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之见证风云

第24章 剥离气运,业力催生黑莲出

一场因贪欲而起的杀戮,来的匆匆去得匆匆,那些人寻求所谓“审判”去了。叶一澜看着此刻陌生至极的素还真,也是默然,他缓缓拔出绛紫指着对方。

“你不是我认识的那一个素还真,是他绝不会轻易杀人。”素还真在过去几年曾多次指点叶一澜,他不接受自己的偶像变得如此漠视生命。

素还真摩挲着手中的玉轮盘,像讲故事一样娓娓道来;“这个轮盘素某见过一次,与我关系甚大,凡事有因必有果,我只是想查明这个轮盘上隐藏的真相而已。至于那些人想要夺我手中宝物,我只是被迫出手,如果他们不曾动过贪念,又岂会有今日劫难。”

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世间从来就没有规定善人就不能杀人,一切无非是自保二字。素还真所到之处必定会引起争斗,素还真善恶分明,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会降下杀厄,那道淡漠的身影如同沉浮在黑暗中的白衣死神。三人成虎,武林里开始流言不断,说素还真是兵祸灾主,不明所以的先觉等都唯恐避之不及。

死之起点,生之终点,这无边杀伐的旅途终于还是回到了原点。素还真已经察觉陆道玉轮盘里两种矛盾之力的存在,是生死的对立,阴阳的极端。他还看到了一片混沌漩涡,其中充斥的皆是自落入尘世起不断积累的罪业。

“收网。”乾坤为棋盘,素还真抬头看见这天地纵横十九成局,一枚黑色棋子落在他的头顶。纠缠许久素还真黑色“戾气”收到影响化为火焰炙烤他的每一寸骨肉,天道赐予他的气运早已被消耗殆尽,痛苦紧随而来。黑气之下素还真青筋暴露,脸色极度扭曲,他仰天长啸,真元携带黑焰朝四周席卷而去。

“为魔者,可不受业力掣肘,享受大自在,你可愿为我魔域之人?”原本令人悚然的声音在不详业火衬托下显得平和,素还真咬着牙,下意识里认为魔就不是好东西,始终没有应答。

那个声音没得到回应,好像就此放弃了,一连三天素还真都在业火之中强忍钻心蚀骨之痛,可那些业力却看似一点都没有减少。有那一瞬间素还真忘记了当前一切的苦难,他想起自己曾数次穿梭于生死之间,历经生生世世的轮回,看遍人心冷暖。

第一世,他生在富贵人家,年少有为,继承家业。彼时世道不安,兵荒马乱,他却有一颗慈悲心肠,广施善缘,救济百姓。可叹天有不测风云,善人不得善终,他的财宝遭遇强盗惦记,自己也成为了强盗的刀下亡魂。

第二世,他是独行山间的医者,为山下村庄里的百姓带来祛除疫病,使其免受病痛的折磨。那一天,他救下奄奄一息的男子,他的双眼被仇恨蒙蔽,以至于最后男子走火入魔,展开了一场祸及无辜的惨烈杀戮。他救了一人,却害了无数人。

第三世,他是流浪江湖,路见不平的侠客,对风家小姐一见倾心,怀着藏于内心的爱恋默默守护她。后来,风家遭逢大变,墙倒众人推,平日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她跌落尘埃,成为一名平庸的村姑。侠客下定决心下聘娶亲,两个人相敬如宾,原以为可以平凡度过的一生,却在蛮夷入侵中被狠狠打破。

蛮夷不服教化,中原人被当做牲畜,一丝尊严都没有。他带着妻子四处漂泊躲避蛮夷,一路上看见的都是破碎凌乱的世界。途中妻子怀有身孕,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却生下营养不良的死胎。他的妻子自此郁郁寡欢,没过多久便去世,独留他一人苟延残喘。

第四世,他是睥睨天下的治世明君,后宫唯有皇后一人,他也对皇后倾尽了所有的爱意。皇后多年未有子嗣,臣下多番上谏纳妃,奸臣又在一旁借题发挥,皇帝听的厌烦,竟将忠臣处死。

皇帝将所有爱意倾注于皇后身上,但也忽略了天下苍***臣当道,假传圣旨,致使百姓民不聊生。百姓揭竿而起,要重新整治皇朝,皇朝早就腐败不堪一击,他保护不了自己的皇后,亲眼看着她沦为牺牲的产物。皇帝重新执政,他不明白,他是为了自己的妻子,一切过错都是自己,怎么会是他的妻子来承受?于是他广纳后宫佳丽三千,夜夜笙歌,不顾朝政,只想要证明他的错,以及……上天的错。

上天是非不分,好人不得善终,坏人却可以祸害千年,这是为什么?今生,上天又降下业力,只是为了惩罚那些杀了歹人的我吗?

