夫行医三十多年了,难道还不如你一个小姑娘。”

其他两位大夫也点头附和,“没错,我们一个人诊错了,可以说是我们学艺不精,但我们三个人还能都诊错了吗?”

三个老头气的山羊胡都吹起来了。

唐七月淡淡的笑了笑,“其实,你们诊错了也不算你们学艺不精,实在是楼小姐的情况有些特殊。”

唐七月看出来了,这三位大夫确实是有几分真本事的,并不是上次村里大夫那种神棍。

三人听了唐七月的话,互相看了看,“特殊在哪里?”

“特殊在,如果不是医术出神入化的大夫,根本无法发现楼小姐脉里的特殊。”

听了唐七月的话,围着的众人反应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这个小姑娘这是在,是在夸自己医术出神入化吗?

“小姑娘,你太骄傲自大了。”其中一个大夫,不服气的看着唐七月。

“是不是骄傲自大,我们用实力说话。楼小姐的脉象确实像滑脉,也就是喜脉,但如果仔细感受,可以发现,这滑脉,不够圆滑,不够流利,也不够有力。”

几个大夫听了唐七月的话,互相看了一眼,然后辩解道,“每个人的情况不同,这滑脉自然也是不同的。楼小姐的脉搏不够圆滑,那只能说明她肚子里的孩子不够健康。

但也不能说明,她没有怀孕啊。”

唐七月点头,“你们要是这样说的话,那我来问你们,从脉象上看,楼小姐怀孕有几个月了?”

三个大夫又对视了一眼,然后才自信的道,“有三个月了,我们行医多年,这个绝对不会看错。”

唐七月看向楼莎,“楼小姐,你的小日子可是有三个多月没来了?”

楼莎摇头,“贵人,我的小日子一向不准,有时候半年不来都是有的。”

唐七月点点头,楼莎也是倒霉啊,如果她的小日子一个月一来的话,这有喜一说也就不攻自破了。

巧就巧在,她自己的小日子也是不准的。

三个大夫听了楼莎的话,都得意的看着唐七月,“怎么样?没有话可说了吧。”

唐七月摇头,“当然有话说,你们说从脉象上看,楼小姐已经有三个月的身孕了,但你们看她的肚子,是不是大的有些过分呢。”

说起这个,三个大夫的目光纷纷落在楼莎的肚子上。

当看到肚子的高度时,都齐齐睁大了眼睛。

“这,这昨天看的时候还没有这么大呢,这怎么才一个晚上就长大了这么多啊。”

“它长得这么快,因为它根本就不是楼小姐的孩子。”

“不是孩子,那是什么?”三位大夫也觉出不对劲了,即便是怀了多胎,三个月的肚子也不应该这么大啊。

“是寄生胎。”

“寄生胎?那是什么?”三位大夫面面相觑,显然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

“寄生胎是寄生在楼小姐身体里的胎儿,不过是发育不完整的胎儿。

当年楼夫人在怀孕的时候,应该是怀了两个孩子,但两个孩子在发育的过程中,其中一个孩子发育不良,被另一个孩子吸收了。

而楼小姐就是最后存活下来的孩子,那个发育不良的孩子就寄生到了楼小姐的身体里。”

唐七月解释完,现场的人都傻掉了,这世间竟然还有这种怪事。

三个大夫也是缓了好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这,这也太离奇了吧。”

“对啊,如果按照你的说法,楼小姐现在的肚子这么大,这是因为那个孩子还活着,而且,要出生了。”

唐七月摇头,“楼小姐肚子里的孩子靠着吸收楼小姐的营养而活着,但已经不是一个正常的孩子了。”

“贵人,这,这可要怎么办啊?那个孩子要一直在我女儿的肚子里吗?”楼夫人担忧的看着楼莎。

楼员外在一旁则是满脸的惋惜和无奈,他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个儿子,如果那个孩子能够顺利出生,是不是非常有可能是个男孩呢。

“胡说,你胡说,你根本就是楼家请来的托,楼莎就是跟其他人私通,有了孩子。”

跪在张文生身后的张豆豆,大声吼道。

其他人听了张豆豆的话,也跟着起哄,“对,你这说法根本就站不住脚,世间怎么会有这种事呢,一定是你编出来的。”

唐七月看向跪在张文生身后的张豆豆,笑的很是意味深长,“口口声声说楼小姐跟别人私通,那你呢,小小年纪就破了身子,还有脸在这里叫嚣。”

崽崽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