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场电影

第79章 偷走了的岁月

陆可无考上了武汉大学,进校门的那一刻,记忆交错。

忽地,天地间突然安静下来,甚至连电闪雷鸣的惊天动地之势也瞬间屏息……    那在岁月中曾经熟悉的温柔而白皙的手,出现在陆可无的身边,有幽幽的、清脆的人声,将他推到一边。    

仿佛沉眠了千年万年的声音,在此刻悄然响起,为了心爱的爱人,轻声而颂。

木婉清站在狂烈风中,微微泛红的眼睛望着陆可无,白皙的脸上却仿佛有淡淡笑容。    

那风吹起了她浅白衣裳,猎猎而舞,像人世间最凄美的景色。    

陆可无的心沉了下去。   

突然,他张开了口狂呼,却被狂风逼了回来;他疯了一般跃起扑向木婉清,却被神秘气息弹开,血红的双眼中流出了红色的泪,淌过他的脸颊。    

那个风中的女子,张开双臂,向着满天大雨,向着地狱陨坠。      隐约中,一个苗条而凄婉的身影,从半空中缓缓落下。    天地间,忽然全部安静下来,只有一个声音,撕心裂肺一般的狂吼著。   

“不啊……”    无尽的黑暗,笼罩著整个世界,他在黑暗中发抖,不敢动弹,不敢面对,不敢醒来!    可是,他终究还是醒了!    颤抖的手,慢慢的握紧,再放开,慢慢的,睁开眼睛,仿佛这样,也需要他全部的勇气

……

大三那年,莫山山上网搜索工作机会,无意之中看到了一条叫“雅虎搜星”的海报。

莫山山心动了,她虽知机会渺茫,却仍决定去试试,毫不犹豫的报名参加了。

其实,这个让莫山山抱了一万分希望的真人选秀节目,不过是雅虎公司为了推广自己搜索引擎打出来的噱头,连评委之一的尤小刚都说,别太在意,选出来的不见得红,我不太相信一个没经过训练的人演一部戏就能成为一线明星。

那时的莫山山根本不知道这些,她傻傻的相信着,这个机会能圆她一直想演戏的梦想。

在众多参赛选手中,莫山山是完全没有优势的。跟她一起来参赛的,都是十八般武艺样样齐全,有的会跳舞,有的会钢琴。而莫山山呢,全凭上学时文艺晚会的一点经验,也不圆滑,舞台上,有点愣愣的。

就是凭着这股傻乎乎的愣劲儿,莫山山竟然一举夺魁,拿到了尤小刚组的冠军,拍了一则名叫《跪族》的小广告,饰演祖上皆贵族的周氏小姐。之后被冠以“尤女郎”的称号,顺利签约华颂,成功进入了演艺圈。

成功傍上尤小刚的莫山山并没有迎来事业的春天,而是迎来了事业的寒冰期,华颂内部处处是大佬,哪里轮得上她这个小新人出头?

所幸她遇上了张文导演这个知音,力排众议,让她这个圆脸女孩出演了《云熹传》这个大女主剧,从而在她大四时一炮而红。

爆火的同时,负面新闻也是接踵而来。自出道一路走来,莫山山都保持着清纯可人的形象,然而,很快这种美好便幻灭了。

一位名叫李振盛的摄影师暴露《云熹传》存在权色交易,莫山山牵涉其中;之后,又有一名叫“辣笔小球”的网友直接圈了莫山山,要求她出面证明自己过去没有陪过公子王孙。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更多的黑料趁势而起,有人说莫山山整过容,并附上了出道时胖乎乎的照片;有人说莫山山被潜规则,还将过程描述得淋漓尽致。

无奈之下,莫山山只能暂退娱乐圈。

就在前路渺茫的时候,莫山山上个学期回家前随手投的一个外贸公司居然打电话来叫她明天去面试,但电话里听起来挺不靠谱的,面试的时间定在早上八点,地方又偏僻,怎么听都是觉得挺吓人的。她从接到电话到现在一直都在考虑要不要去。

上网查了一下那个公司的地址,发现和陆可无读的学校很远,打了电话求证后,悬着的心也放下了。

第二天一早,闹钟把山山吵醒,山山起床准备,她化了个淡妆,穿了正装高跟鞋,自己看看镜子都觉得有点不敢相信镜子里的人是她,两个字——别扭。想到待会儿还要用这么别扭的样子面试,就想把自己给掐死算了。

这么早的公车都是些晨运的老人,山山把位置让给了一个老太太,老太太一路就拉着她聊天,还一直很好心地劝她说化妆对身体不好,以后不要化妆。山山也不知道怎么跟她解释,只得一直点头微笑。

她在xx理工大学的公车站下了车,然后叫了计程车直接到那家公司楼下,那个鬼地方真的偏僻,除了两三栋大楼就是公路和草,感觉平时都会有狼群出没似的。

莫山山上去,公司里面还是挺正规的,前台小姐叫她上五楼去面试。莫山山想了一下就问她说:“请问大概要面多久呢?”“大概一个来小时吧。”

