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河岸边的女人

汝河岸边的女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09章

到了张小菲去BJ上大学的日子,本来张一山和卢洁是打算,他们夫妻俩和女儿,先从向阳老家汽车站坐上开往洛城的长途客车,然后在洛城高铁站坐上高铁去BJ,可是面对小超执意要去送张小菲的要求,只好答应了李珺提出的建议,那就是动用公司的商务车,李珺和小超和他们一同前往BJ。

张小菲和小超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去首都BJ,因此两个人格外兴奋,一路上坐在高速公路上疾驶的汽车上,一边欣赏着沿途祖国的大好河山,一边低头不断地窃窃私语……

他们是一大早五点半就出发了,从他们向阳老家距离BJ全程约878.8公里开车10小时左右,大约在4点左右,就到了BJ大学。

司机齐师傅刚把车停好,张小菲就和小超迫不及待地下了车,也不管行李啥的,两人快步来到BJ大学门前,小超一脸羡慕地抬头看着不远处那古色古香四个大字“BJ大学”,他不由自主地掏出手机,笑着对张小菲说道:

“小菲,你现在是一名BJ大学的大学生了,来,来,快点站好了,让我给你拍个照片!”

张小菲一脸微笑着,站在BJ大学的大门口,小超拿起手机,一连拍下几张照片。

李珺和小菲的爸爸妈妈,从汽车后备箱里拿出张小菲的行李,也是一脸笑意地来到他们面前。

“这就是BJ大学呀!”李珺满脸激动地看了又看这个当今国内一流大学的大门,眼里也不情不自禁地流出一股浓浓的羡慕,她回头对小超喊道:

“小超,来,你和小菲站在一起,让妈妈给你们拍个照,可好!”

可是任凭李珺如何喊叫,小超死活都不愿意去和小菲合影留念。

张小菲知道他心里是如何想的,因此也不勉强他,只是仰起笑脸:

“小超,加油,我在BJ等你!”

小超低着头,嘴里嘟囔道:

“放心吧,咱们明年见!”

众人带着张小菲进入BJ大学,帮着张小菲办理了入学相关手续之后,张一山就在学校附近找了一家招待所,打算先住下。第二天,张小菲又和他们一起去BJ四处转了转,到了后天,小超一行就要离开BJ,打道回府了。

在回去的路上,小超没有了来BJ时的兴奋,一个人悄然坐在汽车后排,一直翻看着手机,沉默不语。

坐在身旁的张一山看到此景,轻声鼓励道:

“小超,我听小菲说,你学习根基不错,只是在高考时发挥失常,伯伯深信,只要你在复读期间,努力学习,到了明年高考时,一定要沉着应战,就一定能考出个好成绩,实现你来BJ上大学的梦想!”

小超只顾低头看着小菲的照片,仿佛压根都没听到张一山的这番鼓励的话语,坐在前排的李珺扭头看了一直低头不语的儿子,嘴里不由得嘟囔道:

“小超,干嘛呢,一路上闷闷不乐,你没听到一山伯跟你说话呀,一句话都不说,咋这么不礼貌呀!”

小超还是不说话,只是把头埋的更低了。

“好了,好了,咱都别说话了,让小超一个人静一静吧!”卢洁笑着劝道。

一到家里,小超谁也不理独自,一个人默默地进了自己卧室,一直到吃晚饭的时候,也不出来,丁飞看见了,心里也颇为惊讶,他来到儿子卧室面前,轻轻敲了敲门,然后大声嚷道:

“小超,快点出来,你看看,你妈给你做了你最爱喝的小米稀饭,爸爸还给你买来了热烧饼呢!”

可是任凭丁飞给喊破了嗓子,小超人家就是不开门。

李珺在外面也是气得不行,嘴里嘟囔道:

“这孩子,是看到人家小菲考上BJ大学了,这不,自己心里又自卑了!”

