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典品

恶魔典品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3章 卢泉生的母亲

“大侠饶命。”上官段郎双脚跪着,双膝并拢。跪的姿势标准又不失风度。

他身上没有一处受伤的地方,甚至连衣服都不烂。

反观获胜者——卢泉生,他上衣破烂,长裤变短裤。看起来甚是狼狈不堪。

他拿着大刀在上官段郎的头上左比划,右比划,就是下不去手。

最后他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你能不能有点骨气?”

“都快死的人了,还要什么骨气。”上官段郎的回答倒也是坦荡。

对方是上官家的五少爷,卢泉生也不好这么一刀下去,于是他只好把上官段郎带回家,任卢秉桧处置。

“真不愧是我的好儿子!”卢秉桧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上官段郎,笑得合不拢嘴:“这趟收获颇丰啊!”

“你的夸奖真让我感到恶心。”卢泉生一脸的嫌弃,他板着脸说:“我的宁神针呢?”

卢秉桧拿出三根针筒抛给了卢泉生,他笑道:“这次干的不错!就多送你一支了!”

卢泉生抓住针筒,小心保管起来。他为卢秉桧卖命就是为了这个东西。

但是对于卢秉桧多给一支的“恩惠”,他却高兴不起来。拿了针筒之后,他就离开了。

卢泉生走了之后,空荡荡的宫殿就剩下王座上卢秉桧和王座下的上官段郎。

“我们这次行动如此的缜密,真不知道卢老爷是怎么发现的。”

“不知道,只是碰巧罢了!”

“哦?那卢老爷还真是气运加身啊!”上官段郎看得出卢秉桧在敷衍他。其实这次行动的被对方知道,肯定是自家有内鬼。

“气运?我不靠那种东西的。”卢秉桧伸手虚空一抓。

“额!”上官段郎腾空飞起,接着他身体上方有青烟升腾。

渐渐的,青烟凝聚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方块。

“唰!”方块被卢秉桧抓在手中。

同时上官段郎掉落在地上。

“呼~”他脸色泛白,出了一身大汗,气喘吁吁。

“折叠?”卢秉桧看着这方块,他注入一点灵气。

“咔咔咔……”方块被拆解开,然后又结合在一起,形成了其他的形状。

“能将空间都能折叠的恶魔典品。”卢秉桧眼里透出了贪婪之色,然后对着上官段郎狞笑着:“你可真的给我送了一个好东西啊!”

“既然卢老爷喜欢,就拿去好了。”虽然身体虚弱得不行,但上官段郎说话气息还是挺稳的。

“你好像不怕我啊!”

“卢老爷气宇轩昂,何来怕之说?”

“油嘴滑舌的小子。”卢秉桧眯着眼睛打量上官段郎,说着:“你是在求饶吗?”

“如果求饶会让我活命的话,我会求饶的。”上官段郎说:“卢老爷强行把与我绑定灵魂的折叠给取走,怕是就没想过让我活着。”

“那你就放弃挣扎了吗?”卢秉桧居高临下看着上官段郎,说:“求我吧!或许我会饶你一条狗命也说不准。”

“我看得懂形势。”上官段郎说:“所以我不会做浪费时间的事情。

但是……我倒也不会乖乖的等死。”

“哦?”卢秉桧眼里闪过一道精光,说:“说说看,你要怎么挣扎呢?”

“给我三天时间。”

“我凭什么给你三天……”

“你最好给我三天!”上官段郎提高了音量。

“你!”卢秉桧霎时抓紧了拳头,除了他的儿子,他不允许任何人这样对他说话。

他闪身来到上官段郎面前,单手捏着上官段郎的脖子,将上官段郎整个人都给提了起来,他怒道:“我现在就要你死!你信不信?”

“三天……”上官段郎被掐得难受,不过他还是挣扎着把话说完:“我让你……登上真正的……王座……”

卢泉生出了宫殿后,一直往外走,走到一个地下室。

“吼!哇!!”

刚到地下室,他就听到了一个怪物的吼叫声。

这间地下室只有一个房间,或者说是监牢也行。

“少爷。”守门的人是老麦,他尊敬地给卢泉生鞠个躬,然后打开了厚重的铁门。

“咔咔咔……”铁门打开了,耳边的吼叫声一下子变得很大。

进了门之后是一道长长的走廊,走廊昏暗,里面的怪物不断地发出嘶吼声。

卢泉生一步一步走进去,直到走到走廊的尽头。

走廊的尽头是一个巨大的铁笼子,里面关着一个怪物。

怪物身型十分的巨大,而且身上长着奇奇怪怪的东西,比如:狼头,虎爪,鹰的翅膀等等。

总之就像是动物们残肢剩骸的大杂烩,实在不知道该怎么称呼。

但是卢泉生知道该怎么称呼,他满是伤感的看着这个怪物,嘴里哽咽着:“母亲……”

怪物听到了他的声音,发了疯地冲过来。

“嘭!”巨大的身躯撞在铁笼子上,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声音。

“吼!!”怪物的身体有上百个嘴巴吼叫着。

“我知道您很痛苦,我这就来帮您缓解痛苦。”卢泉生赶忙拿出一只针筒,然后把针筒里的液体打进了怪物的体内。

打了针之后,怪物慢慢的安静了下来,然后身体渐渐的缩小。最后变成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模样。

“您累坏了吧?”卢泉生看着母亲躺在地上熟睡的模样,亲昵地抚摸母亲的头发。

卢秉桧只有一个儿子,他向来只要质,不要量。

如果儿子不够强大,那么他就会亲手把儿子掐死。

他是强大的,因为不管什么东西,只要他认为是能够让他变强的,他都会想办法吃下去,把那些东西成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那么,他要生出一个儿子,也要一个同样强大的女性。

没有?那就自己创造一个。

这就是卢泉生母亲的由来。可怜的成为一个生殖机器。

得知这一切的卢泉生发誓要把卢秉桧给杀了,而他就在卢秉桧面前发的誓。

卢秉桧听了不仅不生气,反而还很高兴,他对这个儿子很满意。因为卢泉生能对他说出这样的话也足以证明卢泉生会一直前行在变强的道路上。

“您说我什么时候才能杀了父亲……”卢泉生咬牙切齿,内心的仇恨抑制不住:“把您从这里解救出来?”

躲在房梁上的猫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