面试挺随便的,还不到半个小时就结束了,就一个女的用英语和她聊了一会儿,大概问些经验和薪水之类的,莫山山对外贸这方面没什么经验,就实话实说了。那女的也没说什么,让她回去等通知。

一般这种状况就是没戏了的意思,但山山并没很在意,毕竟一想到如果以后都要在这么鸟不生蛋的地方工作,那也是挺郁闷的事。

她在马路上走了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拦到计程车,也没找着公车站牌。

她走着走着就发现不对劲了,一辆摩托车在她身后突突突突地绕着,她心一紧,这个城市是禁摩托车的,哪来的摩托车?她一手拉紧挎在肩上的包包,一手偷偷地从包包的侧边口袋掏出手机放入上衣口袋,然后加快脚步,心里默默地祈祷着。

两条腿毕竟走不过两个轮子,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摩托车从她身边呼啸而过,坐在后座的人伸手过来扯她的包包,她一惊,连忙把手放开,但还是太晚了,她连人带包被扯出了好几米远。等到她回过神来,摩托车也早以没了影踪,她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手臂和小腿都是一阵阵的刺痛,她知道她应该流了不少血,但她不敢去看,她晕血。

她左顾右盼了一会儿,才从上衣的口袋掏出手机,打了电话给我让我过去。

山山收了电话,想缩起腿来抱着,但手一碰到就觉得很痛,只得作罢。她眼睛一直不敢看自己的脚,只得失神地看着远处,等待计程车的出现。

我在校门口拦了辆车就匆匆往莫山山说的地方赶,她说的地方离我们学校不远,很快计程车就到了那条路上,我让司机放慢速度,慢慢地搜索着她的身影。

我总算是在一家还没开的店门前找到了莫山山,本来我以为会看到一个哭得跟泪人儿的莫山山的,没想到她只是紧紧地咬着下嘴唇,眼线在下眼睑晕开了黑黑的一圈,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始终没有掉下来,望着我,一脸倔强。

我皱着眉头看她,小腿上被磨破了一大片皮,鲜血淋淋的,衣服的袖子也被磨得破破烂烂。我突然就觉得有一股莫名的火,这女人到底怎么回事?怎么能把自己搞成这样?

莫山山看愣了,我从计程车下来的那一霎那就像是上帝给她派来的天使,米白色的上衣,牛仔裤,Nike球鞋,我站在她面前,晨光中我好像头上多了一个金黄色的光环,身后长出了一双洁白的翅膀。

我伸手去拉她,她就着我的手想顺势站起来,但是还没站起来就因为手和脚的刺痛而低呼了一声。

我放开拉她的手,半蹲下来,说:“抱稳我。”

山山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我一把打横了抱起来,她惊呼一声攀住我的脖子。我把她小心地放进计程车后座,自己绕到前座去,对司机说:“司机大哥,到最近的医院。”

司机边发动车子边好奇地问:“小姑娘怎么了?脚受伤了啊?”

我冷着个脸不答话,山山过意不去就勉强笑着回答说:“在路上被抢了包,被车拉着拖了几米。”

“哎哟,这个世道真是不像话,小姑娘这样都不哭,真勇敢。”司机大哥一手握方向盘,一手还对着后座竖起大拇指。

我透过后照镜看她强颜欢笑的脸和血淋淋的腿,忍不住又皱起了眉头。我拿过司机面前的一盒纸巾,递给后座的莫山山说:“擦一下你腿上的血。”

“好。”结果纸巾,放在空着的座位上。

我发现她完全没有动作,忍不住又问:“干嘛不擦掉?”

山山忍不住在心里诅咒了一下我的龟毛,但还是好声好气地说:“不用了。”

“你等下血滴到人家的车怎么办?”我忍不住说重话,我看到她那都是血的腿心就揪着地不爽,而且都是血盖着,完全看不到伤势的轻重。

“啊没关系啦其实。”司机插进来说了一句。

她恨不得把身上的血都往我身上抹,气死她了,害她之前还以为我是暖男呢。

“擦啊,你磨蹭什么?”我等不到她动手,又催了一句。

“你烦不烦啊,我晕血,怎么擦?”山山不耐烦地吼了一句,她自知长得不是娇滴滴的模样,所以晕血这个毛病她向来能不说就不说的。

我一愣,才对司机说:“司机大哥麻烦靠边停一下。”我拉开前车门下了车,然后开了后车门坐了进去。

她被我的动作搞得一怔,该不会说我烦就要被扁吧?

“司机大哥开车。”我说完从纸巾盒里扯出几张纸巾,俯下去轻轻扶起她的小腿,然后轻轻地擦拭掉她腿上的血。

我看着她腿上渐渐露出的皮肉,不仅是血肉模糊而且还有一些沙子陷在肉里,心里好像有把火腾腾地燃烧着。

山山僵硬地坐直身子,不敢看我手上的动作,只得一个劲地盯着我头顶白白的发旋,心跳得飞快。

“以后不准再一个人出去了,知道?”我温柔地说着。

陈星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