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倒计时

第36章 同病相怜

我在老隋朗读的偶然里,被他的头顶上的阳光照射,苍白的手不知道该放到哪里。

他这是在教我如何的释放那些蚂蚁,还是在教我如何的驾驭那些蚂蚁,还是等我释放了蚂蚁,他就一把火燎了它们,我有点害怕老隋的热情。

老隋把诗歌放到我手上,桃花眼里的忧伤居然翩翩的飞走了,是在我低头看诗歌的时候。

老隋昨天被老婆苗小娟点透了,青春期的孩子谈恋爱是很正常的,如果不歪门邪道的,还有可能在学习上是有帮助的。

现在最明显的例子,毛羽彤的学霸风格正带领他们的儿子,奔跑在高考的辉煌大桥上。

这说明,青春期的谈恋爱一正一反,不能一锤子把所有的可能都钉死。

老隋一脸得意的样子,比他下棋得到小金库里的钱还开心,他是觉得自己的孩子情商是有点低,要不到现在也没有成功的谈过一次恋爱。

好不容易有个爱害羞女孩主动点,还把儿子吓得不敢高声语,只能悄悄的和他分享,分享人家今天又笑了,又脸红了,这么简单的问题。

这个想法他可不敢表示出来,毕竟自己还要和儿子连成一片,享受儿子知识得来的奖励呢。

老隋的小心思我不知道,但我能感觉到他对我的情商小有侮辱。

乔钺曾经也这样的说过我,他说我徒有虚表,不会利用自己长相的优势,建立一个美丽的后花园。

特别他的地下皇宫辉煌的时候,他带着我欣赏时,我就像一只没见过阳光的土拨鼠,灰头灰脸的跟在他身后,被他的口水浇个透心的凉。

难道我真需要一个高僧了吗?摸摸自己的头发,手放到下巴那里,点了好几下,这是老班聪明爆顶时的动作。

我被老隋留在书房里学习,学习诗歌,学习怎样发展自己的情商。

看来昨天晚上老妈带领着她忠实的追随者老隋,在书房里就策划这些诗歌散文了,这不是让我给人家女孩撒糖吗?这不是想要利用人家女孩喜欢我,盗取人家的知识吗?

他们怎么会知道,其实我也很想试试,试试我到底敢不敢释放自己的薄荷味的荷尔蒙。

我不释放自己的蚂蚁,是始终记得老妈给我的忠告,她说,任何可能发生的事情都会有最坏的方向。

阳光把绿色的植物照成一团糟的时候,英语老师又坐到了我们面前,这是因为生病的数学老师还不方便给我们上课。

英语老师穿了一件葱心绿的卫衣,显得她很年轻干练。

“我们今天不讲题,就讲一讲我刚毕业实习那段事吧。”我们这些傻孩子,居然有几个热烈的鼓掌了,我也在内。

我刚毕业的时候,有人说我个太小,压不住你们这样调皮的孩子。

说真的,若不是我父亲一位老教师逼着我学教育,我现在指不定真的在北上广发达了。

我的研究生身份让学校很骄傲,校长就把应届“最好”的一个班交给我,据说里面的孩子家长有几个身份特殊。

第一次进班级,我穿的很随意,站在讲台上感觉自己的位置高大威猛。

然而现实的夏日的暖风把我的骄傲吹到墙外的几棵果树上,我的骄傲就像果树上最红的果子。

你们知道咱们教室后面的几棵果树吧,每年暑假一过,果子就比叶子好看,硕果累累的压弯了枝条,很多熟透的掉落在地上,地上飘着腐烂的香气。

唯有几处高立树枝上不失艳丽的果子还在枝头,那果子的艳红让你垂涎欲滴,却闻不到一点的果香。

是的,红得太鲜艳的果子里有了虫子。

对,我的骄傲就是那条躲进果子里的虫子,我被眼前的孩子们吓到面无血色。

他们自顾自的玩着手里的东西,包括手机,包括游戏书,包括我都不认识的智力玩具,什么杀。

我的存在就像他们眼里的空气,一气之下,我把讲台上的东西甩出去了,尤其那盆长得胖乎乎的花,一看就是滥竽充数的把自己装进花盆里的草。

我就觉得那盆多肉太碍事,它挡住了我,没有人发现我的存在。

我不是生气,是害怕,害怕我自己的坚持。

当我的脚迈出班级门的那刻,我的师父,你们老师恰好的站在那,他黑黑的眼睛看向那些正在看我热闹的学生。

我们都静了,我师父拍拍我的肩,示意我站住。

他走过去把那盆多肉捡起来,很心疼的说:“这多肉啊也叫花,开出来的花虽然不大,但很有自己的特点,一朵朵都紧密,都是花苞蕾蕾。”

师父把碎了的花盆一点一点的掰掉,花土被花根抱得紧紧的,根本没有散开。

“你们看,这花根的力量,谁能想到,小小的多肉居然还有这么大的根系,它呀这是在自我保护,所以它才不会死掉。”师父的话让我脸红,我站在门口不知道该进该退。

这时候有一个正在玩手机的孩子站起来,他是一个很精神的男孩,他把窗台上的一个空花盆拿过来。

我师父就和他一起把那棵多肉栽进去,男孩又把地上的东西挨个的捡起来。

教室里很静,又有几个孩子站起来,手里都拿起了工具,很快把讲台的周围打扫干净。

我重新的站上讲台,重新的看向他们,那个精神的男孩大眼睛很干净,他喊了一声“起立!老师好!”