就在此时,突然小超“哐当”一声,打开了门,从卧室里走了出来,刚好听到妈妈嘴里说的这句话,于是就气急败坏地嚷道:

“妈,爸,你们天天絮叨个没完,烦死了!”

“小超,你要是有本事,也考上BJ大学,让你妈妈脸上也光彩光彩呀!”李珺也不知道为啥,嘴里竟然冒出这句话。

小超一听,越发气得不行,他看都不看爸爸、妈妈一眼,扭身就走出家门,李珺望着渐渐远去儿子背影,追到大门口,气急败坏地问:

“天都这么黑了,你又要去哪?”

“甭管我,我去我姥姥家!”

“这孩子,真是没治了!”李珺哭丧着脸,一屁股坐在餐桌旁,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喊起来。

小越看到了,也不敢大声说话,只顾埋头喝着自己碗里的小米稀饭。

丁飞见状,小声嘟囔道:

“珺珺,不是我说你,你说这话,太伤儿子的心了!”

李珺一听这话,就火冒三丈,她突然站起身来,恶狠狠地说:

“自己没本事,还让人说不得,好,好,这个家我是待不下去了,啥都是我的的错,你们都干啥都是对的,我走,还不行呀!”

说完话,李珺也站起身来,扭头就直奔大院而去。

“妈,你去哪?”小越怯生生地问道。

“不用你管,这个家今后交给你爸管吧,你今后学习、生活都让爸负责!”

李珺气嘟嘟地撂下此话,骑上电动车,也离开了家。

丁飞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一对母子,一前一后离去,面对着自己小家这一地鸡毛的现状,苦笑一声:

“越越,甭管你妈和你哥,来,你吃个烧饼!”

小越听话地接过丁飞递过来的烧饼后,放到嘴里咬了一大口,然后笑着说:

“爸爸,我听你的话,好好学习,将来考个好大学!我可不像我哥那样,三天两头,惹妈妈和您生气!”

“好咧,我家小越是个好孩子呀!”丁飞欣慰地摸了一下小越的头,有感而发。

李珺骑着电动车,出了家门,不一会儿就来到繁华的大街上,她漫无目的地穿梭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在夜灯阑珊中,不知道自己去往何处?思来想去,这才把电动车停靠在马路旁,掏出手机,给林美丽打了电话:

“美丽,你在哪呢?”

“我能在哪?在家呢,咋了,珺珺姐,有啥事?”

“我、我……”李珺话还没出口,一行热泪夺目而出,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咋了,珺珺姐,是不是又和……”

还没等林美丽把话说完,李珺就率先打住了她接下来要说的话,语气不容反驳地说:

“我现在就去你家!”

林美丽被李珺这次不请自到的来访,吓坏了,她一看到李珺,就觉得不对劲,只见李珺满眼通红,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嘴唇气得直发抖,可就是说不出话来。

“珺珺姐,你这是咋了?谁又惹你生气了!”

“老、老丁家大大小小没一个好东西!他们,他们都气我!这日子没法过了!”

李珺断断续续地发泄着,林美丽静静的听着,看着李珺满脸泪水,她悄然递给她一张纸巾,轻声劝道:

“珺珺姐,你现在可是咱们向阳县的名人呢,这带着山区几百户农民脱贫攻坚最后战役的胜利,可都全靠你了!你可不能由于自己家庭上一些事,拖了咱们向阳县今年摘取国家级贫困县的后腿呀!”

李珺本来是心里难过得很,可是当她看着一本正经的林美丽,听到这些冠冕堂皇的话语,忍不住破涕为笑,抡起拳头,使劲捶在林美丽身上:

“美丽,哪有你这样劝人的呀?我都烦死了!”

