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皇元始

第30章 冥斗

自由交易场周围,来往行人络绎不绝,显得热闹非凡,但此刻众人皆是停下脚步,鸦雀无声。

“那个少年是谁啊,这么强势,一言不合就动手,被他轰飞的那个人好像有些眼熟啊……”

“你连他都不认识……那可是地狱双头蟒一族的天骄,冥斗,据说他现在可能已经有了凝液境的修为,同阶罕有敌手……”

“噤声……冥斗被这少年一拳轰飞,当众折了面子,此事怕是无法善了,小心惹祸上身……”

“那个少年旁边的女子好像是云浮宫宫主之女紫绫,比传闻中的还要漂亮……”

片刻后,一道道的窃窃私语声悄然传开,而现场的气氛,也越发压抑,剑拔弩张。

紫绫小嘴微张,想说些什么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凌天的行为不仅让周遭的行人目瞪口呆,也让紫绫惊诧不已。

两人只是打了个照面,他竟然二话不说直接动手,紫绫以手抚额,现在到底该说他是莽撞,还是果断啊……

凌天望着远处,那被废墟掩埋的冥斗,微微皱了皱眉。

在凌天看来,他杀了冥斗的哥哥,双方已经有了不可调节的死仇,既然无法共存,那便先下手为强。

刚刚那一拳,虽事发突然,也发挥出了七八成的本事,但金光绽放,似乎被某种阴暗能量所阻,冥斗看上去狼狈,受伤其实并不严重。

废墟之中,一席黑衣的冥斗缓缓起身,他眼神微寒,面色淡漠,并未动怒,只是冷冷地注视着凌天,仿佛是择人而噬的毒蟒,给人以阴森恐怖之感。

凌天双眼中蕴含着浓浓战意,先不说实力,单单是这份心性便比他那个哥哥强上不知道多少倍。

而且身上还有一种浓浓的凶煞之气,那是唯有经历过数不清的生死搏杀才能培养出来气息,造不得假。

纵然对方称得上天骄二字,但他凌天却是毫不畏惧,对手越强大,他只会越兴奋。

“呵呵,有趣。”

冥斗轻轻擦去嘴角的血迹,带着阴冷的笑容,淡淡的说道:“看来那些没有意义的场面话可以省略掉了,杀了我那不成器的兄长,你便为他偿命吧!”

最后一句话一改先前的平和,陡然化为一声厉喝,身形已经暴射而出!

周围众人只感觉大脑一片空白,醒悟过来后皆是惊骇不已,仅仅只是声浪余波便有如此威能,那么这个少年又要承受多少压力。

低喝声入耳,凌天只是注意力略微有些分散罢了,这吼声之威能,也就略强于两年前他用来锻炼神魂的雷鸣,几乎可以完全免疫。

凌天微微抬头,一步迈出,璀璨的金光在这一刻自他体内爆发而出,而凌天的身影,直接鬼魅般的消失在原地。

保持前冲之势的冥斗瞳孔收缩,金光已经在他的眼前绽放,同时还有着淡淡的声音传入耳中。

“想杀我,你还不够格!”

然后便是毫不犹豫的一拳轰出,拳风激荡,金光涌动,一股让众人头皮发麻的恐怖力量,扩散开来!

而冥斗望着那在眼瞳中迅速放大的毁灭之拳,深吸了一口气,竟是缓缓闭上眼眸,看上去就像放弃抵抗一般。

但凌天却眼角狂跳,隐隐察觉到几分不妙,一种熟悉而又危险的感觉在心中酝酿。

片刻后,冥斗双目猛然睁开,漆黑的竖瞳变幻,冰冷又充满威严,天地间还响起了一声若有若无的低沉龙吟之声。

察觉到凌天所带来的恐怖压迫感,冥斗竟然是毫不犹豫地发动至强杀招!

黑雾汇聚而成的洪流转瞬间便将冥斗的身躯所包裹,洪流翻滚化为一条双头巨兽,那猩红的竖瞳,不含丝毫感情色彩,并非蛇瞳,而是龙眸!

冥斗低声喝道:“龙蛇面前,也敢逞威!”

金光拳头蛮横的向前轰去,与黑雾相撞,可怕的力量犹如火山喷发般的暴涌而出!

天地灵力陡然变得无比狂暴与混乱,剧烈的冲击肆虐开来,将周围的一片建筑化为湮粉,地面之上还有一层层泥土被掀飞出去,就连脚下的大地都在轻微颤抖。

无数道目光惊骇地看着这一幕,这般攻势,同级之中有几人可以承受。

冥斗的实力,便是在凝液境中也绝对是名列前茅,那不过气旋境的少年,想必已经被彻底轰杀。

紫绫俏脸苍白无比,在刚刚那中恐怖力量的覆盖之下,换做是她,绝对会直接陨落,没有半点侥幸,凌天他,还活着吗……

“凝液境修士,竟然恐怖至此……不,或许只是冥斗太强,强大到可以发挥出超越自身修为的战力……”

“为什么地狱双头蟒会发出龙吟之声,难道说冥斗已经返祖,觉醒了那一族先祖的无上血脉……”