我的眼泪没有止住,瞬时流下,我看到的都是多肉,会开花的多肉。

我师父在办公室的门口等我,他背着手,看向操场。

他的头发很黑,其实是染上去的,他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最年轻的一面放到他最喜欢的地方。

操场上有许多的学生,汗流浃背的追逐一个带着他们跑的球。

“你了解多肉吗?那种花的特点不是能开花,是它本身长得比花好,它本身就有颜色。”师父慢慢的说话,就像果树地上落满熟透的果子,香气浓郁,沉浸泥土里。

“你呀,以后再有脾气你得想好了怎么发,不能自己出去了,连个回来的理由都没有了。”我的脸又红了。

说真的,若是没有师父“偶然”的站在那,我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办。

“他们再淘气,再是妖魔鬼怪,你也得知道,你才是太白金星。”师父悄悄地告诉我,我得有两个好朋友,至少在我失控的时候,不至于我孤家寡人的。

英语老师讲到这里,眼睛里有点酸,声音里有点哽咽,她可能是想起了那时的自己,想起了青春年少的冲动。

她把手边的书展开,声音郎朗的给我们朗读一篇英文版的《小王子》。

我居然被她感动,眼睛里热热的,其实就在英语老师讲到我们老班出现时,我就激动了。

老班那种睿智已经不需要在班级埋眼线了,他就往前面一站,还没有走到讲台上,我们就知道我们是妖,他是太白金星。

新冠病毒肆孽在城市里,让我们从课堂转到家里,我们从抱怨网课被剥削的自由开始到枯燥的面对重复,居然看到了平常严谨古板的老师们,生活里的另一面。

他们和我们一样的彷徨,一样的和病毒斗争,甚至忘了他们自己该保持的面孔,老师们其实一直都很简单,很像个大孩子。

他们也想和我们一样,放下身份,打牌,钓鱼,玩游戏,但是,他们不能,不能让我们这些小妖闻到他们身上的俗人气息,那样仙气就不灵啦。

老隋把饭菜弄好,踩着饭点敲了门,他最近的饭菜做的都很有营养。

“儿子,我昨天看到咱家邻居被你妈他们逮到了。”老隋的口气里有点幸灾乐祸,他是庆幸自己,庆幸自己没有车票的情况下,还在做配送工作。

“你有八卦新闻?”我和老隋都习惯了邻里邻居的八卦,是因为圈养的网课导致的。

“邻居的大摩托是拉风的那种,儿子,他说他的摩托跑车上高速都没人管,他就这样和你妈妈他们说的。”老隋的幸灾乐祸又变成了羡慕,他还没仔细看过那个大摩托跑车呢。

我好像明白了,老隋这是看到我老妈执勤的时候了,他这是悄悄的出去跟踪吗?

“老隋,后来呢?”我的八卦兴趣不在于邻居的摩托跑车上不上得高速,是老隋为何对这事感兴趣。

我和老妈都不知道老隋一直惦记送外卖的活,他心里可带着嫉妒恨的情怀呢。

“你妈妈可牛了,她直接说‘你现在是在我们城市里,不是高速上,所以你的摩托跑车还得委屈了’,你妈妈的眼睛可美了。”我看到老隋的桃花眼美翻了,笑得弯弯的,长睫毛都跟着抖动。

乐得我拍了他肩膀一下,提醒他接着讲下去。

“哎,可惜了,邻居的车证,他的大跑车不能送外卖了,儿子你知道吗?现在送外卖可挣钱了,他才做了十几天,挣了这些。”老隋举着右手,习惯的弯下食指和拇指,丰满的零和三个竖起来直直的手指。

“三千多?!这不是抢劫吗?怎么抢的?都抢了谁的?”我把老隋举起的手握住,生怕那几个代表金钱的手指跑了。

老隋被我的情绪带动的更是亢奋,奇怪地声音说:“送外卖的工作需要街道,医院,交警队审核,才能做的,他这不是浪费了这么好的名额了。”

老隋一脸的可惜,直接露出了他的心态。

“老隋,你不是也想去做这份工作吧?”

敬紫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