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相爷以权谋妻

病娇相爷以权谋妻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8章 算她输

凤执虽然很想睡觉养身体,但一直睡也难受,还得起来走走。

吃了晚膳,她慢悠悠的从楼上下来,准备去客栈的后院转一圈,刚刚走下楼,一个伙计急匆匆的跑过来,凤执赶紧侧身让路,却不小心踢到地板上的一块凸起,整个人一个踉跄向后倒去。

好在她反应迅速,一把抓住了栏杆,身体以一个极为刁钻的弧度固定。

嘶,好疼!

手疼、腰疼、被疼,还不如摔一跤呢。

突然感觉到旁边有别的气息,转头看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皂靴,然后是藏青色的贡缎,白玉双鱼佩,墨色暗纹腰带,再往上,对上一双浅淡似含笑似无波的眸子。

凤执没指望这人扶她,但他不扶就算了,还在她的注视下往后退了一步......

扯了扯唇角,坐到地上缓缓爬起来,倒也不觉得狼狈。

微微颔首算是打招呼,一句话也不说,走人。

靳晏辞微微掀了掀眸子,顿了一刻,这才抬步离开。

有了靳晏辞带人护送就可以继续启程,路上护卫只是之前那六个人,多了靳晏辞和他的一个随从,人数不过,不过之前他们展现的武力却让人很是安心。

凤执倒是不管这些,一路上买了不少男女情爱的话本子,拉了凤云双一起打发时间。

虽然之前被刺杀吓得不轻,但凤执并不受影响,该做什么做什么该享受还是享受,那悠闲的姿态引得靳晏辞的人都忍不住侧目,这也太会享受了。

偏偏她的享受只是让自己过得舒适,却不会给人添麻烦,并不会造成什么困扰。

懂得享受,还懂得把握尺度,最重要的是胆子还不是一般的大。

靳晏辞微微敛眸,若有所思。

有人不想庄王去到龙城,路上刺杀不少,虽然有人保护,但这些事情能避免还是避免的好,因此赶路的速度都提升了不少,五日的路程给压缩到了三日。

眼看着还有一天就能到龙城,结果却因为算错了时间,错过了镇子,不得不露宿野外。

有人搭起灶台起锅煮饭,有人负责收集树枝搭起帐篷遮风。

选的地方挨着小溪,凤执看了眼没自己的事儿,便去小溪边看秋落洗帕子。

秋落踩到小溪中间去洗帕子,顺便清洗一下等下要吃的果子。

凤执看了她一会儿,目光落在水面,今日是月中,月亮圆满明亮,照得水面波光粼粼。

被月光照到的地方仿佛镀上了一层银灰,朦胧氤氲,而月光照不到的地方,阴暗诡谲,仿佛暗藏着不为人知的危险,因为不知,所以更让人心慌恐惧。

凤执无聊的摘了一颗野草撕扯着玩儿,突然,树林里传来稀稀疏疏的声音,像是脚步踩在落叶上的声音。

果然,不到一会儿,一道欣长的身影从暗处缓缓走来,阴暗褪去,被月光洗礼,那张得天独厚的容貌镀上月光的清冷更加的莫测让人难以靠近。

靳晏辞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那里的凤执,姿势真算不上优雅,步伐在凤执面前一丈停下。

凤执也不怕他,直视着他一步一步走来。

一丈的距离,不远也不近,两人凝视着对方,仿佛两头猛兽,正等待着一击致命的机会。

凤执眯眼,浅浅一笑,无害极了:“靳大人好兴致,林中漫步?”

一笑,化解了所有的剑拔弩张,仿佛刚刚那一瞬只是错觉。

靳晏辞也瞬间收了身上的气息,薄唇微勾,嗓音在夜色里有些惑人:“不及三小姐雅兴。”

说完错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而就在他走过去的时候,凤执闻到了被风吹过来的淡淡的血腥味。

是他的还是别人的?

秋落拎着竹篮子从旁边爬上来:“小姐,奴婢洗好了。”

凤执随手拿了一个放在嘴里咬了一口,嘎嘣脆。

靳晏辞出现在平吉城,而暗王的人也出现在那里,刺杀庄王的不是暗王的属下,但救庄王的是靳晏辞。

所以,这靳晏辞跟暗王之间有没有关系?

若是有......那就有意思了。

她的敌人很多,但长得这么好看的敌人倒是少,若是能博弈一局,倒也不亏。

不过如此一来就有些可惜了,暗王的人,她可不会手下留情。

从靳晏辞的态度来看,他定然对她有所怀疑,毕竟她也没有刻意把自己伪装成凤云晚,她要的是庄王府的人习惯她的行事作风,免得以后做什么束手束脚,至于靳晏辞,他要怀疑就让他怀疑,要是他能查出真相,算她输!

凤执刚刚回去,庄王妃立刻就把她们喊去,几个孩子第一次在野外过夜,她自然要更加上心。

庄王妃心疼的摸着凤执的脸颊:“都瘦了,可怜的晚儿,等去到龙城,娘亲一定好好煲汤给你补补。”

从旁边路过的凤云双差点儿没忍住笑出来,哈哈,第一次觉得亲娘过度的关爱也不是那么值得羡慕的事情。

“多谢......娘亲!”凤执艰难道谢,母爱如山岳般沉啊。

妖殊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