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躁医妃专治各种不服

暴躁医妃专治各种不服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6章 你的脸和面子不值钱?

太子侧妃的眼睛微微睁大,“你,你说什么,掌我的嘴?”

赫连珏虽然是个不得宠的皇子,但他常年征战沙场,身上的铁血戾气让太子侧妃不寒而栗。

这边的争吵终于引来了其他人的关注。

太子正妃也急急忙忙的拎着裙摆跑了过来。

“麻烦让让,小妹,怎么回事?”

“姐姐,是唐七月,都是她,她唆使珏王爷要掌我的嘴。”

唐七月暗暗翻了个白眼,这女人是不是脑子不好啊,她哪只眼睛看到她唆使赫连珏掌她的嘴了,明明是赫连珏自己要掌她的嘴。

不过,赫连珏这波操作真是深得她心啊。狗男人有时候也是不错的嘛。

太子正妃给赫连珏行了一礼,“珏王爷,小妹还小不懂事,如果有做错的地方还望您包容一二。”

“她当众辱骂本王王妃,本王自认为还没有那么大度。”赫连珏的目光依然冰冷,丝毫没有让步的意思。

太子正妃咬了咬牙,她还不是明媒正娶的太子正妃,在身份上,她比不过赫连珏。

太子正妃目光在人群中搜索,希望能够找到救星。

突然,太子正妃的眼睛亮了,是太子哥哥。

“太子哥哥,这里,我们在这里。”太子正妃踮着脚,朝着那玉树临风的人喊道。

赫连耀跟一黑衣男子并排走在一起,听到声音停住脚步望过来。

“耀,是你那未过门的正妃在喊你哦。”黑衣男子坏坏的打趣道。

赫连耀微蹙了蹙眉,要提步走过去。

黑衣男子没有跟上,“耀,我就不跟你一起了,我们一会宴席上见。”

赫连耀点头,“好。”

黑衣男子点点头,就消失在了人群中。

太子正妃和太子侧妃见赫连耀走过来,齐齐迎上去。

“太子哥哥,唐七月她要掌我的嘴。我可是堂堂的大将军府嫡次女,我姑姑可是当今皇后娘娘,她到底是哪里来的狗胆。”

太子侧妃终于有了主心骨,委委屈屈的跟赫连耀诉苦。

“住口,怎可直呼珏王妃名讳,还不赶紧道歉。”赫连耀目光平静,声音也不甚严厉,但震慑力却相当大。

太子侧妃瘪了瘪嘴,不情不愿的对着唐七月道。

“对不起,我错了。”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唐七月眨眨眼,笑着道。

“唐……你,你就是故意的。”太子侧妃一急,差点又直接喊出唐七月的全名。

唐七月摆摆手,“好了,我知道你是不会真心道歉的。这样吧,你以后也是要当太子侧妃的人,这面子还是要的。

掌嘴就算了,不过一巴掌十两黄金,一共二百两黄金,不多吧?”

唐七月一副我已经给你最友情价了,你不用太感谢我的表情。

太子侧妃直接瞪大了眼睛,“你,你怎么不去抢呢?”

“呀,你是嫌多啊,原来你的面子加上你的脸,连二百两黄金都不值啊,既如此,那我就再给你降降价吧。”

“等等,谁说我的脸和面子不值钱了,不许降,就二百两。”

听说自己脸和面子不值钱,太子侧妃当即急了。

“嗯,好,不过口说无凭,还是写个收据比较稳妥。”

唐七月的话当即点燃了太子侧妃的暴脾气。

“我是堂堂大将军的嫡次女,我会赖账吗?”

唐七月耸耸肩,“这可说不好,知人知面不知心哦。”

“珏王妃,人前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凡事不要做的太绝比较好。”

太子正妃淡淡的道。

唐七月点头,伸出小手,“既如此,现在就将黄金拿来吧。”

太子正妃没想到唐七月竟然不按常理出牌,实在是太嚣张跋扈。

聚过来的人越来越多,窃窃私语声不断响起。

赫连耀伸手取下腰间的玉佩,“珏王妃,这枚玉佩是本宫身份的象征。

有它作为抵押,你大可放心,我们绝对不会赖账的。”

唐七月点头,“好,那我就收下了。暗一,将玉佩收好了,千万别弄丢了。”

暗一忙上前双手接过赫连耀的玉佩,“是,王妃。”

赫连耀的眼中闪过一抹诧异,唐七月,她真的不喜欢自己了吗?

赫连珏侧头看着笑的跟小狐狸一样的小女人,心情莫名的不错。

其他围观的人也暗暗惊讶,唐七月真的收心打算跟珏王爷好好过日子了吗?真的放下太子殿下了,还是做给大家看的。

上一次龙舟赛,唐七月就拒绝了太子亲手画的画,这次更是将太子的贴身玉佩交给一个侍卫保管。

如果真的是作秀给外人看的,那她付出的未免太大了点啊。

闹剧结束,当事人也都离开了,围着的人也赶紧散了。

唐七月和赫连珏带着言言,找到珏王府的位置坐好,等待晚宴开始。

一刻钟后,苍乐国使者走上大殿。

走在最前面的男子,高大瘦削,一身黑色华服,腰间别着一管笛子。

而最吸引人的不是他的气质,而是他脸上竟然带着一张银制的面具。

面具挡住了大半个脸,但从露在外面薄厚适中的唇,坚毅的下巴,和一双鹰一般犀利的眼睛可以断定。

此人绝对是个美男子。

这个带着银色面具的男子正是苍乐国太子,白子苏。

此刻,大殿上世家小姐们的目光几乎全部聚焦在白子苏的身上。

赫连珏看着自己身边的小女人,竟然也直勾勾的看着白子苏的脸,心中不禁烦闷。

“怎么?很好看?”赫连珏的声音又讽刺又冷。

唐七月正研究白子苏的面具,就觉得身边越来越冷,现在听了赫连珏的话后才反应过来,原来是赫连珏这个狗男人在释放冷气啊。

不过,谁又招惹他了。

唐七月收回目光看向赫连珏,“王爷,你最近总是阴晴不定的,莫非是更年期到了。”

“唐七月,你找死。”

唐七月无辜的眨眨眼,“王爷,你别讳疾忌医啊,其实,男人也是有更年期的,症状嘛,就是你现在这个样子。”

赫连珏冷冷的瞪着唐七月,真想狠狠打这个小女人的屁股。

暗一在后面差点没笑出声来,他家主子最近好像频频被主母气得咬牙切齿,又无可奈何。

赫连珏深吸了几口气,才稳住了情绪。

“唐七月,不要转移话题,你还没有回答本王刚才的问题。”

唐七月看着很快恢复了平静的赫连珏,心中暗暗讶异,这个狗男人现在的城府竟然这么深了。

说他更年期都能忍?

还有,他刚才问的什么问题?哦,对,狗男人问苍乐国的太子是否好看。

崽崽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