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情深:顾少追妻套路深

第548章 这就是我和她的区别

次日,天气阴沉,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雨点打在车玻璃上飞溅起来,形成美丽得无与伦比的雨花。

夏浅安推开车门,撑着一把黑伞下车,另一只手拿着一束康乃馨。她穿着一身黑色的过膝长裙,马丁靴内套了一双白色的袜子,隐约能看到一截露出来的白皙的小腿。

身后的车子疾驰而去,面前是雨帘包裹下的一片墓地。

她踩着石阶,一步一步的往上走,最后在一个墓前站定。

石青色的墓碑上端端正正的镌刻着几个大字。

“沈军山之墓”

夏浅安垂了垂眸,她半蹲下身子,裙摆随着她的动作耷拉在地上,但是她丝毫没有在意,只是伸出手来擦干了墓前的雨水。

将康乃馨放在墓前,她抬眼看了看墓碑。

墓碑上只有孤孤单单的五个大字,连张照片都没有。

舅舅到死连张照片都没能留下来。

夏浅安的手微微颤抖,不知过了多久,她才红着眼睛开口。

“舅舅,现在大仇得报,您可以安安心心的离开了。”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我一切都好,日子过得很好,您不用担心……”

雨点噼里啪啦地砸在伞上,她的声音有些许的含糊不清。

“不知道您现在在那边过得怎么样……”夏浅安低声开口,“您生前没能过上安生日子,去了那边,要好好对待自己。”

“对了。”她吸了吸鼻子,抬起眼,“这么多年过去了,您还要不要原谅她?”

是的,那个“她”是指杨母。

也是沈军山曾经最敬重的姐姐。

她笑了一声,似乎在嘲笑自己的愚蠢:“也是,现在再说这些也没什么意义了。”

眼泪蓦地砸了下来,和石板上的雨水混在一起,夏浅安连忙用手抹了一把眼泪,笑了出来:“我也是的,说这些话干什么。”

“咱说点开心的。”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还在平坦的小腹,声音中满是柔情,“我现在又有宝宝啦,孩子的爸爸对我特别好,我们一路风风雨雨走了这么多年真的很不容易,所以也终于要结婚了。”

她自顾自地笑了一声,即使明白自己再也等不到舅舅来参加自己的婚礼,她还是低声喃喃。

“舅舅,以前我好像就只有您一个亲人,现在连您也走了……但是您千万别担心我。”她猝不及防地哽咽了一声,差点哭出来,“我有小咕咚还有肚子里的宝宝,他们的爸爸也是我的亲人。”

“我并不是一个人了,我也……终于,有人爱了。”

淅淅沥沥的雨终于小了下来,夏浅安的裙摆也湿了个彻底,放在墓碑前的一束白花在黯淡的环境中尤其耀眼。

夏浅安低了低眸,视线范围内多了一双皮鞋。

她微微一愣,下意识地抬起头来。

顾皓然正对着墓碑,手上同样撑着一把黑伞,脸上表情认真而又严肃。

安静的空气中,她听见他宣誓一般的开口,声音不大,但是掷地有声。

“舅舅,您放心,冉冉是我的妻子,我可以无条件的把命给她,所以也绝对不会辜负她。”

他微微鞠了一躬,对着石青色的墓碑。

夏浅安没忍住,一下子就哭了出来,她捂着嘴,低低的呜咽声被压在嗓子里。

是的,他说得是“冉冉”。

在沈军山这里,她永远是他从小宠到大的沈梦冉。

顾皓然把身上卡其色的风衣脱下来,盖在她身上,伸手拭去她的眼泪,他声音温柔的不似人间。

“乖,冉冉,我带你回家。”

我带你回家。

夏浅安抬起眼来,眼眶红的可怕,过了几秒,她伸出手来,眼底划过的悲伤让顾皓然心底一揪。

“抱。”

声音嘶哑得不像话。

顾皓然弯腰抱起她,女人虽然怀了孕,但是身体依旧轻飘飘的。

夏浅安吸了吸鼻子,把头埋在他的怀里,蹭了蹭。

上车之后,她才勉强从悲伤的情绪中缓过来,顾皓然递了几张纸巾给她,她擦了擦脸上的泪痕,微微往后靠了靠。

车子启动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夏浅安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她直起身子来,蓦地开口。

“皓然,能先去一趟杨家吗?”

闻言,顾皓然虽然有些不解,但还是调转车头去了杨家。

……

别墅内。

门铃被按响,靠在沙发上昏昏欲睡的杨母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她站起来,去开门。

拉开门,门外是熟悉而又陌生的两个人。

她拉着门的手蓦然一顿,最后扯着嘴角笑了笑:“你们怎么来了……进来吧。”

夏浅安微微感受,抬脚进去。

室内什么都没变,还是以前熟悉的那个样子,她径直坐在沙发上,杨母随后赶来,站在离她不过一米远的地方踌躇不前。

夏浅安微微抬眼,轻声道:“过来坐吧。”

杨母有些意外,她顿了几秒,还是上前坐下。

隔得近了些,夏浅安终于看清了她的脸。

脸色苍白至极,和以前的杨母简直是两个人,眼角的皱纹多了起来,眼底一片黑青色。

头上的白头发也多了不少,似乎就在这段时间内老了十岁。

夏浅安拿起包包,低头在里面翻找了几秒,最后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她,随后开口:“这张银行卡里的钱足够你安安稳稳地度过你今后的日子,密码是你的生日……”

“对了,这座别墅你也可以继续住下去,我来之前已经联系好了家政阿姨和保镖,你的衣食住行都由他们来负责。”

话音落下,一室的寂静。

顾皓然倚在门框上,眸底闪过一丝意外。

杨母愣愣地看着她,眼底满是不敢置信。

直到夏浅安把银行卡拍在桌子上,她才恍然回神,嗫嚅着嘴唇想要开口。

“如果你还想说什么感谢的话那么大可不必。”夏浅安顿了顿,将披散着的头发往后理了理,声音漫不经心。

“我帮你做这些,不是因为我是什么大善人,我不是圣母,来这趟,只是为了证明,我和杨晴不一样。”

她抬了抬眼,眸中波澜不惊:“无论是我再如何的走投无路,我都不会做出任何违背良心的事情,这,就是我和她的区别。”

不等杨母开口,她站起来,转身。

“该说的都说完了,我就先走了。”

杨母连忙站起来,但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夏浅安走出去两步,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般,她回过头来,从包包的夹层里抽出一张红色的烫金请柬。

她看了一眼,递给杨母。

“我和顾皓然马上就能举行婚礼了……如果你愿意参加的话,那么我很欢迎。”

说罢,不等杨母有所反应,她便抬脚出门。

关门声想起,杨母低头看着手中的红色请柬,忽然捂着脸痛哭出声。

白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