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场电影

第49章 寒风刺骨

又过了一天,可网络上辱骂诅咒我的人依然络绎不绝,什么整容,什么做鸭,什么吸毒,什么同性恋……仿佛一有时机能踩几下算几下。

这个世界,谁对谁错真的很难辨别,哪有那么多名侦探柯南,一传十,十传百,错的变成对,对的变成错,我们可以辨别那么多的传言吗?

那些以前骂我商业化作品庸俗没有阳刚的其他没有红的网络作家,在厌倦了以前的那些论调之后,现在终于找到了新鲜的话题,整天纠缠着抄袭抄袭,似乎我所有心血付注的作品,以及从小到大的努力,全部都是狗屁。甚至有一些“我还奇怪为什么他的书卖得那么好,原来是抄袭的呀”之类的荒谬言论,山山有时候听到那些记者的话简直想吼他们有没有脑子啊。如果是两本一样的小说,那干吗要抄了之后才会受到欢迎呢?

可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就像陆可无对山山说的那样,其实无论是何种结果,受利的都是肖奈。山山知道陆可无说的是事实,心里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可是咽不下又能怎样呢?也只能暗地里无数遍地诅咒而已。

山山每天都借助她爸的关系在网上删贴,每次都叫那些无知的网友自己去翻翻两本书,看了再来说有没有抄袭的问题,可是一想这样的话不是正好就让《繁华如梦》大卖了吗?于是赶紧补一句,不要去看啊!

结果第二天的报纸就有消息出来说:李海海心虚,于是教唆好友阻止别人看《繁华如梦》,但是依然无法阻止好作品的受欢迎,《繁华如梦》荣登销量排行榜第十名。

山山在看着那些报道的时候捂着嘴哭了。那些眼泪流进指缝里面,蒸发掉,剩下细小的白色的盐。

我从最开始的愤怒,到后来的沮丧,再到后来的难过,最后终于又完全变成了高一父亲创业失败时候的样子,像是两年里面,时光飞速倒流,一切重回十六岁长满香樟的时代。重新变成那个不爱说话不爱笑,没有表情,独自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的李海海。眼神如降临大雾,越来越浓,越来越浓,直到遮断了所有通向内心世界的道路。

能够让我伤心的,应该就只有那些曾经一直支持着他可是现在却在讽刺着他的人吧。我每次想到这些,都感觉伤心的情绪像是潮水一样漫上来,甚至很多时候都想要去给那些肤浅的人一耳光,告诉他们,你们这样的人不配喜欢我。

那些“小海我们永远支持你”的话语中间,是无数的鲜红的大字:李海海你这个狗屎只会抄袭。抄袭的人滚回家去不要来污染这个美好的世界。

或者:以前喜欢你,现在才知道,从一开始就是抄的,你不再是我心目中单纯的李海海了。我讨厌你。

雪中送炭的情谊远比锦上添花更有意义。那些鲜红的字像是心里流出来的血,我呆呆地看着,也忘记了难过,忘记了说话。而旁边,是捂着嘴、低着头泣不成声的山山。

这嘈杂的世间,只剩下我拳头握紧,指关节发出咔嚓的声响,一张惨白的脸,和沈千寻哽咽的声音一字一句骂出来的“我X他妈啊”。

在走廊的尽头,我格外响亮的说了句“最好使坏的人不得好死啊”,我在带着哭腔的骂声里,将我心里最后一层道德纱布毅然撕破。

在我寒冷刺骨的时候,只有心爱之人,手足之人似骄阳般普照着我,可人性的冰凉,怎一点暖意就能轻意拂去。

我咬破了嘴唇,苦涩的血流进嘴里。是最苦最苦的苦味。

窗外像是天光逃窜的深秋。寒冷已经不远了吧。

我沉重无力的身躯无法控制地倒在了冰冷湿寒的地板上,陆可无坐了下来抱过我的头,眼泪流下来。

“不会的,爱你的人永远都是爱你的。李海海,在我心里你依然是从前那个少年,没有一丝丝的改变。你一定要相信。你一定要相信我。”

你一定要相信

你一定要相信我。

哪怕所有人你都不愿意相信了。

你也。一定要。相信我。

陈星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