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装后她又A又飒

第36章 自取其辱

沁阳讶然地看着明显比她预期多出不少的粥棚,目光在粥棚上方一张张大红纸上的黑字上滑过:

刘、孙、赵、秦……

这些可都是江城的大户!

转念间,沁阳便明白过来,这些人在跟风做善事!

沁阳并非想要沽名钓誉,因而对更多的人加入做善事的行列,自然是喜闻乐见。

数九寒冬里,沁阳的施粥大业进展得红红火火,可是有人却心里不舒坦了。

藤木静子听闻沁阳在施粥,便和陈琛嘀咕了一句。

陈琛如今去了商铺,只觉家里的钱都是他辛辛苦苦赚回来的,沁阳天天尽拿着家里的钱挥霍,这怎么可以?

沁阳瞧见她的计划超乎寻常的顺利,哼着小曲儿转道去了娘家。

“嫂子,我哥呢?”沁阳见屋里只有秦氏和小侄女李博熙,不由得问道。

“沁阳来了?”秦氏抱起小女儿,朝书房努努嘴,“昨儿回来睡下晚饭都没吃,今儿早上你来了一趟,你哥就躲在书房没出来过。”

沁阳接过秦氏怀里的小侄女儿吧唧了一口,“博熙,想姑姑了没?”

“想了!”李博熙奶声奶气地回道,把沁阳萌地不行。

她戏谑地扭头对身后的陈宁期道,“宁期,要不咱们把博熙带回家做媳妇儿吧?”

陈宁期:“……”

这到底是给谁娶媳妇儿?不过他都已经习惯了娘亲的偶发性抽风,抿了抿唇并不答话。

“啧啧,这么萌萌哒小娘子,以后也不知便宜了谁家!”沁阳抱着李博熙便舍不得放下。

秦氏见沁阳这般喜欢女儿,心里也是欢喜的,她目光不着痕迹地落在陈宁期身上,想起沁阳的戏语,倒真的有些意动。

沁阳是亲姑姑,想来以后定不会有婆媳矛盾,宁期也是她看着长大的,长的俊俏,品行端方,也是个好女婿人选!

不过,她转念想到陈琛和他那个R国女人,心里的念头又消散了,小姑家情形还是复杂了些。

沁阳可不知秦氏心里九转十八弯的念头,稀罕地和李博熙亲热了一番,才带着陈宁期去了书房。

陈琛早早便从商铺回了家,特意去沁阳院子里找她,结果却被告知,沁阳一大早就出门了!

陈琛背手在院里转了一圈,这还是他时隔十年第一次回这院子,时间太过久远,院里的一切似曾相识,可又好像换了一副模样。

陈琛心情微妙地坐在院里的桂树下,那里有一张石桌,上面还摆放了一盆兰草,瞧着雅致极了。

他等啊等,从日中等到日头西斜,终于听到院外传来了动静。

沁阳带着宁期和明月一回院子,便看到板着脸坐在桂树下的陈琛。

今日她心情好,便调侃了一句,“哟,贵客来了?”

陈琛闻言心里不是滋味,贵客?他可是在自己家,她是他的妻,他什么时候就成了“客”?

“比不得大夫人,忙得很!”陈琛心里不爽快,嘴里吐出的话也带着刺。

沁阳撇了撇嘴,不愿搭理他,越过陈琛便想进屋。

陈琛见了脸色一沉,冷声喝道,“慢着!我有话对你说。”

沁阳斜睨了一眼他,“有什么话?你说吧!”

“听说你今日又去施粥了?”陈琛倒也不转弯抹角,直言道,“凤阳,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你花钱也未免太大手大脚了些!”

“哦?原来你等在这就是想说这些?”沁阳冷笑了一声,低头拨弄着自己大红色的指甲,“我又没花你的钱!”

“你……”陈琛被堵地一时之间不知如何辩解。

“小叔他可从未说过我花钱的事!况且和夫君您从前相比,我如今花的不过是小钱耳!”沁阳的话一字一句刺得陈琛脸色由红转青,变得黑沉。

陈琛豁然自石凳上站起,拂袖而去。

沁阳冷哼一声,暗道陈琛可真是闲得慌!

“娘亲……”陈宁期扯了扯她的衣襟,“等我长大了,赚多多的钱给娘亲花!”

陈宁期的声音清亮,被走到院外的陈琛听了个正着,他被这话堵地心口疼,下意识加快了脚下步子。

沁阳闻言噗嗤一下笑出来,她豪气万状,“好!娘亲等着,这辈子啊,娘亲定要散尽千金还复来!”

沁阳不过是随口而言,并未当真。可一旁听着的陈宁期却将沁阳的话放进了心里,立下宏愿:他要赚无数钱,让娘亲想怎么花就怎么花,永远也花不完!

沁阳不知,因着她一句戏言,造就了华国一代首富,而她,也成了首富他娘,富甲一方!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却说陈琛怒气冲冲地回了住的院子,藤木静子便凑了上来,“琛,我听说你下午去了那边?”

陈琛点了点头,嗯了一声不欲多说。

“琛,她怎么说?”藤木静子却没有察觉陈琛的隐藏的怒火,又问了一句。

“说什么说,你有完没完?”陈琛烦躁地嚷嚷了一句,径直回了房间,门砰的一声合上,隔绝了一切视线。

藤木静子静静地站在原地,眼泪不争气地滑落下来。

“妈妈,妈妈……”佐伊从旁边走过来,悄悄伸手拉了拉藤木静子的衣角。

藤木静子低头看向佐伊,蹲下身抱住儿子失声痛哭起来。

陈琛的到来并没有让沁阳的生活带来什么变化,她依旧故我地做着她的善事,钱,流水似的花了出去。

陈琛看得心疼不已,忍不住和陈如海刘氏抱怨了几句。

“琛儿,你难道不知,她花的都是她的嫁妆钱?”刘氏颇为头疼地解释了一句。

“嫁妆钱?她哪里来得那么多嫁妆钱?”陈琛听了不信。

“琛儿,你母亲说得不错,你媳妇儿可不简单!”陈如海附和道,“这些年来,她名下的商铺数量越来越多,赚了不知多少银钱。”

陈琛:“……”

他突然觉得有些无地自容,如果真是这般,那他昨日可不就是自取其辱?

想起家中只会抱怨哭泣的藤木静子,陈琛心里涌现淡淡的悔意,若是当初……

可惜,这世上并无后悔药吃!

豆沙很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