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之不谏,来者可追

第13章 争来职位

朱永宁副总经理的第三把火便是,提议公司设立董事会办公室和监事会办公室,鉴于这两个部门不能合署办公,于是他又建议,监事会办公室与审计部合署办公,董事会办公室与行政办公室合署办公。

董事长召开了专题会,考虑到公司治理的需要,会议同意了这个提议,也同意由朱永宁副总经理推荐的人出任监事会办公室主任,这主要是基于那人的履历,他今年三十八岁,已经在相关岗位工作了八年,完全能胜任这份工作。但是却不同意朱永宁副总经理推荐的巩珍担任董事会办公室副主任,原因是,二十九岁的她之前一直在一家公司做采购内勤,并没有董事会办公室的工作经验。

但是据乔斯咏私下说,朱永宁副总经理非常坚持自己的提议,在会上跟反对他的人吵了起来,后来又把大股东千岩石化集团搬出来,说这也是大股东的意思。这件事情就这么僵持了一周,何董事长一直都没有松口,直到有一天,大股东千岩石化集团董事长召他去开会,回来就一脸电闪雷鸣,好几个找他汇报工作的人都被殃及,进去的时候战战兢兢,出来的时候阴阴沉沉。不过,他最后还是强忍着怒气,重新召开董事长办公会,把巩珍的任命按照朱永宁副总经理的意思定了下来。

这以后,整个公司就传遍了,说巩珍是朱永宁副总经理的老领导的外甥女,他曾经在老领导面前承诺,一定会照顾巩珍,给她争取最好的职位。

李玉梅知道这个消息后,告诉大家,领导的安排我们管不着,自己做好手上的工作就好了,不要跟着公司那些嘴快嘴碎的人一起瞎议论,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同时,她又好好安抚陈嘉,毕竟他本是要提副主任的人选之一,现在是彻底泡汤了,邓瑾儿还在休婚假,想必等她回来,李玉梅也要好好安抚、劝导一番。

晚上回到宿舍,赵琦敲门来到江心房间,突然悲从中来,拉着江心说了很多话。

她说,她到华杰集团已经九年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看样子到退休也就只是个主管了,反正年纪也大了,没什么追求了,登天也就是提一提主管级别的职级。李主任虽然也上了年纪,但是她不同,她是工作了十五年的老员工,领导们都很信任她,她自己也说,职务上,她是到头了,公司不可能提她当总经理助理或是副总经理,她也不想申请去子公司任职,现在这样也满足了。但是行政办公室的年轻人不同,来了个副总经理,推荐了一个副主任,这一下子就把路给堵死了,只要年轻人干活,不给年轻人升职机会,真的是太让人寒心了……

奇怪的是,江心对她的这番话却不能感同身受,她想的更多的是,这样跟一个小同事诉苦是不是有些危险?幸好她可以守口如瓶,但要是换了其他人,说不定明天赵琦就是工会或者领导请去谈话的对象。

江心知道赵琦并不是坏心眼的人,只是有一些普通人的小毛病罢了,况且,自从邓瑾儿对自己关爱有加之后,赵琦也不怎么支使她了,眼下,她对赵琦早就没有芥蒂了。

于是江心真诚地说,对于能不能升职,现在还不是她该考虑的事情,毕竟她还年轻,做事不周全,遇事不冷静,还需要历练,她现在最关心的是怎样提升业务能力。她还要赵琦放宽心,大家只要尽心做事就好,因为不管谁来当领导,都需要有能力的人。

赵琦听江心这样说,有些不满意,责怪她这些日子学精了,跟她也说起外交辞令来了。

江心只好说,那我就说一句出格的话,以后这个部门谁说了算?

赵琦说,当然是李主任。

江心说,那不就行了。

赵琦突然就明白了江心的意思,恭维道,难怪李主任那么挑剔的人,不到半年就喜欢你了,你太聪明了,以前我怎么就没有看出来?

江心说,赵姐,同事一场,我也说说心里话,其实并不是李主任喜欢我,而是我总愿意多做事,她看在眼里,不那么讨厌我而已。

赵琦说,好姑娘,你一定会有一个好前程的。

江心笑着说,谢谢吉言,但在那个好前程到来之前,我还是老老实实做事吧。

这一天,邓瑾儿回来上班了,江心同她交接工作的时候,她问:“听说我们部门要来一个副主任?”

江心说:“是的。”

“听说是朱总的亲戚?”

江心说:“不是,是朱总老领导的亲戚。”

邓瑾儿听后叹了口气说:“我只私下跟你说,当我休假时听赵姐说起这件事,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世界真是不公平啊,想我也是名牌大学化学专业的本科毕业生,一毕业就来到华杰集团,本来是要去技术部做研发的,但是董事长见我形象还好,给了另一条职业道路,就是当他的秘书,将来走行政管理的路线。可是我才战战兢兢当了两个月秘书,他就说我反应迟钝、笨手笨脚,最后让我在行政部门做文秘工作,又另外从子公司调了乔斯咏上来。看到乔秘书的工作做派和出差频率,我知道董事长是对的,我的确不适合。但是公司还是很肯定我的,三年就升了主任助理,在同一批进来的人里面,我是升职最快的,本来还以为可以和陈嘉争一争副主任的位子,现在看来,我和他都自作多情了……”

看着邓瑾儿新婚喜悦都掩盖不了职场失意,想起之前她和乔斯咏嘲笑她笨手笨脚的事情,原来这也是董事长曾经对邓瑾儿的评价,是她曾经伤心的地方,江心突然就释怀了。

江心安慰她道:“慢慢就会好的。”

邓瑾儿忽然悄声道:“可是我却不想等了,我不能忍受一个和我年纪相当,却没有相同资历的人来当我的领导,凭什么我奋斗了五、六年,却连别人的起点都赶不上?我打算辞职了,待会儿等李主任来,我就提交辞职报告。”

江心问:“真的吗?”

邓瑾儿笃定道:“当然,你刚来公司,体会不到我的心情,等有一天,你的能力超过了公司支付给你的工资,你就能理解我的心情了。”

江心担忧道:“只怕不能如你愿,你忘了之前外国月亮更圆的事情?”

邓瑾儿道:“怕什么,我是铁了心想走,又不是以辞职相威胁,以争得更好的职位和工资,这以后当然免不了要有很多同事来劝,但是一个月以后,我就可以正式辞职了,不管公司答不答应。”

江心只好不再说话,有些伤感和不舍,又有些莫名欣喜,因为邓瑾儿如果走了,文秘工作必然就是她的了,于她来说,这不是专业最对口的工作吗?当后面那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她骂自己自私卑鄙,之前的不舍和伤感仿佛被大大打了折扣,为什么自己会变成这样的人?这太可怕了。

她不敢再细想。

朱语暮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