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力点只有5该点在哪里

第18章 18.签字

“怎么样?也就是签一纸契约的事情,很简单的小事啦,洒洒水啦~”

酒鬼轻轻的将优优的脑袋扯了回来,优优此时头发上粘着酱汁,扯着游丝从盘子上拉了起来,刚刚撞击盘子的脸已经变得通红。

酒鬼用着自以为很是和善的目光看向这边,一边说着,还轻轻的将那半袋钱币提了起来,在她脑袋顶上慢慢摇晃着。

“对了,这顿饭的钱你还没付吧?只要跟我走……这顿饭算是我请你的喽。”

“开,开什么玩笑,赚点饭钱还是我能付得起的,根本用不着你来……”

优优话还没说完,那个醉鬼大叔就用手掌重重的拍了几下优优的头顶,突然又放声大笑起来。

“你看你这家伙,刚刚说好要把所有的钱都给我,现在又出尔反尔了,我要的,可是你的全部!”

“嘛,对了,说了这么半天,没有纸笔,你怎么跟我签嘛!”

这家伙好似突然想起了什么,直接衣襟大开的衬衣上撕下一块布料,“砰”的一声拍在桌子上。

“诺,就在这儿,写吧,对,签名。”

酒鬼再次咧开了嘴角,拿起面前的盘子,啪的一下摔了个稀碎。

“你不是挺懒的嘛?嗯?笔都懒得用是吧?正好,刺破手指头,不就是现成的颜料吗?”

他指着地上随处可见的陶瓷碎片,笑嘻嘻的,好像是在开玩笑一样。

“我……”

“嗯?”

“我把钱都给你,向你道歉,帮你把老婆孩子都追回来,这套程序,要不暂且就免了哈哈……”

“操!”

他以比之前更加使劲的力道狠狠的把优优的脸砸在桌子上,整个小餐馆都回响起隆隆的声音。

“现在知道说这些了?晚了!”

他把头转向了在一旁一直没什么存在感的麦芽,将那块充满汗臭味的破布推了过去。

“这家伙应该是刚刚不小心撞坏了脑子,现在应该是签不了了,要不你替她签一下?放心,回去之后我会好好善待你的……就和对待自己的婆娘一样。”

他从地上捡起一块尖锐的陶瓷碎片,递到麦芽面前,脸上带着和善的笑,一直眯缝着的眼睛也睁开了一条小缝,浑浊的眼珠一直在麦芽的胸口和屁股上面打量。

“呐,给你,也不用你刺破自己的手指,用旁边这个家伙的血就行……”

见面前这个白发少女依旧是没有答话,酒鬼往前凑了凑,继续满脸和善的说道:“你应该也知道这家伙的名字吧?对,在这里写一下就好……啊,是了,你应该也是被他骗来的吧?之前在镇子上没见过你,她是想骗你什么?骗财?还是……骗色?嘿嘿,你应该还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吧?相信我,这家伙为了自己什么都干得出来!”

“……”

回应他的还是一片寂静,麦芽还是低着脑袋一言不发,只有被他压在胳膊下面的优优传来的难受喘气声。

泪水,已经悄悄地在优优的眼角缓缓下滑。

她的脸已经开始肿起来了,早上点的那一点体力给她带来的抗揍增幅也就到此为止了。

归根结底,她也只是个刚刚成年的女孩罢了,如此被人殴打,被人羞辱,她真的觉得很委屈。

在土豆镇留宿的两年多以来,她几乎从未从他人那里感受到一点关怀,虽然她知道,这其中也有很大一部分自己的因素在内。

可是她的能力就是这样,很多闯出来的祸也不是有意为之的,她只是一个能一点只有五的废人,哪怕是村口的大爷都比不过的彻彻底底的废人。

她在这几年间摸爬滚打,从无数次的被自己的能力绊倒在同一处地方,有无数次的为自己的弱小感到无能为力,也无数次的对自己的无能痛心疾首,同样,也无数次被看热闹的吃瓜群众冷嘲热讽。

可这些事经历的多了,也就慢慢习惯了。她逐渐对所有的事情都漠不关心,将自己封闭在她那一处小小的私人空间里,对一切都大大咧咧的不放在心上,也任凭自己喜怒哀乐——反正也没有人看到,反正也没有人在乎自己。

反正……自己做什么都会被人讨厌。

那反正他们讨厌也是讨厌,不如真正做点让他们闹心的事来好了。

说到底来,还是她自己自私,是一个利己主义者,一切只会为自己着想罢了。

说到底来,还是她从不与人交好,只与人交恶,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罢了。

哪怕自己多有几个人交好,哪怕是能说上几句好话,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整个店面里头跑的连一个人都不剩。

泪水滑进了她的嘴里,咸丝丝的,没有汽儿,并不是她喜欢喝的快乐水,让她高兴不起来。

他此时倒是有些希望,身旁的这位白发姑娘是一个彻头彻尾听自己命令的无脑僵尸,那样就不会出现现在的场面,面临着自己的名字被别人写入卖身契约的风险了。

说不定,她还可以使唤身后的人一拳狠狠的揍向这个压着自己脑袋的可恶家伙。

可惜,麦芽并不是,他只是一个会打扫卫生,可以头身分离的普通的漂亮小姑娘。

如果是自己的话,多半不会在乎这个只相识一天的人的感受,毫不犹豫的将其写在奴隶契约上吧。

毕竟归根到底,她们两个对彼此虽然有些好感,但那还不是能逾越生死安危的感情啊。

等待是一种煎熬。

对于酒鬼大叔,对于优优来说都是如此。

沉默,一向喜欢问东问西的僵尸娘并没有作出答复,白色的头发遮住了她的眼睛和半张脸,以至于让人并不能清晰的看见她现如今的表情。

酒鬼感觉自己像是吃了个哑巴亏,自己面前的这个少女是不会说话吗?还是太害怕了?他突然有一股你想要将那个白发少女揍一顿的冲动,但是或许是因为距离原因,或许是不想破坏那张好看的脸,他终究还是没有这样做。

他又将破布拿了回来,拍在优优的面前。

“我改主意了,要不这样吧。”

“你只需要签上那个白发小妹妹的名字,我这次就放你一马……如何?”

独阳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