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树临风的我容易碎

第50章 强盗的消亡

看着被韩泽一拳打爆的脑袋,身体还在抽出的强盗,杰瑞的肚子瞬间就好了,不难受了,也不想吐了。

回头看着离自己不远的洞口,杰瑞弓起身子静悄悄的就向外爬,不像是普通人,见了血腥就吓得腿软,浑身颤抖不敢动弹,自己好歹做了这么多年的强盗。

趁着韩泽发呆的功夫,杰瑞已经不知不觉的摸到了洞口,看着洞口旁茂密的灌木和杂草,杰瑞的心不由自主的疯狂跳动着。

但越是这个时候,就越不能着急。

就这样杰瑞在洞口处一点一点的慢慢向外蹭。

杰瑞小心谨慎的向外爬,但殊不知韩泽从刚刚就一直站在原地看着他。

看着即将要爬出去的杰瑞,韩泽微微一笑,蹭的一声窜出去抓住了杰瑞的双脚。

杰瑞感受着这洒在脸上温暖的阳光,还没来得及庆幸就被韩泽抓住双脚拖了回去,杰瑞的双手深深的插进了地面。

现在也顾不得被发现,杰瑞不甘的大叫道:

“不!”

看着逐渐远离了自己的阳光,杰瑞拼命地大叫道:

“不,放开我,放我出去!”

“啊”

“求求你,放过。。”

。。

韩泽慢慢的从这阴暗的山洞中走了出来,一身麻衣被侵染的血迹斑斑,双手更是被染红。

看着被血染红的双手,韩泽身体上被故意留下的裂痕中黑水慢慢淌处把双手紧紧地裹住。

看着被慢慢收回去的黑水,和被清理干净的双手,韩泽满意的点了点头。

自己在这里虽然惨遭压制,但却让自己有时间把身上仅剩的黑水操控的出神入化,以至于这次连衣服都保住了。

韩泽的视线逐渐向上看向山顶,暗道:也该把上面清理一下了。

。。

“嘿嘿,老大,你要的信鸟拿来了!”

吉斯德坐在椅子上,放下手中这强盗窝里唯一的一直笔,接过强盗手中的信鸟仔细打量道:

“这只鸟怎么少了这么多毛,强尼这是怎么回事?”

面对吉斯德的质问,强尼连忙回答道:

“这都是老八给拔的,说是要做鸽子汤给兄弟们好好补补!不过还好我眼疾手快给抢了下来!”

老八,以前是一名厕所清洁工,自大加入了这个强盗的大家庭以后就成了大家的厨师,平时大家都没事吃饭的时候,都会拿上自己制作的汉堡给兄弟们充饥,深受大家爱戴。

看着眼前的强尼,吉斯德手里攥着这脑袋和屁股都被拔没毛的鸽子,气不打一处来的说道:

“这信鸟又不是只有一只,你就不会去拿一只新的吗?”

看着脸色有些犯青不断拿着鸽子比划的吉斯德强尼艰难的开口道:

“大当家的,这就是这山寨里仅剩的信鸟了,其余的都让老八给做成汉堡了!”

听着强尼推卸责任般的言语,手中紧攥鸽子的手松了松,嘴中大声的咆哮道:

“滚!给我滚出去!”

看着飞奔而出的强尼,吉斯德喝了口水平复了一下自己动荡的心情。

这是一群猪,一群猪都比他们强!

吉斯德拿起自己早已写好的密函,小心的卷起轻轻地塞进的鸽子腿上的小管里。

看着眼前秃的不像话的鸽子,庆幸道:

“还好,至少翅膀上还有点毛!”

说着就起身来到窗户旁,打开窗户把手中的信鸟给扔了出去,看着直接掉落进悬崖的信鸟,吉斯德眉头一跳。

当做没看见一样关上了窗户,向着自己的座位走去,但还没等吉斯德坐下。

轰~

的一声。

这个房间仅剩的一面墙也轰然倒下。

看着这倒下的墙壁和这漫天的灰尘,吉斯德见怪不怪的坐了下来,悠然自得的闭上眼睛。

用不了几天,自己就应该和这群强盗没有关系了。

。。

韩泽看着眼前应为自己的到来而僵直的强盗们,微微一笑。

“快,快跑”

“黑死魔,又回来了”

。。。。

随着几声惊叫强盗们纷纷放下手里的工作四散逃开,看着四散的强盗,韩泽暗道:果然杀一个简单,但要是像全部干掉就有点困难了。

韩泽手里瞬间凝聚出一个黑色的长枪,用力一甩把一个想要从自己身后的强盗钉死在山壁上。

强盗们都清楚自己不是这黑死魔的对手,所以没有人会去想反抗,但这下山的路只有一条,就在黑死魔的身后。

而韩泽也知道自己身后就是这群强盗唯一的出路,只要不是想下山的强盗,韩泽都会放一放,专杀离得自己比较近的强盗。

就这样,韩泽站在原地,手中长枪是一根根的射出,而射出的长枪又回化为黑水慢慢流会韩泽的脚下。

而这强盗们引以为傲阻挡敌人的天险却成了他们自己的天险。

经过韩泽五分钟的狂轰乱炸,想要跑的强盗已经死绝了,剩下的就只有那些躲起来的。

这要是换了别人可能真要放走一批强盗,但韩泽是谁啊,作为当初犁过大地的男人,韩泽就这样一寸一寸的翻找着。

藏在稻草里的,藏在牲畜肚子里的,藏在队友尸体底下装死的,还有躲在茅坑底下的。

真就是哪里有个缝,哪里就能塞两个。

在强盗们的恐惧下,韩泽全副武装一个都没有放过,看着千疮百孔焕然一新的山顶“盆地”韩泽收齐一身黑甲朝着伊丽丝走的方向慢慢追了上去。

。。

“伊丽丝,莉雅”

伊丽丝和莉雅听见韩泽的呼喊,连忙回头,便看着一身血污的韩泽正向着自己跑啦。

伊丽丝看着韩泽的衣服暗叹道:果然还是阅历太少,衣服忘记了处理。

伊利亚拉着莉雅的手深思这该怎么为韩泽开推,毕竟这件事还是不要让莉雅知道的好。

莉雅看着眼前衣服上都是血的韩泽嫌弃的说道:

“韩泽,你干什么去了,搞得自己一身血。”

不过还没等伊丽丝想好的说辞说出口,韩泽就从衣服后面掏出了一只兔子。

看着这只被打的不成兔样的大兔子,伊丽丝略显惊讶!

而莉雅却愤恨道:

“兔兔那么可爱,你为什么要打兔兔!”

赢了干杯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