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穷婿

第93章 赤凤逐日刀

一线天这处山谷,春夏时节里植被很茂盛,于是常年的杂草、加上谷顶的枯枝败叶,在谷底堆积了厚厚的一层。待到了冬季,空气很干燥,风也很大。谷口的大风、谷底的柴禾看起来倒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巨大灶眼。

沈良聚焦了目光看向谷口,那里一群如同嗜血猛兽般的敌军正在争先恐后的涌进来。

千钧一发的时刻,沈良想到了谷口的炸药。

此时,弓箭在手,又用布条把一个火折子绑在了箭头上。

这一箭过去,如能引爆炸药,必然起到一定的延缓敌军的作用。

或者震慑到对方,让他们不敢上前,为沈良赢取逃生的时间。或者,爆炸的威力够大,两侧山石滚落,能将谷道填塞住,那就更好了。

无论哪一种,总归是有益无害的。

谷道里的人正乌泱乌泱的往谷口勇过来,听起来就像是有一股洪水凶猛的奔涌而来。

沈良深吸了一口气,试探的拉开了弓。

山谷内风向有点乱,若要彻底估摸出风向对射箭的影响,很难。但火折子只有一个,容不得有半点差错。

沈良已经将这两年所学的射箭技术,加上前世射击的知识都运用起来。

但这一箭,毕竟关乎生死。射、抑或不射,他有些犹豫。

时间不多了,眼见山谷内第一个士兵的衣角已经露出。

没有时间了!

沈良被迫做出了选择,只在一咬牙,一闭眼间,射出了那支箭。

“嗖~”

箭矢穿透了寒冷的冬风,在某一处射断了几棵枯草。

枯草叶缓慢掉落,箭矢飞射而过,箭头的火折子在剧烈的气旋中已经剧烈燃烧起来。

还好,箭矢方向直指那处炸药!

……

但,

最终传来的是一声惨叫!

“啊!”

这支箭在射到火药上之前,死死的扎入了一个黑大汉的小腿上。

大汉啊啊的叫着,小腿上带着火苗的箭随之起舞。

沈良心中暗暗叫苦,这一箭如果没有射中,自己怕是要死在这冰冷的山谷中了,他甚至看见了自己被万箭穿心射死在峭壁上的画面。

但被射的大汉似乎不是一般人,他很坚强,而且此时正被自家将军看着,于是他准备表现一把。

只见大汉叫了片刻后,突然站定了。用力攥住了那支箭,一咬牙,一闭眼,用力将那支箭拔了下来,大有夏侯渊拔失啖睛的气势。

那个黑大汉拔下那支箭,将带着火苗的箭矢举过头顶,展示着自己的英雄之举。众位将士在欢呼,一瞬间士气大振。

紧接着,黑大汉将那支箭用力的插在了脚下。

就这样,带着火苗的箭,深深的钉在了那包炸药上。

沈良心里骂了一句:“SB!”

接着,是一声巨响。

“轰!”

几十具尸体被瞬间炸飞出去,离得近的已经被炸成肉酱,稍远的也被炸掉了胳膊腿,残缺的肢体飞起来,然后像天上下肉包子一般落到谷内、后边的队伍里。再远一些的几十个敌军,也被巨大的气浪推倒在地。

沈良看了一眼,谷道没有被炸坏,没有被堵住,但这一声天雷的确暂时阻挡住了敌人的脚步。

顾不了这么多了,沈良转过脸来,开始奋力往谷顶爬去。

沈良没有注意身后,爆炸的火星子散落了一地。荒草地上,一阵寒风吹过,这群星星之火,马上有了燎原之势。

寒风、枯草、火星子,当三者凑在一起,大火便熊熊燃烧起来。

华雄注意到了前边的一阵骚乱,还未来得及询问,消息已经接二连三的传过来。

“天雷炸死了几十名士兵。”

“谷内起火了。”

“火势很大。”

……

一股一股的热浪从谷内涌过来,在寒冷的冬季,倒是很舒服。火势越来越大,华雄及将士的脸已经渐渐被映红。

看来是没有必要再攻打了,这种火势,谷内怕是要寸草不生,沈良纵然是天神,也难逃这火焰山了。

“撤兵!”

华雄一声令下,后队变前军,前军变后队,陆续撤离了山谷。

谷内,已经变成一处火海,火舌在谷外寒风和谷内热气行成的强大对流中肆意的狂舞,火光漫天,整个山谷似乎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熔炉。

从谷顶看下来,如同近距离面对着一轮红日,热浪夹杂着火星子一阵一阵的往上窜。

沈良的一千多士兵,此时正在谷顶看着底下的情况。

火焰吞噬了一切,似乎是看不见他们敬爱的沈先生了。有些人在默默感慨天妒英才,有些人在惋惜、哭泣。

牛二的眼泪已经流到嘴角,他擦了一把眼泪,没有一句话。

这一千余人都没有说话,肃穆的注视着下方。

……

许久之后,脚下传来一个声音。

“兔崽子们,快来帮我一下!”

接着,一只手从下面伸了出来,扒住了谷顶的一块岩石。

有人欢快的喊了一声:“是沈先生!”

