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躁医妃专治各种不服

第115章 像一个故人

军师身子一抖,珏王妃的毒那么厉害,他哪敢收着那个瓷瓶啊,将军给他后,他就随手扔了啊。

早知道这药这么厉害,他就不扔了啊,可是后悔药没有的卖啊。

“将军啊,对不起,那瓶药让小人给扔了。”军师知道这件事瞒不住,只得实话实说道。

慕容潇瞪眼,“你倒是惜命的很啊。”

军师怕怕的缩紧了身子,“将军啊,那瓶药固然珍贵,但小人这样的人才更加珍贵的对吧?”

慕容潇冷哼了一声,“不对,不过看在你这么多年鞍前马后的份上。本将军也不重罚你了,就罚你一年的俸禄吧。”

“啊?将军啊,这,还不如罚板子呢。”军师小声嘀咕道。

“你说什么,本将军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啊,小人说将军英明,罚的好啊。”

慕容潇满意的点头,“嗯,算你识趣。”

军师一脸扭曲的退到人群后面去了,他可不想往前凑了,一年的俸禄就那么飞了。

辛西眼眶和嘴里的血都止住了,辛西也滚的没有力气了,奄奄一息的卧在地上。

唐七月命人将辛西带下去,然后让澜关的副将给千澜帝修书。

五天后,千澜帝都的人到了。

因为澜城现在已经被万盛占领了,守城的将军又自刎了,只剩下守城副将带着一部分千澜的士兵,将帝都的人接进了城中临时作为千澜将军府的客栈。

千澜这次来的虽然不是千澜帝本人,但分量也是极重的。

这次来的人不是无名小卒,而是千澜的男后钟寻。

千澜女子为重,男子大多没有什么建树。但钟寻不同,他在未嫁给千澜帝当男后之前,那也是才武双全的风流人物。

所以,千澜帝这次才让他亲自走这一趟,以示对西西公主的看重。

守城副将赶紧带着人跪下行礼,“臣等参见钟后,钟后千岁千千岁。”

钟寻摆了摆手,“免礼平身吧。”

“谢钟后。”

守城副将带头起身,然后命人将最好的茶叶端上来。

钟寻摆手制止,“不必忙了,让万盛的珏王爷和珏王妃来见本后吧。”

听了钟寻的话,守城副将的身子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

“钟后,这恐怕是不行啊。”

跟在钟寻身边的大监听了守城副将的话,当即捏着兰花指上前喝了一句,“大胆,你的意思难道是让钟后去见他们吗?”

守城副将低了低头,艰难的咽了口唾沫,“是,是的。”

“放肆,这万盛的王爷真是好大的架子。钟后,您在此稍作等候,奴才去处理这件事。”

“且慢,西西郡主现在在他们的手上,我们不可以轻举妄动。

既然需要本后亲自走一趟,那就现在去吧。”

钟寻虽然是千澜国的男后,但脾气性子是出了名的好。

大监还是不甘心,“钟后,您身份尊贵,怎能屈尊降贵去见区区一个王爷和王妃呢。”

钟寻淡淡的看了大监一眼,“轻轻松松就能拿下澜关,你觉得这两个人只是区区的王爷和王妃吗?”

大监的心一提,忙闭紧了嘴巴。

钟寻虽然贵为男后,但只要不是跟千澜帝一起出行,都是选择骑马。

一刻钟后,钟寻带着人来到了澜关将军府门前。

大监从马上下来,便去叫门。

“尔等听着,千澜男后驾到,赶紧让你们王爷和王妃出来迎驾。”

守门的士兵互相看了看,然后说了声稍等,其中一个小士兵便进去禀告了。

很快,慕容潇快步从府内走了出来。

慕容潇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万盛将军慕容潇见过千澜国钟后,钟后里面请。”

钟寻点了点头,提起衣摆上了台阶。

大监不是很满意,这珏王和珏王妃也太猖狂了吧。他们千澜国的男后都亲自登门拜访了,竟然只让一个小将军出来接。

他们应该亲自出来接,并且隆重的将他们请进去。

慕容潇直接将人带进了客室。

慕容潇吩咐人赶紧上茶,然后便退了出去。

大监站在钟寻身侧,更加的不满意了。等救出了西西郡主,他一定要跟陛下进言出兵攻打万盛。

很快,客室的门被推开,唐七月和赫连珏走了进来。

钟寻正在低头喝茶,听到开门声,下意识的抬头去看。

当看到门口那个清丽绝伦的女子时,哐当一声,钟寻手中的茶杯掉在了地上。

“哎呦,我的钟后哎,快让老奴看看,您有没有烫到啊?”

大监捏着兰花指就要上前查看。

钟寻摆手,“我没事,不必紧张。”

钟寻说话的时候,眼睛并没有离开门口的唐七月。

钟寻从椅子上起身,一步步走向门口。

赫连珏看到钟寻看唐七月的眼神,皱了皱眉,但却没有侧身挡住唐七月。

因为钟寻的眼睛里只有思念和欣喜,是长辈对晚辈的那种感情。

“媛媛?”钟寻试探着喊了一声。

唐七月眨了眨眼,千澜国这位男后应该是认错人了吧,不过媛媛这个名字,她怎么有些熟悉呢。

“钟后,对不起,你认错人了,我是唐七月,并不是媛媛。”

钟寻停住脚步,眼中闪过一抹悲伤,“对,你不是媛媛,媛媛要是还活着,应该跟你母亲的年纪差不多。”

听到母亲两个字,唐七月心中一动。

她娘亲的名字里不就有一个媛字吗?而且,娘亲是被她爹从外面带回帝都的。据说娘亲曾经发过一次高烧,很多事都不记得了。

难道,娘亲跟千澜国有什么关系吗?

唐七月看了赫连珏一眼,赫连珏点了点头,然后伸手牵住唐七月软嫩的小手,使劲捏了捏。

唐七月忙将自己的小手抽出来,赫连珏这个家伙,最近越来越喜欢动手动脚了。

大监已经追了过来,“钟后,您怎么了?”

钟寻摇头,“本后没事,只是看着珏王妃,突然想起了一个故人。”

“哦,那就好。”

赫连珏刚才摸到了唐七月的小手,心情格外的好,对钟寻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钟后,请坐。”

“好。”钟寻重新在刚才的位置上落座。

赫连珏扶着唐七月坐好,自己才在唐七月身边坐了。

两国现在闹的很不愉快,所以叙旧客气就不必了。唐七月直奔主题。

“钟后,请问火蟾蜍带来了吗?”

钟寻点头,将一个特质的盒子放在了桌子上。

“珏王妃,火蟾蜍本后给你们了,西西郡主可否交给本后了?”

崽崽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