“珺珺姐,你也不想想,人活一世,哪有那么顺利的呀,咱们普通人的一生中,谁还没个沟沟坎坎的,说句实话,自打二毛走了以后,我过的是啥日子,你也看到了,你现在不但有事业有成的老公陪着,还有两个听话的儿子,个人公司又搞的风风火火的,你摸着自己良心说,在咱这向阳县这个巴掌大的地方,有多少人羡慕你还来不及呢?”

“美丽,你说的也没错,我知道你心里的苦,可是你女儿争气呀,这眼看着就要大学毕业了,又找了一个好女婿,像岳中华这样优秀的男孩,可不多见了呢,你的苦日子算是熬到头了,这美好幸福的生活,正一步一步地向你走来,等粤豫结婚后,少不了孝敬你这个亲妈!”

林美丽听到此话,心里虽然欢喜,可是嘴里说出话,却不饶人:

“你甭给我听粤豫,这女儿现在越来越不像我女儿,谁曾想眼看着女儿一天天长大了,现在看来,早晚人家翅膀硬了,想着极力飞出我这片小天地,我也想明白了,对谁好都不如对自己好,你看看我这姑娘,现如今,一见面,话都很少,人家都说这姑娘是娘的小棉袄,我看呀,她就是讨债鬼,我们娘俩,一见面,三句话没说完,就要起争执,哎,我还没说个啥呢,人家小嘴巴一撅,眼睛眨巴眨巴,这眼泪先下来了,每次都是说我不可理喻,说要去找人家干妈去!”

李珺本来是窝着一肚子火,来找林美丽诉苦的,可她万万没想到,自己还没发泄一番呢?

这林美丽缺一点也不不客气,这不,自己却把她满肚子的苦水不停地往外倒:

“美丽,你可真心狠,眼看着你大姐这满肚子委屈,不同情就是了,这反过来,还猪八戒抡家伙,倒打一耙!”

“大姐,那你说说,现如今,粤豫和谁最亲,心里话,和谁说得多!”林美丽满脸委屈地问道。

“这,这……”李珺一时语塞,不知道说啥好了。

“珺珺姐,看看,一说到你,你就这样,这些年,你想想,我这姑娘不和她亲妈亲了,倒是和你这干妈亲,我看呀,她成了你的贴心小棉袄了!”

林美丽说到这里,突然脑海里浮现出当时自己女儿当着人家杨市长那么大的领导,说的那些豪言壮语,越发气得不行,嘴唇自发抖:

“珺珺姐,你知道吗?现如今你在我眼里就是那十恶不赦的黄世仁,我就是那白毛女?”

“啥?美丽,你个没良心的,枉费我这些年对你的好了,到头来,我却成了十恶不赦的“黄世仁了!”李珺说着,说着也气得不行了。

林美丽才不管她脸上表情变化,依旧低着头在哪喋喋不休地埋怨道:

“人家黄世仁也比你好,起码人家一出场,大家伙都知道他是坏人,你就是一匹披着羊皮的狼,良心大大地坏了,不但让我为你打工一辈子,还想让我女儿继续为你服务!”

林美丽说到这里,忍不住眼圈一红,也低声哭了起来:

“哎,我这命咋这么苦呀!”

李珺看到林美丽这么难受,竟然也哭出声来,尤其是听到她说起关于粤豫的事,忍不住“扑哧”一笑:

“美丽,不是姐说你,活该你倒霉,你也不想想,这些年,粤豫为啥不和你亲?”

“这还不是上了你这资本家的当,当初你说的可好听了,说啥我管干活,你管后勤,也怪我没文化,信了你的鬼话,现如今,我做梦也想不到,我那上名牌大学的好女儿,竟然被你骗得滴溜溜转,这好不容易上个好大学,眼看着就有离开咱这向阳山窝窝了,就因为你说的那一番发至肺腑的演讲,就将我女儿的大好前程都毁了。”林美丽越说越伤心。

李珺心里不知为啥?却是越听越感觉到喜悦,她难以隐藏内心的幸福,忍不住站起身来,来到林美丽身后,紧紧把抱了起来:

“傻妹妹,你就那么狠姐姐呀!”

