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汉虎胆

第106章 再比一阵

西城门下,姜远独自提枪徒步走出。

朱巡坐在马背上看到这一幕,不禁乐了:“你手中那杆枪,不是魏犀的吗?”

“他已经被我杀了。”姜远看了一眼手中的枪,对朱巡挑衅般一笑:“无意间断了朱太守臂膀,真是不好意思。”

朱巡闻言不怒反笑,对姜远说道:“魏犀算不得我的臂膀,臂膀应该是对我言听计从的,但他想法太多,恃勇自负,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这一次你除掉了他,倒是帮了我大忙。”

姜远无法从朱巡脸上的表情判断出这番话有几分真心实意,此人虚与委蛇的功夫堪称绝伦,至少是他见过的男人里最深藏不露的。

“姜参军恐怕还不知道吧,你那几个手下我杀了,但还是有一个识时务的降了我。”朱巡说着回头朝后方招呼道:“李将军,上来见见老熟人吧。”

李胆被迫缓缓来到朱巡马前,神色内疚不敢正视姜远的目光。

“你手下那个……好像是自称虎步军斥候什长陆雄来着。”朱巡做出回想的神情,啧啧道:“说起来也确实是条汉子,为了收拾他们几个人,我这边付出的代价也不小。”

那是自然,因为那些人都不是普通的虎步军士兵,而是精挑细选的虎胆营。

一想到此处,姜远心中的怒火更盛,但他还在观察朱巡,想找到一个他放松警惕的机会。

“姜参军,对不起……”李胆低着头喃喃说道,“陆什长他们全都不屈而死,朱太守让我砍下陆什长的首级,我没有办法……”

“这不怪你。”姜远阻止了他继续说下去,“李胆,我不会说一定要你为国家而死。毕竟你一半是被逼着和我来南中的,我和高骋本来也没指望你能帮上什么忙。”

李胆感到无地自容,把头埋得更低了。

“但你难道要效命朱巡这种人?”姜远冷笑一声,瞥了一眼朱巡说道。

朱巡好整以暇地端坐马上,身子后仰笑问道:“我这种人是哪一种人?姜参军不会要说出什么忠义道德天命之类惹人捧腹大笑的话吧?”

“当年曹操评价袁术的一句话,我今日送给你。”姜远伸手指着朱巡,一字一顿地说道:“冢中枯骨!早晚必擒之!”

朱巡面带憾色,摇了摇头:“狂妄之辈尚有本钱,你穷途末路还在这里大放厥词,无非就是想令我失去冷静露出破绽,这是你唯一的翻盘机会。可惜,我这种人,从不失去冷静。”

话音未落,朱巡便带马缓缓后退,心腹们手持兵刃环绕在前保持着对姜远的戒备——即便姜远还在十步之外。

“无胆鼠辈休走!”姜远见状,迫不得已发力迈步向前追去,他万万没想到朱巡竟然会在自己毫无动作的情况下主动往回缩,看来这人的小心谨慎已经到了病态的地步。

“拦住他。”朱巡气定神闲地下令,左右心腹齐齐应声,朝姜远围拢上去。

城头上高骋和鹿迷等人见到这一幕,再也看不下去了,纷纷跑下城墙阶梯冲出城来,昨夜幸存下来的囚徒们也跟在他们身后一同出城,竟无人想要独自逃生。

姜远被八名朱巡的心腹侍从拦住,一时心急也冲不开阵势,眼睁睁看着朱巡退入阵中,接着便有大约一个百人队的士兵压了上来。

一想到没能为陆雄等人报仇,且自己壮志未酬在此边陲荒僻之所阴沟里翻船,姜远感到胸中气血翻涌头脑发胀,虽然咬牙奋起余勇,一枪将拦在正面的一名朱巡心腹刺了个开肠破肚,但却来不及招架从左右朝自己招呼来的数柄刀枪。

千钧一发之际,只听两声弦响,离姜远最近的两名持枪者中箭到底,而后赶来的虎胆们逼退了余下的五人,替姜远守住了侧翼与后方。

高骋张弓左右飞快连射,羽箭如流星般接连呼啸而出,一整壶箭竟然在短短片刻之间被他射尽。箭矢用尽之后,他拔刀追上了冲在前头的鹿迷,与涌上来的郡兵们迎面接战。

朱巡手下人多势众,且郡兵们平日在魏犀手下操练娴熟,比临时武装的囚徒更为善战,虎胆营的勇士们虽然已经竭尽全力指挥调度甚至亲自搏战补漏援危,但还是无法阻止局势朝对他们极度不利的方向发展。

这本就是无可奈何的事,寡众强弱悬殊至此,就算诸葛孔明再世又能如何?姜远于厮杀中恍惚想道。

但若是真是诸葛丞相在此,朱巡的图谋又岂能轻易得逞?

他感慨自己能力不足,却又不甘心就此迎来结局。

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先帝刘备当年应该体会颇深。在黄巾乱世中逐渐崛起开始匡扶汉室的刘备前半生几乎满是败仗,而遇到诸葛亮的时候他已经四十六岁了。

就是这样一个打了半辈子败仗的老兵对尚且年轻的卧龙问出了那句“然志犹未已,君谓计将安出”。

姜远大吼着把长枪从敌人的身体里抽出来,带出的热血飞溅到了他脸上。

如今他也“志犹未已”,可谁能回答他“计将安出”呢?

西城门下传来的马蹄声踏破了姜远断断续续的思绪,一匹,两匹,三匹……陷入绝境奋死而战的众人闻之也纷纷心中惊疑。

这个时候怎么还会有人从西城门策马奔出呢?城下厮杀血战呐喊声直传天际,难道他们没发觉吗?

姜远正自心疑,忽然听见围在四周的郡兵们发出慌乱的喊声,不少人被直冲过来的马匹撞倒踩踏惨叫连连。

阵形散乱之处,一人骑术精湛地跃马而入,手中还牵着两匹马的缰绳。

“姜远!我知道你没死!你出来!”马背上的男人四顾大喊,“你不是想杀朱巡吗!上前来!”

姜远一枪刺倒面前的敌人,转身朝那人奔去,高骋和鹿迷默契地替他拦住了身后之敌。

那马背上的男人姜远不认识,但他还是猜到了对方的身份,上前说道:“姜远在此!你是东吴左将军?”

左毓身上插着三支折断箭尾的箭矢,鲜血已经染红了半边衣襟,他闻声朝姜远看来,二话不说将缰绳抛给他。

形势危急,姜远不客气也不问话,抓住缰绳跳上马背,咬牙忍住了左肋的伤痛。

“我知道于廉死在你手上。”左毓对姜远说道,“你我斗了一晚上,最后却被朱巡坐收渔利,你甘心吗?”

姜远转动长枪,让他看到枪锋上的斑斑血迹:“我要是甘心,还会在这里吗?”

“好!那我就和你再比一阵!”左毓拔刀在手,“就比我们谁先拿下朱巡的人头!”

“正合我意!”姜远双腿一夹马腹,抢先冲了出去。

风起陇上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