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情蚀骨:前妻太难追

第223章 我是厉以宸的妻子凌静雪

厉以宸一个冷眼淡淡的撇了过去。

张岩已经知道自己猜对了,有点紧张,有点害怕的咽了口唾沫,“总裁,夫人可真狠啊!”

可厉以宸却笑了,看着自己的胳膊有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唇,竟然笑了。

张岩惊到了,“总裁,我怎么感觉你好像还很高兴的样子?”

“怎么能不高兴?小雪的心里有我。”厉以宸低下眸,眼睛里含着淡雅如雾的星光。

张岩抿了抿唇,“你稍等我去给你弄些药来擦擦。”

“擦什么?不许擦!”厉以宸冷哼呵斥,张岩又懵了。

结果便听到厉以宸说,“擦了伤口,要是好得快了,小雪肯定会怀疑的,所以不用。”

“好,我以后尽量少让您和总裁夫人待在一起。”

张岩又一个冷眼扫了过去,“你说反了不是尽量少,是必须多!”

“啊?”张岩看向他的胳膊,“可是您的手?”

“这有什么?一点也不疼!”说完厉以宸嘴上笑着,手却在轻轻的揉着胳膊。

回了家,小北在客厅里乖乖的看电视剧,花蔓见她回来了,就出去买菜了,一会儿要做点小北爱吃的。

而白临雪则是拿着光盘进了房间,关上门,将光盘插进了电脑里。

点开视频,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星空。然后星空上瞬间燃起了漂亮的烟花,灿若的宛如一颗颗流星划过。

紧接着,那烟火竟然形成了个英文“snow”,雪花,还有“love”。

看着,白临雪的脑中好像突然闪过什么,就像是这视频中的画面一样是烟花,然后在他她脑中突然已乍现,但又即刻消失不见。

这是怎么回事?

白临雪用手背敲了敲脑袋,又看向视频。露出和凌静雪一张脸模一样的一个女人。

他的脸上是惊喜的表情,而这时,她转身,厉以宸从后面走来,他手里抱着一束玫瑰花,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一抹动容又柔美的笑容。而那双眼睛,是无比柔软的光彩。

白临雪知道,那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厉以宸的妻子,凌静雪。

接着厉以宸求了婚,两人相拥抱在一起,亲吻,无比的美好与感动,看的白临雪的心里都有些动容。

可是不知怎么,她越看这些画面越觉得十分的眼熟,似曾相识却又像是亲身经历过的。可是脑海中怎么想也想不出来,自己经历过这些画面。

而仅仅的,只有脑海中快速的闪过星空中滑过一丝想烟火又像是流星一般的光亮色彩。

她还并没有把自己和凌静雪联系在一起,而是在想,是不是自己个林昊然曾经也经历过这些事情,两人也一起看过烟花。

白临雪不知道,也根本想不起来。

此时,耳边突然传来了一道软软糯糯的声音。

“妈咪,这不是你吗?你怎么在我好看叔叔亲亲?”

是小北!

白临雪立刻回神,迅速的关上电脑屏幕,低头看小北,又望望开了的门,“小北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怎么妈咪一点声音都没有听到?”

小北嘟了嘟唇,“是妈咪你看的太入神了!”而小北又问了,“妈咪,你为什么要和好看叔叔亲亲?好看叔叔是你前男友吗?”

白临雪:……

她赶紧失笑道:“小北,怎么知道这么多,还知道前男友?”

小北扬了扬下巴,“小北当然知道了,电视上都有演的!”

白临雪:看来又要让小北少看些电视了。

而小北又抓住白临雪的胳膊晃了晃,“妈咪你还没回答小北问题呢?”

白临雪赶紧解释:“小北误会了,你看到的那个人不是妈咪!”

“哼!”小北抱着了小胳膊,“妈咪骗人,你们明明长得一样!”

“这个真的不是妈咪,不信……你去问你好看看叔叔好了!”

“真的?”

白临雪点头,“当然了。”不过随后脸色又是一便,“但是小北,好看叔叔生病了,只能晚点再见他了。”

“我看叔叔生病了!”小北的语气立刻就急了。

白临雪点点头,“好看叔叔生了病,现在正在医院里接受治疗。”

“妈咪,小北想去看看好看叔叔!”小北皱起了小脸,是无比担忧的小表情。

白临雪摸摸她的脸,“好,妈咪答应你,改天就让你去看好看叔叔!”

“嗯”

吃过午饭,张岩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了,白临雪收拾了自己准备出门。

可花蔓不放心,要跟着去,白临雪说没事儿,自己一个人应付的过来,让她好好照顾小北,不要让小北知道。

没办法,花蔓只好答应。

白临雪坐着车一路到了现场,透过车窗看了,光是围在门口的记者就是不少。

到了后台,张岩已经在了,叮嘱道:“总裁夫人,不用紧张,正常应对就行。”

而白临雪有点慌了,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张岩,你还没有告诉我凌静雪是怎样的性格呢?”

“小雪,她很坚强,不轻易认输,很聪明很有办法,但同时脾气又倔。”凌青羡的声音幽幽传来。

“凌先生你怎么夜里来了?”白临雪问。

凌青羡上前又走近了两步,嘴角含笑,“我是凌静雪的哥哥,要证明你的身份,我怎么能不来?”

也是!

白临雪点了点头。

但是……她想着刚才凌青羡说的那些性格特征,他她怎么觉得,和自己那么像呢?

“总裁夫人,您可以上去了。”张岩的话已经响在耳边。

白临雪不容多想,深吸了一口气,摆上大方优雅的笑容,上了台。

真的是好多记者,她不免又有点怯了。

可是这时凌青羡也上来了,坐在白临雪身边,静默的眼睛看她一眼,在下面抬手轻轻的拍了她一下,用嘴形说,“别担心,有哥哥在。”

好熟悉,白临雪突然心就安静了。

而此时记者已经着急提问了。

“白小姐,现在新闻上那段丑闻闹得沸沸扬扬的,我们想知道,您真的出轨京城的厉氏总裁厉以宸了吗?”

白临雪压了口气,嘴角轻勾,眼角轻弯,淡淡的又大方的一笑,声音平软,“我想你首先就弄错了,我不是你口中的白小姐,而是厉以宸的妻子凌静雪。”

柒茗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