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想去异世

第40章 矛盾激发

枪响声让所有人都不由得一愣,没有人会想到,在一个如此安全的国家,会突然传出枪声。小龙虾摊里有异世界的玩家,他们是最先反应过来的,立刻站了起来,迅速观察四周,尤其是比较黑的地方。

水业华不由得咽了口口水,他刚刚仰头喝了一口饮料,饮料还没到嘴里,他就感觉有什么冰冰凉凉的东西离自己脖子几微米的距离飞过去了,他摸了摸脖子,红色的血迹沾染在手指上,莫非……刚刚的是异世界的子弹?!

异世界的子弹与普通的子弹不同,普通的子弹发射后,会让人灼伤,异世界的子弹就不同,毕竟那是死人的地方,什么东西,都没有温度。

钟子墨慌忙逃跑,当时他居然犹豫了,犹豫该不该射杀水业华,逃跑途中,他咒骂着自己,骂自己为何如此胆小,眼睛掉在地上他也没有发觉,他感觉,后面有人在追着他,而且越来越近。钟子墨近乎跑得虚脱,他撑着墙喘气,回头看了一眼,没有任何人。

他开始后悔,手里枪已经消失了,钟子墨不敢相信自己的大脑,此刻居然诞生出了放弃任务这种离谱的想法,简直可笑。他还清清楚楚的记得,违约金高得吓人,凭他现在所有的钱,也不可能全部交完,方誉尧……那种人,怎么可能会帮助自己交违约金嘛。

钟子墨稍微平静了一下心情,还是要做,不过得换个方法,找个人少的地方,再……

钟子墨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刚才那不是他自己摔倒的,刚刚有人很用力地推了他一下。钟子墨惊恐地回头,因为他记得,他身后是墙,很结实的混凝土墙,除非有人提前呆在那里,不过自己一直是贴着墙走的,这里又不是异世界!难道说,有人穿墙而过,然后推了自己一下?异世界的道具在现实中也不是不可以用,不过这么匪夷所思的能力,异世界的道具在现实中是做不到的。

钟子墨此刻早已惊出一身冷汗,他恐惧地看着那面墙,墙体忽然开始扭曲,走出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人,打着一条黑领带,左半边脸戴着副微笑的金属面具,白色头发,一双眼睛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他。

好歹钟子墨也是个异世界两年老玩家,扑面而来的恐惧没有吓倒他,大脑迅速指挥双腿,刚想起身,面前的人用脚踩住他的肩膀,定在墙上。

“你……想干什么?”钟子墨因为恐惧声音不由得发抖。

“我干什么?”男子的声音有点虚幻,有点像异世界里播报重要信息的声音。

男子打了一个响指,周围的一切迅速变化,一开始是纯黑色的,最后有光,自己的四肢被铁链捆着,每个铁链都由一个装置控制着,有点像方向盘?

“代号RD·ink,在《外星文明》游戏中的最后一刻,复原了魔方,同时也被制裁者杀死。不过你运气好,倒下时整个身体触碰到了传送门,因此你才活着出来,既然你在异世界里死了……”男子两只手握住了像方向盘的机关,“在现实中,我来执行异世界的任务。”

“不——!”钟子墨惊恐的叫着,他终于知道了那个机关是干什么用的,是类似五马分尸的东西。

惨叫声在整个处刑室里回荡,不过除了他们两个人,没有人听到。

杨淼和郑天根据地上的脚印跟了过去,这么匆忙,不是凶手还能是谁,走了没多久,他们就闻到一股很浓重的血腥味。

“跑得挺远。”杨淼玩着从地上捡到的眼镜。

“开枪自尽了?”郑天猜测。

杨淼嗅嗅,摇摇头道:“不像,有点像……屠宰场的味道。”

杨淼和郑天上一局游戏地点就在屠宰场,那里的血腥味不是一般的重,两人从异世界回来后,水业华很嫌弃地看着两人,让两人把衣服丢了,再买一件。

“嗯??!”郑天不小心踩到了什么像圆柱体的东西,直接平地摔,倒下时还感觉脸上糊了些东西。

“卧槽,郑天,你干啥?”杨淼吓出了一些方言口音。

郑天爬起来,看看自己的手,有些无奈的说道:“我脸上和手上好像糊了点东西,你开手机手电筒照照我。”

杨淼开了手电筒模式,郑天的脸上和手上,都是血。杨淼往郑天身后照去,是一具没有四肢的尸体……

周围闪着警灯,现场已经被封锁,郑天踩到的是钟子墨的大腿,警方都感到不可思议,太平盛世,竟然有人用如此残忍的方法来夺取他人的性命。

赶在警方到来之前,郑天和杨淼就先确认这是钟子墨,拍了个照,发给水业华,水业华保存好这张照片。他也不清楚为什么要保存,反正电脑空间大得很。

此刻,冰尼阳和韦杰正在打游戏,刚好打完一局,水业华发了一条重大信息在Jt和God的混合微信群里,标题十分吸引人。

Mr.water:《一男子在小巷里一动不动,走近后才发现失去呼吸,甚至失去四肢,这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八二年的陈年冰块:队长,有那味了,挺冲。

(加个小设定,冰尼阳因为大部分人的名字太难记就改成原名了)

Win10: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快和小编一起来看看吧。

月球脑袋:[动画表情]

冰尼阳看着一大推消息看得心累,干脆点开浏览器,无聊地看着下面的新闻推荐。新闻推荐也很懂冰尼阳,最热的一条新闻就是水业华在群里发的那条新闻。

整条新闻巴拉巴拉下来,冰尼阳简单概括了一下:一个人被凶手弄掉了四肢,此案件性质十分恶劣,警方会全力侦破。

混合群里。

八二年的陈年冰块:死的是谁?为什么我感觉你们知情?

Mr.water:确实,sky有点惨,糊了一脸的血。

郑天:mmp,谁知道那里有只腿。

杨淼:惨惨惨,你赔我毛巾。

郑天:要脸不要?你有三条毛巾是我送的,我用一条有问题吗?

杨淼:您的好友已下线。

八二年的陈年冰块:所以死的是谁啊?

sin:听队长说……好像是ink。

八二年的陈年冰块:ink是谁?

晓晨:钟子墨啊,有一说一,死得好,Red Demons的都不得好死。

Win10:这就是报应啊,报应,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Win10:oh,对了,@sin,键盘怎么还没到?

sin:emmm,他们说,轴体没有合适的。

没用的闲聊,冰尼阳拍了一下韦杰,“开局。”

方誉尧知道钟子墨死后,也没什么反应,只是哼了一声,继续干自己的事去了,仿佛他压根就不认识钟子墨似的。他删了钟子墨的好友,把他的手机在二手平台卖了,衣服也是,能卖的都卖了,所有卖得的钱,全部转给了安南啸。

安南啸:谢谢了。

安南啸:不过咱们的交情就到此为止吧,十分感谢你帮我交完所有的钱,方誉尧,我到现在算是明白了,和你这种人交朋友,总有一天会死在你手上,不管是在异世界还是在现实。

安南啸:我可不想和韩玄的朋友一个下场,祝你好运。

方誉尧发了一个问号过去,后面弹出一个红色的感叹号,下面还有一行小字,他也明白那行小字是什么意思,把安南啸也删了。

一只Duck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