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发现死党在虐文里怎么破

穿越后发现死党在虐文里怎么破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3章 22.陈柳楠

自从太虚真人告知了此事后,修真者早已不再捕猎妖兽内丹。

其实这事也好理解,同样是金丹期的修士,你能吃人家的金丹吗?这是一个原理。

妖兽的内丹不兼容,而灵兽是不具备内丹的,最好的方法还是自己炼丹吃,采用大自然的原材原料,尽心挑选,大火炖,小火熬,味道简直顶呱呱!

卫蓉依听完左离的解释,脸色一白,似乎想到了什么,手中的火却仍未熄灭。

“防备心重是好事,不过我想问问,在京城找一个人,你收多少钱?”左离也不勉强她熄火。

“十两黄金。”卫蓉依眼睛都不眨的说出这个价钱。

左离爽快答应了:“成交,晚点我把钱和那人的衣物带来。”

这价格的确不便宜,好在陶可可有钱。

卫蓉依逐渐平静下来:“晚些时候我要去皇城西苑,你直接去那里找我吧。”

“行!”左离比了个OK的手势,就往寻月楼去了。

直到左离离开了,卫蓉依才熄了手中的火。

此时的寻月楼大厅,陶可可把能套的话都套完了,如果还想知道点什么,就只能从陈柳楠自己身上打听了。

“绯衣公子,多谢你陪我聊天,但是我想和陈公子聊聊,麻烦你帮我和主事的人说一声。”陶可可已经让轻茵去附近的铺子取钱了,盘算着时辰,左离也该到了,还是先和陈柳楠接触接触。

绯衣咬了咬牙:“姑娘太无情了!用完就扔!穿上裤子就不认人!”

“……”陶可可把剩下的那点银子递给绯衣,“不瞒公子,我钱袋被偷了,现在只有这点银子了。”

绯衣摸了摸银子,脸色好转了些,语气幽怨:“行吧,我帮你叫琴姐来。”

陶可可默默松了口气,还好绯衣没有计较钱太少,不然她只能抵押自己的首饰之类的,她的首饰都是定制的,那样一来她来寻月楼的事情就瞒不住爹了,等爹回来,她就死定了。

殊不知绯衣离开大厅后,一伙男子围着他:“天呐,哥你都拿到赏钱了!”

“这个客人脾气真好!”

“唉,赌输了赌输了,没想到还真的给了你赏钱。”

绯衣抬了抬下巴,嘚瑟的往二楼去。

“琴姐,厅里那位要见陈柳楠,你安排一下。”

绯衣毫不客气的朝琴姐下达命令。

琴姐对他是既生气又无奈,本来是看他长得还不错,值得培养,特意从对手那边挖来,谁知道挖出个石头还砸了自己的脚。

骂也骂不过,打也打不过,这是买来的小倌,还是大官啊!

“知道了,你没事就回自己院子弹琴,以后才会有更多的客人。”琴姐恨不得他赶紧回到院子里去,少打扰她都生意。

“学琴没有出路,我的笛音才是最强的!”绯衣骄傲的拿着自己的笛子。

【最怕的就是这种盲目自信的……】

琴姐应付完绯衣,感觉自己白头发又多了,下楼亲自接见了陶可可。

琴姐这样的人陶可可见过不少,不像绯衣那样特立独行,更方便打交道,陶可可也是打着做生意的态度,笑着和她打太极,最终琴姐还是同意了让她先见了陈柳楠再付款。

(左离:先验货再付款,绝对不亏。)

陶可可上楼后没多久,左离也赶到了,夏卅颖正好从大门口走出来。

“老左!”夏卅颖看见左离热情的打着招呼。

【这该死的缘分…】

左离一想到陶可可也在里面,就想扶额长叹。

“你怎么在这啊?”

“害,我有个朋友脱发,我来找大夫拿药!”

左离盯着他的头发。

夏卅颖护住脑袋:“我头发好着呢!不是无中生友!”

“噢…”语气不免有些失望,要是夏卅颖秃了,陶可可应该死也不会嫁给他了。

“你又为什么跑到这里来?”夏卅颖也奇怪左离一个修真者怎么不修炼,到处乱跑呢?

“为了一件失踪案,有点线索在这里。”

夏卅颖眼睛一亮:“和那些傀儡有关系吗?我弟也在查,京城出现了那么多失踪者,又突然出现这种傀儡,制作傀儡的是尸体吧?”

左离点了点头:“我的确在查这件事,不过我也不确定我查的这件失踪案是否和傀儡案有关。”

“肯定有关,不然你也不会来这寻月楼了,这地方可能是尸体转移的一个据点,我弟应该潜入进去了。你要是看到他,可以问问他查到了什么,我就在外头等你们的好消息了。”

左离微微挑眉:“你不怕你弟遇到危险啊?”

“他长大了,进入青春期,开始叛逆了,我得顺着他来,等他自己明白这世道的危险。”夏卅颖一脸高深。

这里面危险或许有些,但是不足以丢了性命,现在左离也进去了,夏卅颖也更加放心了,摇着扇子,脸上笑呵呵的走了。

陶可可进去大厅花了二两银子,夏卅颖进去大厅,买通看门的,花了两张“吃了没”优惠券,左离进去大厅,直接隐身上楼,一毛不拔!

还根据感应石,直接找到陶可可所在的屋子。

“姑娘还要再来一曲吗?”陈柳楠坐在琴前,抬眼看向陶可可。

陶可可摇了摇头:“不必了,我有些事情想要问问陈公子。”

“请问你认识一个叫吕轻柔的人吗?”陶可可问出这个问题之后就集中注意盯着他面部表情。

陈柳楠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变化,还是一副冷冷淡淡的样子:“认识,她欠了我一些钱,还没有还,姑娘是她朋友?”

“不是,我也是借了她钱但是找不到她人了,我听她说过她和公子关系好,我还以为公子会知道她去哪了。”

“我和她只是债主和欠债者的关系,也不知道她去哪了。”

陈柳楠说这句话的时候,就和说今天天气不错一样,没有任何不满和后悔。

“公子都不着急吗?我被借了钱,她又不见了,我真怕她卷了我的钱跑了,再也不回来了,我的钱岂不是打水漂了。”

“我不缺这点钱。”

“……”好家伙,比我这个皇商之女还能炫富!

陶可可一时语塞,突然瞳孔微微一缩,左离这家伙凭空出现在陈柳楠身后,还拿着一个奇奇怪怪的虫子放在对方脖子边。

陈柳楠似乎有所感觉,正要转头,陶可可大叫了一声“啊!”

他这才转移注意到陶可可身上:“姑娘怎么了?”

“我突然想起我养的一只牛蛙她要生小牛蛙了!”

“所以呢?”

“我要是见到她的孩子,我该怎么打招呼?说你好吗?”

“?”

“那我就这么说吧,你好牛蛙!”

“…”陈柳楠平静的脸上出现一丝裂纹,紧接着脖子一痛,好像被什么咬了一样。

他捂住脖子往后看,什么也没有。

女璇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