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之不谏,来者可追

往之不谏,来者可追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章 宿舍风云

集体宿舍距离公司大约有六公里,有一路公交车可以直达,只要三站就到,这是一个封闭式管理的小区,外面有面馆、饭馆和小超市。

赵琦把江心领进宿舍,她们住在二十五楼,往下看,有一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江心和凌雪的房间紧邻客厅,是一间大约八平米的小次卧,有一扇小窗户,挂着天蓝色的碎花窗帘。隔壁是一间大约十平米的次卧,住着审计部的廖小玫和财务部的龚艳,剩下的那一间是主卧,大约有十六平米,有独立卫生间和阳台,那便是赵琦的房间了。

除了销售部的凌雪,所有人都到齐了,赵琦分别作了介绍,大家礼貌地笑笑,然后就到厨房做晚饭了。

江心本打算把行李箱放在宿舍,进去后才发现,八平米的房间,放了两张一米二的小床,两个双开门的小柜子,两个床头柜以后,就再也没有空间可以放其它东西了,她只好把箱子拖到客厅,计划着去门口小超市买了棉絮,铺上学生时候的床单被套后,再好好清理衣柜,把行李箱里的东西归置好,就算是安顿下来了。

这时候,赵琦叫江心一起吃晚饭,她答应了,并且很自觉地跑到厨房去帮忙,到了那里以后,她才知道自己错了。廖小玫在炒菜,龚艳在切菜,赵琦也在切菜,五个人的宿舍,竟然有三套炊具和油盐酱醋,原来,大家都是以房间为单位在做饭,并没有一起搭火,可是,燃气灶却只有两个,这就意味着,总有人需要等待,今天是刚好,凌雪不在,要不然不知道又会是怎样的光景。

江心本以为宿舍就像张妍说的那样,几个人用房东提供的炊具,每个月平摊生活费和家务劳动,可眼前的景象却并不是那样,她两手空空,自然不好再待下去,于是跟赵琦表达了谢意,向她解释道,自己还有棉被和一些必须的生活用品需要采购,就不和她一起吃了。赵琦看看拥挤的厨房,只好笑着说,那你自己照顾好自己。

小区的路上种着银杏树,绿意葱翠,江心看着,却有种木叶萧萧的感觉,她的心情也跌至谷底,那种无人可依的悲凉摧毁着她的信念,她甚至想,如果当初留在家乡的小城,有朋友,有同学,有亲戚,生活会不会要容易很多。

或是留在上大学的永城,那里有老师和同学,也要比举目无亲的千岩好太多,可是没办法,她喜欢千岩,喜欢这里的冷漠,喜欢这里的繁华,她始终固执地认为,越是这样冷漠无情的地方,越少受人情世故的牵绊,也就越有公平竞争的机会,她想要这一份公平,想要一个有拼劲的人生。

她突然很鄙夷自己突如其来的软弱,并且鼓励自己,一切都会好的,只要坚持下去。

吃了一碗铺盖面,买了必须的生活用品,江心就赶紧回到了宿舍,那时候,她们已经吃完饭,厨房和客厅也都收拾干净了,整套房子鸦雀无声,因为她们都关上了房门。

江心回到自己房间,开始整理床铺和衣柜,等到一切收拾停当,终于可以躺在床上休息的时候,她看了看手机,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但是凌雪还没有回来。

她有些担心,本想着边看书边等她,但眼皮终究抵不过睡意,就那么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她突然被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吵醒,扑鼻而来的还有一大股浓烈的酒气。

打开灯,她看见一个长头发的姑娘正在衣柜里翻找,灯光亮起,姑娘徐徐转身,清秀惨白的脸庞呈现在她面前。

江心问,你就是凌雪吧。

对方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就又转身翻找衣柜了。

江心赶紧起床,打开门和窗户,热气就慢慢进来了,不知道对驱散酒气是否有用,又拿起凌雪床头柜的水杯,去客厅给她倒了一杯温水。

回来的时候,凌雪已经不再翻找衣柜,而是两眼无神地瘫在了小床上。

她看到江心进来,赶紧坐起来,接过水杯一饮而尽,江心见状,又去客厅倒了一杯温水,放在床头柜上。

凌雪不再说话,拎起衣服去卫生间洗澡了。

江心继续躺回床上,却发现满屋子的酒气让她完全失去了睡意,但又实在无处可去,只好闭目养神。

不一会儿,凌雪回来了,她似乎清醒了很多,关上门以后还跑去把窗户又开大了些。

她问江心:“你睡了吗?”

江心坐起来,对她说:“你好哇,凌雪,我叫江心,江水的江,心情的心。”

凌雪也在自己床上坐下来,对她说:“不好意思,今天晚上打扰你睡觉了。”

江心说:“没关系,我其实已经睡了一觉了,你没事吧。”

这一问,凌雪突然就有些伤感,并且在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姑娘面前打开了话匣子。

在凌雪颠三倒四的叙述中,江心捕捉到了很多关于这个宿舍的讯息。原来,五个人的宿舍,果真是一个小江湖。因为凌雪隔三差五有应酬,所以没有人愿意跟她搭火,于是就形成了三个小团体,在抢厨房液化气灶台这方面,她从来都没有赢过,她经常要到了晚上八点左右才能吃得上饭,而那时候,其他人要么去散步,要么关上房门自由活动,只剩下她一个人孤零零地吃饭,孤零零地收拾厨房。她不喜欢她们,她们也看不惯她,总觉得喝得醉醺醺的姑娘就一定不是好姑娘,在这套房子里,她就是一个另类,完全没办法融入她们。可是她们也不见得是一团和气,常常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情争吵,两个年轻人认为赵琦更年期,事多,脾气大,赵琦又觉得她们太懒,不晓得收拾屋子。哪怕是那两个年轻人,也常常有互相不理睬的时候,真是一团乱麻,从没有消停、平和的时候……

说着说着,凌雪就睡着了,房间已经变得炎热,江心额头上都有了细细的汗珠,她起身关了窗户,替凌雪盖好空调被,自己却久久不能入睡。

回想起这一天的经历,闻着满屋子还未散尽的酒气,听着室友平缓的呼吸,这注定是一个无眠的夜晚,她有些伤感,又有些无奈。

窗外透着些微光,不知是月光,还是灯光,散发着清冷的意味。

朱语暮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