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子秦王妃

第5章 吃酒去

“娘!”江翎蓝不可置信地看着赵氏,眼眶发红。

而赵氏何尝不是如此,她的手还在隐隐颤抖,她就是这样打在了自己女儿的脸上。

可是她不能容她再胡说下去了。

她收起脸上的心疼,绷起脸来说道:“容得你胡闹撒泼,母亲教你的都忘干净了?瞧瞧你刚刚的样子,生气起来慌不择言!”

“我......”江翎蓝心痛欲绝,还欲说话,可又迟迟说不出话来了。

这一巴掌打得响,整个屋里陷入了短暂的寂静,下人们都低下了头。

“这是怎么了?”门口突然又来了一人一仆。

“李少爷?”久久不说话的四夫人站起来说道。

只见来者年方二十,鼻子高挺,薄唇,眉毛弯弯的,眼含秋波惹人怜爱。

他的额前飘荡着几缕乌发,穿着一件蓝色云翔符蝠纹劲装,腰间系着一块白玉佩,披着灰色的大氅。

“司珺?”江老爷不耐得脸上又赶忙强装起了笑容,而后冲着身边的下人说道:“愣着干嘛?快去备茶。”

李司珺笑笑道:“江老爷不必了。听闻今日江二小姐结婚,父亲特意托我带来了几份薄礼,祝愿新人长长久久。”

李司珺心里暗想自己来得恐怕不是时候,但是却不能表露出来,只当作不曾看到,不曾听到。

他的父亲本同江老爷是同乡发小,后来一个求财,一个求功名,各奔东西。如今生意做到了京城来,这份关系自然也要拾起的。

来前他还想,之前那个小时候最喜欢欺负到他头上的小姑娘如今不知道是不是还是横行霸道?

他特意瞧了瞧江翎蓝,只见她站在母亲旁边,脸上一片红肿。

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旁人欺负了她?

“司珺,好久不见。”赵氏看到李司珺的目光,开口笑道,“还记得之前抱在怀里还是小娃娃,如今已经这般大了。”

李司珺收回思绪,笑笑道“是啊,我还记得当时您经常带着我们不听话的小孩子扔石子丢沙包跳房子。”

江翎蓝只觉得耳边嗡嗡的响,确实什么也听不见了。

她冷漠得看着屋子里的人散去,二小姐回房等着,她母亲的凤冠也要被取来用。

江老爷最好面子,怎么会让外人瞧了他们江府的丑事去?

“翎蓝你也回房去吧。”江老爷朝着江翎蓝叹了口气说道。

只见江翎蓝脸上的红印子惹眼,头发也有些乱糟糟的。

江翎蓝冷笑一声,而后反而径直朝着门外走去。

“江翎蓝!”江老爷一惊怒斥道,“你这是又要去哪里?”

江翎蓝步子一顿,忽而回头粲然一笑,朗声说道:“吃酒去!”

反正不管她是贤良淑德还是恭敬仁孝,都不过是不得父亲喜欢,不能庇护母亲。

这大宅院子她早就住的憋气死了,她必须得出去透透气。

“你!”江老爷又是一拍桌子,可是看到李司珺还在,又收敛下脾气叹了口气说道:“找司珺你看笑话了。”

“翎蓝素来直来直去,不拘一节。”李司珺看着江翎蓝的笑容也不觉会心一笑摇摇头道。

“她?”江老爷迟疑道。

江老爷努力回想,却发现自己对于大女儿的记忆格外模糊。

李司珺抬起茶饮了一口笑,便也看破不说破,眼神看向了门外。

“江老爷,时候不早了,小生也告辞一步了。”过了一会儿,他沉吟道。

乌龟不怂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