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情蚀骨:前妻太难追

婚情蚀骨:前妻太难追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23章 出院

白临雪甩去多余的想法,开始认真的帮厉以宸擦拭身体。大概过了十多分钟,白临雪终于将他身上除了个别部位之外,都擦了一遍。厉以宸只觉得浑身清爽许多。

擦拭完,白临雪红着脸细细的帮厉以宸穿好衣服,留下一句你先好好休息就飞一般逃离房间。

厉以宸望着消失在房间的身影神色柔和,他喃喃自语,“你逃不掉的,小雪。”

白临雪回到隔壁的休息室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她收拾衣物走进浴室。热水从头上淋下,温热的水温驱散了身体的寒意。

任由热水浇灌,白临雪站在那试图回忆起更多,可是仍旧是徒劳。脑袋只有些零碎的片段,白临雪叹息了一声放弃继续回忆,匆忙洗完穿好衣服回到厉以宸房间。

回到房间时,厉以宸正靠在床上看着报纸。认真专注的模样,让人移不开眼。听见开门的声响,厉以宸收起报纸看着门口的白临雪,“小雪?怎么不进来?”

被厉以宸发现,白临雪讪笑着关上门走到床前。

“挺晚了,先休息吧。”白临雪伸手扶住厉以宸,帮助他躺下。厉以宸听话照做,侧躺睡下,深邃的双眼却一直盯着白临雪。

“你看着我干嘛?哪里不舒服吗?我叫医生来看看。”白临雪神色有些紧张,伸手准备去按呼叫铃。

厉以宸出声阻止,“我没事,你躺下来陪我睡。”

听见厉以宸的话,白临雪摇头拒绝。“不了,我坐着陪着你就行。”

“陪陪我,一个人睡好冷。”厉以宸伸手拉住白临雪食指不停地摩搜她的食指关节,语气听起来可怜巴巴的。

“冷?我去抱多床被子。”白临雪想抽回手去给厉以宸加多一床被子,厉以宸被白临雪忽然的奇怪思维打败。他用力拉住白临雪手腕,恶狠狠的说:“我不要被子,只要你陪我睡。”

“还是不了,我怕不小心弄到你的伤口。”白临雪摇头拒绝,厉以宸装着不舒服的样子咳嗽了几声。“你、你就是铁了心要气我是不是?”

白临雪看厉以宸咳了起来,慌忙拍拍他的胸口给他顺气,“我没有,你别激动,我陪你就是了。”

白临雪脱下外衣,掀开被子躺了进去关了灯,然后挪得远远的。

“靠过来,让我抱抱。”厉以宸看着白临雪有些别扭,心中有些好笑。

白临雪听了认命的又挪了过去,厉以宸伸手环住她的腰,把她紧紧搂紧怀里。

软香在怀,厉以宸的下巴抵在白临雪头顶满足的闻着白临雪的气息。

白临雪靠在厉以宸的胸膛上,听着他有力的心跳悬了这么久的心终于是放下了。

白临雪这时心里已经暗暗决定不告诉任何人自己恢复了记忆的事情,窝在厉以宸怀里,轻声问道:“现在可以好好睡觉了吗?”

“可以。”厉以宸愉悦的笑了起来,满足的抱着白临雪闭上眼睛。

一夜无梦,白临雪睡了这么久以来第一个安稳的觉。睁眼就看见厉以宸正盯着她,眉宇间带着温柔的笑意。

“早。”厉以宸声音带着早起身的慵懒的沙哑,听得白临雪耳朵有些发酥。

“早。”白临雪有些不好意思的从厉以宸怀里离开,爬了起来。只见厉以宸挑眉一笑,白临雪溜下床,披上外衣逃回了隔壁。

白临雪捂住胸口只觉得自己心如擂鼓,这个男人实在是妖孽了,大早上就散发荷尔蒙。

平复了一下心情,白临雪走到浴室开始洗漱。等她回到厉以宸的病房时,刘妈已经带着早餐过来。

日子又这样过了几天,厉以宸的伤势逐渐好转起来。在厉以宸的强烈要求要回家休养,白临雪询问医生后最终松口答应。

为了庆祝厉以宸出院,凌青羡等人决定在别墅开个小聚会庆祝。厉以宸和白临雪到家时,进门左右两边站着凌青羡和张岩在拉动礼花。

散落的礼花洒在俩人头上,林小北拿着柚子叶在俩人身上拍拍。白临雪哭笑不得看着林小北,“刘奶奶说这是去除晦气,小北多拍拍,帮漂亮叔叔把痛痛拍走。”

厉以宸蹲下伸手捏了捏林小北的脸颊,宠溺的看着她,“小北真棒,谢谢你。”林小北听到厉以宸的夸奖,高兴的眯起眼睛。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她跑到客厅上,拿起一个可爱的礼品袋走到厉以宸面前。

“漂亮叔叔,这是给你准备的礼物,我让张岩叔叔带我去重新买的!”林小北高兴的递过礼物交给厉以宸,满眼期待的看着厉以宸。

厉以宸从礼品袋拿出那一袋好看的糖果怔住了,随后笑着摸摸厉以宸的头,“真好看,漂亮叔叔很喜欢呢。”

林小北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嘟着嘴水灵灵的眼睛里蓄满了泪花,“都是小北不好,要不是小北要去买糖果,漂亮叔叔也不会受伤了。”

听着林小北的哭声,厉以宸心疼的一塌糊涂。伸手抱住林小北安慰着,“这怎么能怪小北呢,都是坏人太坏和小北没有关系。”厉以宸擦去林小北的眼泪,安抚着小孩子敏感的小心思。

小插曲就这样过去,众人坐在饭桌前有说有笑。直到结束,大家都各自离开。白临雪帮助厉以宸洗完澡,此刻正坐在床上准备给厉以宸换药。

解开绷带露出了已经结痂的伤口,白临雪动作轻柔的帮厉以宸上完药,重新换上新的绷带。这么完美身躯却留下了这么狰狞的疤痕,想到这,白临雪心中充满了愧疚。

“想什么呢?这个表情。”厉以宸拉好衣服扣上扣子,看到白临雪的表情轻轻抚摸她的脸颊。

“要不是我,你也不会受这么重的上,看着伤势以后要留下多大的疤。”白临雪自责的低下头,不敢看厉以宸。

“傻瓜,要是这伤在你身上,我才要疯掉呢。我是男人,留点疤痕无伤大雅。”厉以宸捧起白临雪的脸,让她跟自己对视。

柒茗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