“哈哈哈,上天无眼,上天无眼。”业火带来的炙热温度比之心上层层累积的伤痕过犹不及,“素还真”仰天大笑,随后他的笑容瞬间被抚平,因为周遭又围上了一群自以为是的正义之辈。

“既然世人以为我是魔,那我就是魔。业力不止,杀戮不息,从今往后,我就是业戾黑莲。”业力依旧在他身上燃烧炙烤着,但疼痛已经微不足道,他深知,有得到就必须有所付出。

【业力莲开】业戾黑莲狂暴真元涌出,携带至邪至烈的业火席卷四周。一朵业火所化莲花的花瓣展开,吞噬方圆生机,那些心怀不轨之人惨叫都发不出便化为齑粉。

【三千情丝断不尽】见这股力量不受控制地涌向四周,有想要将这数十里的土地化为鬼蜮魔土的趋势,叶小钗出手了,只见丝丝剑气在空中盘旋而后凝聚为一个护罩,护罩向下扣住了这威势可怖的业火黑莲。

“堕入魔道。”叶小钗从护罩外缓缓飘落。

“你也要阻止我?”业戾黑莲很早就注意到了在旁观看的叶小钗,他在业火炙烤下的面容青筋暴起,漆黑的双眸露出一丝诡异的笑意。

叶小钗静默不语,但面对业戾黑莲全开的气势,双手上紧握的刀剑已经象征要与业戾黑莲对峙的意思。

剑痴出痴剑,刀狂运狂刀,叶小钗快步迈进,右手的剑一刺带来柔和剑意,掩盖了其后狂暴内敛的刀气。业戾黑莲指间生花挡住叶小钗的一剑,随后他又伸出另一只手硬接狂暴刀意,业力在业戾黑莲的掌握下变成他身体的一部分,普通的攻击根本伤不了他分毫。

天道付出极大的代价,不惜以动用大量的天道之力创出业力,原先是为了以积少成多之势毁灭陆道玉轮盘,却不想反过来被人利用,到头来为别人做了嫁衣。天道之力的大量流逝代表天道意志即将陷入沉睡,到时天道只有运作的本能,也不知何时天道意志才能苏醒。

叶小钗抛起刀剑,刀剑在半空共鸣发出极发藏意,神兵巧造化终现尘寰,极致耀眼的道之光芒乍现,消融众生业力,业戾黑莲如同受到重创,气势低迷。就在可以制服业戾黑莲之时,一直被人遗忘的陆道玉轮盘受到牵引,飘在业戾黑莲的头顶为他挡下神光。

陆道玉轮盘外形隐匿,流露出最本质的模样,一道可以吸引灵魂的漩涡缓缓转动,只是看一眼就让人沉沦。叶小钗受到些许影响,神思错愕空然刹那,轮盘漩涡里猛然拍出一只青紫色的恶鬼之手,他猝不及防被击伤。

业戾黑莲也抓住机会,业火凝为一掌跟上欲取叶小钗性命。叶小钗闭上眼睛,方圆皆寂静,一声古刹钟鸣豁然惊响。抬头看见大佛垂眸怜众生,平放的双掌间捧着一块石壁,石壁上不存半字,却占满了道意。

整个四境寰宇内的所有儒道释三教同时响钟,好似在预示着什么。

从悬空棋盘回转云渡山的途中,三才剑雨感受到一股空然禅意现世,蓦然回首,梵天也是错愕,现在看来叶小钗与释教的确有一段不解的缘分啊。

“般若忏?”叶小钗看见石壁上先人结合道意与自身所学悟出的密招,他忘记了时间,也忘记了自己原先的危险处境,想要悟出一招全新秘式。有情道,起于因缘之念,演化为无尽劫难,得历苦难方见彼岸。

释教空然禅意,万法不过梦幻泡影,如露如电,如是我观。情执为妄念,一心入佛亦为妄念,实则众生皆无不同。

一道皆同,万道成空,其中禅意不可言说。

【若因缘】叶小钗新创释教绝招,面对业戾黑莲,他双掌倏然合十,立身运劲,至圣佛元粲然而出。执念为刀,情执也可为刀斩奸邪,业戾黑莲失手而归,身上业火又熄灭了几束。

【殁世天劫】轮盘漩涡中,鬼手伺机而动,绝杀之意浓烈,祂再施邪魔杀招,漆黑天劫划破虚空,袭向叶小钗。

【明圣剑法】就在这时三道剑气涌入战场,一道剑气冲散戾氛救下叶小钗,另外两道剑气逼退了鬼手和业戾黑莲。

封卿别名钰卿

作家的话
这一篇章,我感觉自己写飘了,后面要好好收束一下实力和设定。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