“恨你,恨你,就是恨你!”林美丽一边用手使劲地捶着李珺的后背,一边喋喋不休地说着。

“好了,美丽,你也是这么大的人了,咋还像个小孩子似的,你忘了当初咱姐妹俩成立公司时,为啥叫美珺艾制品有限公司了吗?”

“这还不就是个名字呀!”林美丽傻傻地问。

“美丽,自打咱们在毛巾厂相识以来,这风风雨雨几十年的姐妹的交情,难道说到现在,你还不清楚姐是咋想的呀!再说,你自己摸着良心问问,我何时把你当成打工者来对待呀!”

面对李珺这番肺腑之言,林美丽也难为情地擦了擦眼角那几滴残留的泪珠,可是嘴上却依旧不依不饶地说:

“珺珺姐,给你说句实话,每当我看到自己女儿粤豫和你那么亲热,我就心不甘,情不愿!”

“你呀,真是个傻子,哪有这么说自己亲生姑娘的呀,再怎么说,粤豫不还是你的亲女儿,我对她再亲,不也是她的干妈,这血浓于水的母女关系,啥时候都不会变呀!”

“再说,将来咱姐妹几个努力经营的这家公司,不交给粤豫,你说交给谁呀!”

面对着李珺的这番长远打算,藏在林美丽内心深处的委屈,瞬间消除了,她这才抬起头来,一脸关心地问:

“对了,珺珺姐,你今天是咋了?”

李珺伸出手指,在林美丽脑门前轻轻一弹:

“美丽,你个没良心的,姐姐本来今天是一肚子委屈,找你诉苦了,这到了你家,我还没咋开口说话呢,倒先是听你发了一通牢骚!”

李珺说完此话,这才把儿子小超送张小菲去BJ上大学,归来后的表现,一五一十地说个明明白白,林美丽听了,她笑着对李珺说道:

“我还以为你又和我丁飞哥生气呢,原来是为了小超的事呀,这个不难,你也知道咱家小超最听谁的话,赶明,我就和粤豫打电话说说此事,让她好好劝劝她这个小弟!”

“美丽,你这个法子好,那就谢谢了!”李珺听了,连忙谢道。

“珺珺姐,就一声谢字就打发了!”林美丽看了一眼李珺,诡秘一笑。

“你还想要啥?”李珺笑着问。

“你看,天都这么黑了,我还没吃饭呢!”

“就这要求呀,走,今晚姐请你吃烩面!”

“哎呀,珺珺姐,你可真大方,我都给你解决这么大的难题了,咋,就一碗面条,就想打发妹子呀!”

李珺看着眼前这位百分二百不情愿的傻妹妹,笑呵呵地问:

“你想吃啥?”

“我想吃火锅!”

“火锅,就咱两人,咋吃呀!”

“要不,现在叫上小燕、小红、小翠,对了还有卢大姐!咱们姐妹们好久没在一起聚一聚了!”

李珺听到林美丽这个建议后,连声赞道:

“美丽,你这个建议好,这样,咱们分下工,小翠、小红有你负责联系,小燕和卢洁我来负责叫,咱们姐妹们今晚小肥羊火锅店相见,不见不散!”

“好,今晚咱们姐妹们,不醉不归!”林美丽仿佛那香喷喷的羊肉,已经涮出锅了,馋的自己满嘴哈拉水。

李珺笑着看了一眼林美丽说:

“美丽,你看你就这点出息,一说吃火锅,你看看你这幅馋样吧!”

“我这就去拿酒!”林美丽说完话,扭身进了厨房,不一会儿,手里就提着两瓶酒,李珺一看,忍不住惊呼道:

“今晚要喝白酒呀!”

林美丽白了她一眼,笑着说:

“甭装了,珺珺姐,曹操说的好:“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今晚,咱们姐妹一醉方休!””

恒传录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