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到从唯我独尊开始

签到从唯我独尊开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3章 经阁

“只是如何?”莫语成功被对方引起兴趣。

“只是十几年前他们与朝廷合作,受朝廷影响太深了,我师尊说这是祸乱之根源,让咱们与其门下弟子莫要接触……”那年轻弟子悄声告诉莫语。

“今日青莲剑宗为何要来找咱们的麻烦呢?”莫语疑惑道。

“这你都不知道?”那年轻弟子一副吃惊的表情,随即痛心疾首道,“这是哪位师兄教导的如此不尽责,竟然连咱们俩家的渊源都没有同你说过,误人子弟,误人子弟……”

或许这种宗门秘闻并没有年轻弟子所说的那般重要,只是他为了有万一的机会将莫语引入自己师尊的门下,自然要尽全力凸显莫语师兄的不尽责。

“要说青莲剑宗几百年前,还与咱们无量剑宗同宗同源,听闻其创宗祖师青莲剑仙还是出自咱们无量剑宗,只不过那青莲剑仙天赋极高,偏却行事乖张,最终被当时的宗主逐出宗门,这才有了青莲剑宗,后来……”

那年轻弟子将所知晓的秘闻一一说与莫语,此时场上长老的比斗已经进入关键阶段,眼看就要分出胜负。

莫语并非无量剑宗弟子,混入其中也只是为了查找自己师尊留下的线索,莫家作为本族,取回线索还经历重重险阻,她自然不相信无量剑宗会轻易交出凌云剑尊所留之物。

“师兄,我新入宗门,对一切尚不知晓。”莫语道。

那年轻弟子一副果真如此的表情,摆摆手,道声无妨。

“作为无量剑宗的弟子,怎么能对宗门秘闻如此生疏,烦请师兄告知宗门典籍都放在何处,师妹这就去恶补学习。”

见所有人都被场中的比斗吸引,那年轻弟子对莫语招招手,道:“师妹,随我来!”

再精彩的比斗,也没有可爱的师妹有吸引力啊!

数千人的试剑场上,少了两个悄悄退出人群的弟子,无人能发现异常。

“师妹,这里就是咱们宗门收纳典籍的地方。”年轻弟子带着莫语溜到无量剑宗腹地,指着一处清净的阁楼道。

阁楼不大,四四方方,颇为庄正,上书“经阁”两个烫金大字。

莫语闻言,心中迫切想要找到凌云剑尊留下的线索,快步向前走去。

“师妹,师妹……等等我。”那年轻弟子没想到莫语轻身功夫这么好,心中羡慕,急急地跟上来。

“止步!”一道持剑冷峻剑客在门前挡住两人去路。

“费师兄,我是小云山的张浩峰,这位是……”张浩锋这才想到,成功搭讪面容姣好的师妹后光顾着激动了,还没来得及问及姓甚名谁,师承哪位师叔师伯。

“费师兄,我是小云山莫小语。”莫语朝着张浩锋眨眨眼道。

张浩锋听到莫语的回答,吃惊地看着她,见她又不似玩笑,难道真的是小云山的师妹?不对啊,自己从小在无量剑宗长大,小云山哪里多棵树,哪里少块石头,自己都了然于胸,怎么可能突然多了个这么可爱的师妹。

“莫师妹,你这……我……”张浩锋结结巴巴地道。

“张师兄,您是想说要尽快去查阅典籍吗,那得抓点紧,这边走……”说着便领着他一路往前走。

张浩锋结巴半晌也没能表达出自己的意思,正能长长地叹口气,点点头,跟着莫语向经阁走去,心中寻思,等进去后再好好询问对方也不迟。

“慢着!”费师兄横剑,挡住门口,冷峻的脸上没有丝毫变化,淡淡地吐出两个字:“腰牌!”

腰牌?看本书还要腰牌?这是什么破宗派,破规矩。莫语心中将制定规矩之人臭骂一顿。

“哦,看我这脑子,一着急竟然忘了,师兄请查阅。”张浩锋拱手将一块玉佩模样的腰牌递到费师兄面前。

费师兄扫了一眼,不置可否地点点头,将目光投向莫语。

“腰……腰牌啊,今日着急出门看试剑场的比斗,忘带了……不信你搜搜。”说着莫语将细柳瘦腰往前拱了拱,一副你随便搜的姿态。

“对不起,没有腰牌,一律不许进经阁!”费师兄铁面无私道。

“费师兄……”莫语嗲声嗲气道。

费师兄不为所动。

突然,一道掌风悄无声息袭向费师兄。

“哼,早就看出你不是我无量剑宗弟子,快说,你是何人?”

“师兄,师妹就是师妹啊,还能是何人?”莫语笑嘻嘻地道,手下却是丝毫不留情。

“呵,你就是莫语吧!”那费师兄哂笑道。

莫语心中一惊,不知对方为何会知道自己的名字,但是如今箭在弦上,唯有快速取得所需之物,方是正途。

“费师兄,莫师妹……”见两人打在一起,张浩锋一脸焦急,不知该如何是好。

“张师弟,你还愣着干嘛,快来帮忙啊!”费师兄见张浩锋还在那里犹犹豫豫不帮忙,急忙喊道。

“可莫师妹她……”

“什么莫师妹,这是企图进我经阁的女贼!”费师兄气急,见张浩锋竟然如此不分青红皂白。

“女贼哪有偷经阁的,里面都是一些地理志,大事记之类的杂书……”张浩锋小声嘀咕道。

不过他毕竟与费师兄更相熟,是以终于出手,准备先擒下莫语再说。

……

却说试剑场上两宗长老终于分出胜负,两败俱伤。

“我青莲剑宗与无量剑宗颇有渊源,实在不宜多造伤亡,今日大家只为争夺二十年一期的论剑剑主之位。正所谓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两宗谁有资格执掌宗主剑,还应由新生代弟子的表现决定。”青莲剑宗宗主张半自信地向无量剑宗众人说道。

无量剑宗众人见对方那胸有成竹的样子,猜测对方必然是出了个实力强大的弟子,方才有必胜的把握。只是自己这边,难道真的要让亲传大弟子楚天魂下场比剑,众人对楚天魂的剑道修为是十分自信的,只是他的性格……

众人思虑再三,仍是觉得实在不宜在如此重要的场合露面。

而无量剑宗某处密室,一名身穿紫袍,贵气逼人的年轻武者,头微微扬起,目视前方,后背挺直,对着门口。

“师弟,师尊还未传来消息,要我出手吗?”

他的声音低沉而有磁性,细细品味,有种莫名的沧桑感,只是这种味道从一个少年人口中说出,让人不禁有些探究的好奇心。

“不曾!”外面的弟子似乎不敢多与之搭话,惜字如金。

“哎……”重重的叹息充斥密室,他的身影依旧挺拔,头依旧扬着。

片刻后,又有声音问起:“师尊可有消息传来?”

“不曾!”

“还不来,脖子都酸了,外面有师弟看着,换个姿势坐下不合适,不换姿势腰疼脖子酸,为了维持大弟子的形象,何人有我楚天魂这般兢兢业业……”

那年清明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