周遭响起阵阵惊呼声,距离较近的修士浑身都在轻颤,在这股气息压迫之下连连后退。

谁能想到,冥斗初见凌天就掀开隐藏许久的底牌,化作雷霆杀招,毫不留情。

“呵呵,龙蛇?返祖?真是可笑!”飞溅的烟尘中,传来了淡淡的嘲讽之声。

刚刚才变得有些嘈杂的人群,再度一片死寂,因为这个声音,源自那名少年。

烟雾消散,露出了两人的身影。

冥斗看上去一切正常,只是呼吸有些急促,那般惊天碰撞对他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

而凌天看上去着实有些狼狈,上身的衣衫几乎完全炸裂开来,泛着莹白色光芒的血肉上,有数十道血痕纵横交错,但却能很明显的感受到那些只是皮肉之伤,甚至没有流出多少鲜血。

这名少年的肉身,竟然如此强悍,比之凶兽一族的天骄也是不遑多让!

冥斗与这不知名少年的交锋,凝液境与气旋境的碰撞,竟然只是平分秋色、不分上下,或者说是这名少年略显下风,但也十分接近。

听着众人有关于返祖的谈论,凌天不屑地说道:“什么龙蛇,什么返祖,不过就是侥幸得到了一滴龙族之血,融入自身血脉之中罢了,盗用他人东西,还在这里洋洋得意,真是可笑。”

被凌天一语道破自身底牌,冥斗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即便洞悉其中关键,无法破解,也是无用。

“龙族血脉之高贵,又怎会被这等低贱的种族所玷污,就算是地狱双头蟒一族的祖先,恐怕也并具备龙族血脉。”

“世人愚昧,所谓蛇能化龙,不过是那些阴冷丑陋的东西在往自己脸上贴金罢了,你若真的返祖化龙,倒不如现出原形来让我开开眼,也让众人看看你到底是高贵的龙,还是丑陋的蛇!”

众人皆是噤若寒蝉,地狱双头蟒一族势大,在这种公共场合发表这样的言论,简直是取死之道。

紫绫以手抚额,嘴角微微抽搐,这家伙真的是疯了,之前自己告诉他此地并无地狱双头蟒一族的高手坐镇简直是最愚蠢的举动。

无限制的激怒对手,只会让事情一发不可收拾而已,冥斗一旦发狂,此地又有谁是他的对手,单就对方刚刚显露的战力来看,足以在凝液境修士中称尊!

“哈哈哈……”

短暂的寂静之后,冥斗突然仰天大笑,但任谁都能感受到笑声中蕴含的、丝毫不加以掩饰浓浓杀意。

“凌天是吧,这个名字我记住了,你死之后,我会给你在族中领地立下一块墓碑,将你的这番遗言也铭刻在上面,让世人知道,侮辱我族的下场。”

凌天嘴角露出了一抹讥讽的笑容,套上一身新的衣衫,轻轻拂去身上的灰尘,淡淡的道:“你若有本事杀我,还用等到现在,被我一拳逼出底牌,还在这里大放厥词,也不知你从哪里得来的这可笑的优越感。”

众人闻言都不禁暗自点头,那龙族之血所演化出的诸多手段,显然是冥斗隐藏的至强杀招之一,但是面对凌天竟然直接施展出来,说明那个时候他没有把握接下那一拳。

想通了这一点,让在场不少强者都是心头微颤,涌现浓浓的忌惮,将凌天之名牢记于心,此次秘境之行,恐怕又多出了一位恐怖的对手。

对手很强,这一点毫无疑问,便是倾尽全力祭出霸皇枪凌天也无绝对把握,因为他似乎还有所留手,未尽全力。

“我承认以你的年龄,有如此实力的确难得,但是今日之战,最后死得一定会是你。”冥斗话语中蕴含着浓浓的自信,因为他有这样的资本。

墨黑色的灵力再度升腾而起,化为一道巨兽光影,释放出一种难言的威压,笼罩在天地间。

众人都纷纷退避,就连与紫绫一行来到此地的那些所谓天才也混入人群中,不敢出头,为了一个陌生少年与这等强者交恶,无疑是愚蠢的。

但是仍有一席倩影,手握玉剑,与他并肩而立。

“云浮宫的紫绫姑娘,你现在退去,我可当一切都未曾发生过。”

冥斗微微颦眉,他倒不是惧怕对手,只是有些忌惮其背后的势力,不愿得罪云浮宫。

然而紫绫却是一言不发,玉剑轻舞,凌厉寒芒若隐若现。

凌天心头微暖,不过仍是面无表情,头也不回地说道:“你还是退后吧,这里我能应付。”

紫绫冷哼一声,调侃道:“你这是在担心我的安危吗,看不出来你这种人竟然还懂得怜香惜玉啊。”

凌天闻言满头黑线,无奈地说道:“是因为你太弱了,这种层次的战斗可不是你能参与的,我可不想在面对强敌之时还要分心保护你。”

紫绫愣了愣,片刻后一剑斩出,不过目标却是身旁的凌天,娇喝道:“你是不是想死!”

同一时刻,冥斗也暴起突袭,施展无比凌厉的攻势。

这一幕让凌天狂翻白眼。

大姐,你胡闹也分个场合好不好……

中二青少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