……

……

早一些时候,就在曹琳率军出兵后不久。

十八路诸侯的大军已经赶到汜水关下,先锋军这段时间打的不错,为大军前进扫清了障碍,这也让后来者看到了希望,陆续的有各家的军队补充过来。但无非是争取更多的利益,抢钱、抢地、抢人才。天子已经名存实忘,在这个时代天子只是别人利用的道德绑架的筹码罢了,十八路诸侯那个不是看清了这些,所以趁机浑水摸鱼的。

陶谦的军帐内,两个人正在对着一盘棋端坐着。

陶谦注视着略微心不在焉的曹宏,道:“莫要担心,既然计策已经考虑周全,此役定然是按着我等的预定进行,军功要建立,沈良也是跑不掉的。”

围棋盘上,黑白棋子,此时相互之间也如同交战的双方,焦灼着。

曹宏答应了一句“是”,之后心不在焉的感觉并没有减弱。

陶谦自信的摇头一笑,接着缓缓的下了一颗白子,子落棋盘,发出清脆一声响。

“啪”

声音清脆,愈加彰显着帐内的安静。

之后,一个士兵账外请示之后,躬身走了进来。

陶谦端坐着,尽显大战之前面不改色的气势:“前方战事如何?”

“不……不太顺利……”

“说便是。”陶谦手中夹着一颗棋子,似乎注意力还在棋盘之上。

“曹琳将军在谷口遭遇了华雄那边的埋伏,此时正在血战,双方互有伤亡。”

陶谦挥手令士兵退下,棋子落下,对曹宏说道:“打仗嘛,有些伤亡是正常的,只要打赢了,并且除掉了沈良,最终结果便是好的,现在看事情正朝着我等的期望发展,曹宏勿忧!”

黑白棋子不时的交替落下,时间在流失,陶谦依旧的气定神闲,直到下午的时候。

似乎是陶谦在劝慰曹宏:“沈良毕竟小门小户出身,于大型战场怕是想都没想过,这次我等设计缜密,不用担心……”

士兵再次前来,陶谦再问之下,却是得到不利的消息,“曹将军在谷道内遭遇埋伏,谷顶滚石下来,里面生死不明。”

沈良的士兵在谷顶埋伏的事,是陶谦没有料到的,此时听了,方才胜券在握的气势瞬间萎蔫下来,当然表面上还是很镇定,对曹宏道:“既然不知里面情况,暂时算生死未知吧,不过沈良区区一千不到的兵力,即便谷顶有伏兵,谷内必然空虚,只要突围进去,曹琳的胜算还是很大的。”

曹宏随口答了一句:“嗯。”其实已经不再认同陶谦。

陶谦这个自认为久经沙场的老谋,此时也开始有点忌惮沈良,嘴上、气势上不停的展示着自己如何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内心也在忍不住打起小鼓。

消息接二连三的传来,说是华雄又出兵了。之后又传来消息,一线天山谷内已经化作一处火海,陶谦只在嘴上说双方同归于尽云云,但不知为何,内心只感觉沈良应该还活着。

这之后,下完了最后一盘棋,两人再无心下棋,曹宏告辞离去。陶谦伪装的脸色垮下来,一阵疲惫袭来,忍不住长叹一口气,倒卧在棋盘一侧,嘴里碎叨着。

“怎么可能,一个小小的草民,竟能和士族中人相斗?”

……

……

一线天谷内的大火烧了整整一夜,直到天明,灰烬燃尽,余温渐渐退去。

确认已经没有敌人,沈良带领着一千士兵,从谷顶缓缓的爬了下来。经过一夜的大火,谷内依旧暖烘烘的,星散的余烟散落在四处,缓缓的升腾起来。

这一千左右的士兵,经过一天一夜的奋战,此时皆满面的疲惫,但同时也如同在熔炉里锻炼过一般,这一支队伍再次升华了。

队伍走在厚厚的草木灰上,沙沙的响声,朝着谷口走去。

某一刻,有人喊了一句。

“沈先生……哦……不不……是沈将军,您的大刀!”

沈良的那把刀,虽然刀尖按着他的要求做的比较锋利,但受当时的炼钢技术限制,炉温上不去,所以只是一把普通的钢刀,此时有人捡到,沈良倒没有在意,随口说道:“这一夜估计烧得变形了,算了,随意丢一边吧。”

“不不,这是一把好刀!”

“我知道是好刀,但烧了一夜……”

沈良似乎突然意识到什么,转身过去,那边同时传来士兵的声音:“我是说现在,他是一把…..”

话未说完,沈良已经跑到他的身旁,接过了那把刀。

仔细看时,这把刀已经如同脱胎换骨一般。不知到炼刀时刀匠在里面加了什么金属,经过昨夜一夜的大火煅烧,此时刀身已经成了炭红色,刀柄则是炭黑色,拿在手里,似乎重量轻了一些。

沈良手持这把钢刀,来到一杆铁枪前,深吸了一口气,用力一挥,铁枪瞬间斩做两段,众将士无不吃惊。

“好刀啊。”

沈良把玩着这把刀,此时旭日东升,在某一刻,这把刀的刀尖正好指在了红日方向。

此时看时,刀身火红,如同一只怒起的凤凰,直指天边的红日。

端详良久,沈良自然而然的给这刀起了一个名字。

“不如,就叫你赤凤逐日刀吧!”

一道红光闪过刀身,似乎在呼应着沈良为它起的名字。

码字的烤鸭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