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情深:顾少追妻套路深

蚀骨情深:顾少追妻套路深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88章 我不会配合你们

夏浅安看着她,一字一字道出:“你知道陈有为绑架了人吗?”

刘艺难以置信地扭过头看向夏浅安,声音颤抖地问:“绑架?不……不可能吧……”

夏浅安看着她躲躲闪闪的眼睛,知道她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一字一顿再说一遍:“陈有为绑架了人。”

刘艺心里仿佛掀起滔天巨浪,她明白了,明白为何陈有为为何会在一个月前要同她离婚,为何要失踪一个月。

这一切都是为了她与急救室里患癌的母亲,而她却一直不知道。

她痛哭出声,嘴里一直念着:“我知道了,我明白了,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傻……”

夏浅安默默坐在她身边,看着她泪流满面的样子,突然觉得有些心酸。

刘艺突然站起身来,眼眶哭得发红,布满血丝,她猛地在夏浅安面前跪下。

抓住夏浅安衣服一角,扬声哽咽说:“我求求你放过他,求求你放过有为。”

“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你们不要伤害他。”

夏浅安看见她跪倒在自己的面前,皱起眉头,她伸手扶起她,刘艺却执意不肯站起来。

她只好也蹲下身子,与刘艺平视,“刘艺,我去找你们,就是希望你能够配合我,让陈有为说出事实。他现在一口咬死不肯承认,事情一点进展都没有。”

刘艺却是有些惊恐地看向她,心想若是真的说出事实真相,陈有为肯定会入狱伏法。

可是她肚子里还有孩子,婆婆的病情也越来越严重了,若是陈有为真的被抓入狱,他们的这个家又该怎么办?

于是,她很快就否决了夏浅安的提议。

很快,她站起身子,看向安然和夏浅安,眼神防备说:“你们走吧,什么实情?什么配合?我什么都不知道,他失踪一个月了,我什么都不知道。”

夏浅安皱起眉头,还想再说些什么,安然伸手拉住。

刚刚夏浅安和刘艺的对话他全部都听到,甚至将刘艺下跪的画面拍了一张照片。

他相信,这张照片绝对有用。

夏浅安看安然拉住自己,之后放弃,转身和安然朝着医院外面走去。

好不容易找到了陈有为的亲人,却不愿意配合。

看来只能利用她们,来威胁陈有为了,安然将夏浅安送回,两人分开。

陈有为依旧是嘴硬不肯说出任何事实,但是夏浅安这次却觉得有一些把握了。

房间里,只剩陈有为被捆绑在椅子上,他低着头,像是在思考什么。

她十分平静站在陈有为的面前,语气平和地问:“你依旧是任何话都不肯说吗?”

陈有为看她如此平静,反而觉得有些异样,干脆沉默下来,什么话都不说出口。

他认为,只要如此,夏浅安他们更加觉得束手无策。

夏浅安拿出手机,点开相册,将安然拍的照片递到陈有为面前,只说了一句:“现在愿意说了吗?”

陈有为定睛一看,只一秒就开始挣扎起来,怒吼:“你想做什么?”

他的双眼瞪大,十分愤怒看向夏浅安,似乎要将她生吞活剥了。

“你敢伤害她们,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

他大声喊出。

夏浅安淡定地看着他,语气冰冷说:“如果你不说出实情,那我便什么都可以做得出来。”

说完不等陈有为反应,便直接转身离开,只剩陈有为无意义的挣扎和嘶喊。

回到家中,即使已经很疲惫,夏浅安依旧拿出陈有为的资料,半靠着床细细翻看,就想找到一些对自己有益的线索。

顾皓然走进房间,坐在她身旁,沉声问:“发现什么线索了?”

夏浅安“唔”的一声,伸出手指指向陈有为资料上到一处,说:“陈有为之前在部队表现很好,所以我想联系他以前的领导。”

顾皓然沉思一番后回道:“我认为没有这个必要。”

继而又说:“我觉得可以继续从他的家人入手,反而更加简单快捷。”

夏浅安思索一番,陈有为已经是退伍军人,也脱离了部队许久了,找他之前在部队里的上级的确没有意义。

反而像顾皓然说的那样,刘艺肯定是十分在意陈有为的,同时她是个女人,也许更好入手。

就在她沉思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声痛呼,将她的思绪瞬间拉回现实之中。

只见顾皓然的手放在心脏处,表情痛苦。

夏浅安一下慌乱起来,着急地问:“是不是心绞痛犯了,我去给你拿药,我去叫人。”

就在她转身之时,一只手牢牢握住了她的手腕,微微用力,就使她的身子转回原地。

只见顾皓然的表情早已恢复了原样,再蠢她也反应过来自己被他骗了。

她的表情一下严肃起来,叉腰质问:“你怎么能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其实他没开玩笑,只是需要杨晴的药了而已。

顾皓然眼底聚满了笑意,拉住她的手,夏浅安没有防备,轻易就被他拉回去。

一下跌入他的怀中,一阵天旋地转,两人的位置就调换过来。

顾皓然轻轻挑起她的下巴,高挺的鼻子触着她的鼻尖,轻轻厮磨,然后俯身吻住了她。

夏浅安没有拒绝,伸手回抱他,搂住了他的脖子,慢慢回应他。

就在两人浓情蜜意的时候,一声开门声,惊到了他们。

只见顾母神情尴尬地站在他们房间门前,又瞬间反应过来。

眼神暧昧地看向他们两人,摆摆手笑眯眯地说道:“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说完立刻伸手关上了门。

剩下床上的两人四目相对,非常尴尬的气氛在他们之间蔓延。

夏浅安戳戳他的胸口说:“刚刚妈妈是不是误会了。”

她一想起刚刚顾母的眼神,就觉得好羞耻。

一想到这里,她就瞪向顾皓然,只听见男人低沉的笑声,低头咬住她的耳垂说:“那我们就听她的,继续。”

说完扣住她的十指,压在床上,吻住了她的唇瓣。

伸手解开了她的衣衫,缓慢地解开两人的纽扣,一路从脖颈吻下去。

夏浅安只觉得脸上发烫,又羞涩同时又期待的感觉。

顾皓然看向她,夏浅安只觉得自己就要陷进他的眼神中。

“安安,准备好了吗?”

还未等她回应,就已经沉下身子。

一夜旖旎。

白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