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大明!

大明!大明!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2章 城西花魁(上)

从音儿房内出来天已经快黑了。看着床上躺着的娇人儿,穿越后初尝周公之事的林朗自然也不想这么快就回去。他甚至想着今晚也陪着音儿。

但是,家中还有妮儿在等着他回去吃饭呢。

林朗也不是不想现在就把音儿带回去。只是音儿已决定要参加争夺今年的天下第一花魁。所以,在结束之前,她必须一直待在青楼。

音儿自然是想林朗陪着自己。可自知身份的她也明白,林朗愿意毫不犹豫的给她赎身就已经让她很知足了。至于日夜留着林朗,她可不会那么不自量力。

在这种时代下,又有哪个女子能让男人一生陪伴?

显然,音儿没有这种自信。

……

话说这每年天下第一花魁的争夺规矩早就给定了下。北京城内分为四区九家,继而九家争一。

这四区九家指的是要在北京城东南西北四区内的青楼中选出九家花魁,最后在上一年夺得天下第一花魁的春水阁来争夺今年的第一。至于名额分配,自是城东五家、城南两家、城西城北各一家。

所以,欲得这天下第一花魁,必须要得了着城西第一花魁才行。

城西的青楼并不少,严格意义上来讲甚至是比城东还要多。但唯一不足的就是城西的青楼规模比较小,而且类似长春宫的不在少数。所以城西青楼也有着“青楼量天下,质也堪忧”的名头。

前年的时候,音儿距离城西第一花魁也就差了一点。对于今年的她来说,这城西第一花魁显然是唾手可得。

但既然是为了这天下第一花魁去的,林朗就不会想着只随意把这城西花魁得了就好。毕竟有着现代人灵魂的林朗深知起点高低的作用。虽然现在在碧云楼已经给音儿起了不小的势头。可比起城东那几家来说,终究是毛毛细雨。

……

“公子,这次城西花魁争夺定下的点就在奴家这碧云楼。不知道公子有没有什么安排,奴家这就去提前定下。”

二楼雅间内,看着这几日生意兴隆的碧云楼,老鸨脸上的关系都快把胭脂水粉给映衬的没了。

“不急不急,该安排的我都安排好了。剩下的妈妈看着配合下就行。”林朗一边摸着音儿的手,一边又说道:“就音儿现在的实力,夺一个城西花魁可是简单至极。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抬高碧云楼。不然出身碧云楼反倒成了音儿的弱处。”

“咯咯,公子你这么说让奴家以后怎么跟妈妈相处?奴家可没有嫌弃碧云楼的意思,也不怕成了奴家的弱处。”

“音儿你想多了。我可不是那个意思。”林朗挑了挑音儿的下巴,“我要做的是让你在争夺天下第一花魁的时候能和城东那三家平起平坐。这样,你的对手就只限于那三家了。”

“啊,这…”

不说沉默下来的音儿,就是老鸨,直接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毕竟要跟城东三家平起平坐,这需要的已经不仅仅是花魁本身了。

“不用担心。不过这金银和文才。这些我们家音儿都有,对不对?”林朗笑着挑逗着音儿,眼中的自信也让音儿默默的点了点头。

“少爷,都准备妥当了。”

就在这时,六子从房外进了来。

“好。既然如此,剩下的就交给妈妈了。”林朗端起杯子,让六子给老鸨递了一方长盒子。

“这是?”

老鸨有些疑惑,不知道林朗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可当她将盒子打开之后,她的脸上瞬间就写满了疑惑和不解。

“公子,你确定这样能行?奴家怎么觉得有些……”

“呵呵,妈妈是担心对碧云楼名声不好吧。”林朗直接一语点破。对于老鸨的担忧,知道盒子内容的林朗自然能猜到。

“公子明鉴。奴家这碧云楼是奴家打拼了十来年才经营起来的,虽然不大,但是整个顺天也有些名声。奴家要是按着公子所说的做,恐怕一个好高骛远的名头就把奴家这碧云楼给弄得灰飞烟灭了。”老鸨面带无奈。

虽是青楼用打拼二字不怎么合适。但对于这碧云楼,她是真的很上心。于她们这一类人来说,这里已经成了栖身之所。

“妈妈你只管放心就好。”林朗笑着,“而且这都是为了碧云楼。要往高处走,总得需要点机会和果断。我想这一点,妈妈应该明白吧。如果连这点勇气都没有,即使音儿得了城西花魁,恐怕也无济于事。妈妈你这碧云楼也依旧会原地踏步。”

“公子言之有理。但是这……能不能降一降?”老鸨还是有些犹豫和担忧。

“呵呵,妈妈你是担心没人来吧?”

“让公子笑话了。不是奴家不相信公子,只是奴家这碧云楼终究太小了。能够得上公子这要求的,恐怕一手之数都不及。”

“这点妈妈就放心好了。我这人什么都缺,可是金银我还没放在眼里。即使明天一个人没有,我这边给你出十人如何?”

“这……”

“公子到底给妈妈看了什么,奴家也看看。”见着老鸨这般犹豫,音儿也生了好奇。不过才打开盒子一看,她的表情比老鸨也只好那么一点罢了。

“公子。这些…这些都是公子你写的?”音儿捂着小嘴。

“不,这些可都是我家音儿写的。”林朗摸着音儿的手背,感受着音儿身子的柔软,“这些东西只有是你写的才有用。虽然很一般,但是我觉得也足够用了。”

“公子太谦虚了,奴家真的是…公子真的是太厉害了。”音儿有些语无伦次,眼中满是欣喜。

“我可是有更厉害的地方,你要不要再见识一下。”林朗贴着音儿的耳根,直接让音儿贴着林朗的身子一阵发颤。

“公子……”

“咳咳~那个事情就这么定了吧。明天宜春楼那些就来了,今下午的势头至关重要。”见着音儿意动,林朗自然是想快点老鸨出去。

“公子当真有把握?”老鸨还是忍不住再问一句。

“呵呵,看妈妈这么担忧,那我就这么说吧。”林朗觉得也没再给老鸨说的必要了,不过是给人信心,林朗有的是办法。

“如果效果不如愿,碧云楼的名头还下去了。那我就将这碧云楼买下来,给足妈妈你养老的银子。甚至买下来后,妈妈在这碧云楼身份依旧。如何?”

“公子此话当真?”

“妈妈放心,我可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捉弄你。不然回去了,张伯不得用鞋底子抽我?”林朗看了眼老鸨,一切尽在不言中。

“好!”老鸨顿了顿,不知道心中在想什么,“那奴家这就去。”

老鸨说完就出了门,比之刚才的犹豫完全是两个人。

“早知道说张伯这么有用,我还废什么话?”林朗看着老鸨的背影自语。

“六子,那些个人都安排好了没?”

“少爷放心,前两天我就在安排了。”

“嗯!”

……

淋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