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剑

第1章 龙抬头。

九月九,重阳节,同样在这个日子,也是这个世界的龙抬头。所谓龙抬头,乃是寓意着一年之间阳气最重的日子。

幽林之中,一命青涩少年手里拿着一柄腐朽不堪的破木剑正在不断的挥舞着。

剑,是腐朽的。

可少年的眼睛,却是明亮的。少年名叫路平,很平淡,就如同他现在平淡的一生一般。可路平不信命,他信一切靠双手。

许久,路平收起了自己的木剑,背着自己早已砍好的柴火。下了山,回到村子,走到了只有自己和自己父亲的房屋之内。

“爹,我回来了。”路平叫了一声,就见木床上躺着的一个醉醺醺的中年男人一个激灵的坐了起来。他似乎有些气氛。十分不耐烦冲着外面怒吼:“喊什么喊,老子在睡觉你看不到吗?”

路平放下肩上的柴火,似乎从他出生开始,这个男人就只把自己扶养到三岁,在这个世界,父母只要把孩子扶养到三岁就算是进到了父母生孩子的责任。可是许多人还是会扶养孩子成人。可这个男人不同,要不是隔壁的刘爷爷好心,自己可能都活不到现在。而今天,路平十二了。对于男人刚才的语气路平的眼神没有任何的变化,他平静的对着正怒瞪自己的男人说道:“父亲,我想买一把铁剑。”

男人烦躁的摇了摇头,语气依旧不善的说:“买剑?买那玩意有什么用,还不如多买几瓶酒呢?再说了,我也没钱。”

“可今天是我生辰啊。”路平说道。

“那也没有你要是想要自己拿钱买去,反正我没有!”男人吼道。

“可我砍柴的钱已经都给父亲了。”路平说道。

“艹,你是老子的种,给老子钱难道不对吗?”男人一巴掌抽了路平一下,一声清响,路平只是微微偏过头眼中满是失望的说道:“父亲,我之所以如此努力的修炼,如此努力的练剑,就是不希望变得向你一样无能,平庸,颓废。你知道吗?你真的很恶心。”

男人听了这一句话身躯一顿,随即又是一巴掌落下这一巴掌似乎你刚才更重了,可这一次,他的手却被路平轻轻松松的抓住。随后他继续说道:“很惊讶吗?真是无知,你养我三年,我三倍偿还如今,九年期限已到,我也做完子之孝道。从今往后,你我再无父子之命。”说着就见他随手一甩,男人通通通向后三步跌倒在地。

可路平的眼中却依旧平静,在他眼中,他的父亲不过是一个败类罢了,而这个男人也会是他路平一生之耻。他厌恶极了这个男人。从骨子里的。

说着,路平走回自己的房间,拿起了一个小背包就准备离开。就听见背后的男人又吼道:“小子,你翅膀硬了是吧,我不就打了你一下吗?还给我演上离家出走了。有种你就走,走了你也就别回来了,也永远不是我路家的种。”他喊的声音很大,周边的乡亲都听到了,连忙探出头来看着热闹。

路平脚步不停,只是留下了一句话:“随手断尽父子情,我辈岂是蓬蒿人。”

话落,路平走出了房门,来到了对自己最好的那位值得尊敬的刘爷爷家。就见这位老人坐在摇椅上用一把扇子扇着风悠闲自在的逗着鸟。

“刘爷爷。”路平笑着喊道。

刘爷爷见到路平来了立马笑了起来,他的笑是那么慈祥切和蔼。这种笑容,仿佛让路平冰封的心融化一般。

“哟,平儿啊,爷爷没记错的话今天应该是你的生辰吧?”刘爷爷笑道。

“是。”路平点头道。随即他走了上前帮刘老头捏着肩膀。他要走了,要去更广阔的地方闯荡,他不想让这个小村庄限制住自己前进的步伐。

“嗯,爷爷没有什么好送给你的,这个,就当作是爷爷送给你的生辰礼物了。”刘爷爷从一旁拿起了一个古朴的木盒。递到了路平跟前。

路平接过木盒顿时就感觉手臂一沉,顿时就是一喜这盒子里面恐怕是一把真剑。

“刘爷爷,这……”路平看着自己手里的木盒一阵无话,一时间是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自己实在是喜欢这把剑,可是这实在是太贵重了,就这重量绝对比那铁匠铺里的劣质铁剑要好的多了,对于一个农村的小人物来说,这实在是贵重的不得了了。他和刘爷爷非亲非故,这让他如何是好啊。

可就走这时刘爷爷却摆了摆手说道:“平儿啊,你注定是要成为翱翔九天的龙,这点魄力你应该有,你应该马上就要离开村庄了吧?”说着他还看了路平一眼,路平眼神一暗,点了点头。

刘老头慈祥的摸了摸路平的头说道:“想去,就去,不要回头。我期待着你成为翱翔九天的真龙那天。”

路平重重的点了点头,坚定的说道:“我会的,刘爷爷。”

刘老头点了点头,随即闭上了眼睛。路平知道,这是送客的意思。路平走出院子,对着院子连磕了三个响头。

随后,路平带着那个古朴的木盒以及自己的小包袱走出了村庄。

要说路平为什么会对修仙如此的感兴趣呢?那可就是刘爷爷从小就给他讲,仙人可飞天遁地,执手可移山倒海。这才让路平心中埋下了一个深深的种子。再说路平的仙姿,在悠久的大秦历史中,第一个踏足武道第一境的人呢也是在二十岁才踏入的练体。可路平呢,他今年才刚满十二岁,炼体境。这怎能不让人震惊呢?如果这种事要是传出去,整个王朝都会轰动的。可这一件事,就连路平自己,也根本不知道。他只是知道,自己在不断摸索如何练剑的途中,身体的各项素质得到了相当大的提升。却不知道,自己已经踏出了修武的第一步。

小村庄坐落于大秦王超的边缘,而紧邻这着的,则是更加庞大的庞然大物,大周。这个王朝可要比大秦强多了,光是金丹境的强者就有数位,而这秦国只是周国的一个附属国而已。

路平这次要前往的就是大周王朝。按照路线,路平要先走过危险的琼山。走过这个山,就可以进入大周境内。而这个琼山可是极其危险的,普通人进入基本就是有进无出的。

路平走到山脚下,打开了木盒,就见木盒里放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剑。

路平拿起这把剑舞了个剑花眼中满是兴奋之色。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碰到真剑。多年的麻木训练已经让路平对剑有了些初步的认识,虽说可能还是不能入那些高人的眼,可是已经不是胡乱砍能够相提并论的了,再加上路平修真第一重境的实力想走过这琼山自当不难。

随后路平又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个类似于月牙形状的吊坠,这是他有一天砍柴时从天而降的。路平一直贴身携带。

他这一身上下竟然没有一件是那个男人给路平的。其实路平早就知道这个男的很有可能不是路平的亲生父亲。不过那个丢弃自己的父母貌似更加可恨吧。

说着路平拿着手中的剑,走上可琼山。

天心池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全书完,更多原著好书尽在QQ阅读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