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山后我成了暴君的小心肝

第23章 23. 醒来

“用不着,你以后没事别往我院子走,要是喜欢冷宫就让陛下给你安排一个。”楚虞被扰了清梦还气着呢,这会儿又来了这么个玩意儿,大清早的膈应的慌。

白熙颜捂着心口伤心欲绝。“妹妹若是身体不舒服了要注意身体,只是我看妹妹身体康健,难道这药并不是妹妹的?”

闻言楚虞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扶着丫鬟,要晕厥的白熙颜,邪肆一笑,眼里波光流转“侧妃娘娘当真是管的宽,知道的以为你关心陛下,爱屋及乌到关心他的一个冷宫妃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别有居心呢!”

白熙颜一愣忽的听这么一说,愣住。眼神也变得犀利起来,只不过一瞬便消失无踪。

“我只是偶感风寒,煎两副药来喝罢了。侧妃娘娘何必如此多疑?”

这话楚虞已经算是戳破窗户纸了。说罢示意豆蔻把药端过来,一饮而尽。

屋里,影一出现在床踏边跪下,“主子。”

床上的人睁开眼睛,一片清明,哪里有刚睡醒的样子。

萧祁昀伸手揉了揉被楚虞捏红的脸,磨了磨后槽牙。这女人还真不是一般的大胆。

影一不敢看自家主子脸色,权当没看见的样子。毕竟小命比较重要。

“传消息说我昏迷不醒。”萧祁昀嘴角微勾,他倒要看看是谁这时候迫不及待要跳出来。

“可是主子这消息可是虞贵人想方设法瞒下来的,放出去或许对您不利。”影一有些担忧,毕竟明里暗里要主子性命的可不在少数。

“照做便是。”萧祁昀看了一眼站在门外气势汹汹的女人有些好笑。

“是。”影一得令又迅速离开房间,并没有人发现房内的动静。

萧祁昀又躺下去,一副从未醒过来的样子。

白熙颜看了看空空如也的碗,转身离开了。

“主子,您总是这样善良,我看那虞贵人不是个好相与的,您就不要总过来遭人白眼了。”红柳气呼呼的说道。

“红柳,莫要再说此事,我们回去。”白熄颜有些慌神,一看就是被伤了心。

#

“小姐,您怎么了?”豆蔻忙上前扶住摇摇欲坠的楚虞。

楚虞扶着门框“没事儿,只是这药有毒,解了毒便好。”

楚虞脚步虚浮,额头冷汗直冒,这药性不强,对于萧祁昀来说是良药,但对于楚虞这样的普通人来说那便是毒药。

“什么?有毒?那岂不是陛下......”

“豆蔻,现在中毒的是你家小姐!”楚虞有些无奈,难道自己还比不上那狗皇帝?突然感觉心累,养了白眼狼。

“额,那小姐你没事吧?”豆蔻自觉有些对不起自家小姐,弱弱的问道。

“嘁,你去关心你的陛下吧。”楚虞酸溜溜的说道,说完又是一阵头晕眼花,险些扶不住门框跌下去。

还是豆蔻眼疾手快将楚虞扶住。“小姐,那现在要怎么办?”豆蔻急得满头大汗,小姐一直是自己的主心骨,如果小姐出了事,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不要慌,你去弄点决明子和青蒿草熬水就好了,这两样应该很好找。”楚虞被豆蔻扶着坐在圆桌旁,桌上还是昨晚上没有吃的饭菜,看着这些东西,楚虞就觉得肉疼。

萧祁昀尽管睡在床上也能听见楚虞粗重的喘息声不禁皱了皱眉,这毒当真有这么厉害吗?明知道药有毒,又何必要喝下去。

思及此,萧祁昀有些疑惑,这个女人不是最恨不得自己去死的吗?而现在却三番两次的救自己,到底是要干什么?

还没想明白,只听见“咚”的一声,只见楚虞头磕在圆桌上,一动不动。

萧祁昀就这样定定的望着趴在桌子上的女人三秒钟迟迟未动,见楚虞确实是没有动静才下床走过去探了探她的呼吸。均匀的呼吸打在手指上,萧祁昀才长舒一口气,就目前来看,这女人还是有点用处的,死了怪可惜。

一日之内第二次看见楚虞的睡颜,心头不知名的情愫悄然蔓延,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何时会因为一个女人驻足了。

恶作剧的捏了捏楚虞的小脸,直到小脸红彤彤的才肯罢休,一种报复的快感跃上心间。听见门外仓促的脚步声,萧祁昀又一个闪身回到床上,还自己盖上了被子。

豆蔻推门便见自家小姐倒在圆桌上顿时开始嚎,“小姐啊,您等等奴婢呀,您怎么这么快就走了?”豆蔻一抽一抽的,眼泪啪嗒啪嗒的掉。

床上的萧祁昀嘴角一抽,连他都觉得这楚虞应该挺不容易的。

豆蔻放下药碗,走至桌边抱着楚虞就停不下来。感受到自家小姐还是软绵绵的时候,又小心翼翼的探了一下鼻息。

“还好还好,还有气。”

顾不得其他的豆蔻端起药碗直接就给楚虞猛灌下去,一半是晕一半是睡的楚虞终于这力道弄醒了。刚睁眼就看见豆蔻一脸凶神恶煞的盯着自己,恶狠狠的要灌自己药。

楚虞心下猛的一跳,还没回过神一碗药就已经下肚。呛的楚虞咳弯了腰。

“太好了小姐,你又活过来了,奴婢太高兴了。”豆蔻看着自家小姐怒目圆睁的样子还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大概是为了表示自己能够活蹦乱跳吧。

“我看着你就不太高兴。”终于顺过气的楚虞白了一眼豆蔻,药已经喝下去了,身体还是软绵绵没有任何力气,头也晕得厉害。但着实被豆蔻气的够呛,哪有这么喂人药的?

想到这里,楚虞突然有些心虚的看了一眼床上纹丝不动的美男子,下次温柔一点?

不知道为什么,楚虞总有一种恶人自有恶人磨的感觉,赶紧摇了摇头,自己怎么会是恶人,简直天下第一善良好吗!

“豆蔻,我饿了,去弄点吃的过来。”

楚虞也不再纠结于此,她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把萧祁昀弄出去,睡在自己这里终归不是什么好事,万一哪一天撑不住嗝屁了,那岂不是自己罪过就大了。

支着脑袋就这样看着床上的人,这人要是不能说话就好了,当个安静的美男子供人欣赏多好啊,可惜长了一张嘴。要是他不是皇帝,自己把他养在家里藏娇也不是不可以,可惜呀可惜呀。

楚虞一边想一边打量。视线过于炽热以至于躺着的萧祁昀都感觉浑身不自在,心里暗骂楚虞不要脸。若是被楚虞知道,自己就是欣赏一下美男,就又不要脸了,那绝对可以给大家表演一个当场爆炸。

“不好了小姐,外面都在传陛下昏迷不醒。”豆蔻匆匆忙忙跑回来还没到门口已经把话说完了。

“怎么回事?”楚虞就知道这事儿不好瞒,只是没想到消息这么快就已经被人发现了。到底是谁?白熙颜?

应该不是吧,白熙颜虽然总是来试探自己,但是似乎并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难道是还有其他人?又或者是白熙颜直接将怀疑说出去,就是为了逼萧祁昀现身,如果萧祁昀没有现身自证,那么就一定是出事了。

想到这里,楚虞盯着床上的男人幸灾乐祸,“看来你的日子也不好过嘛,身边这么多耳目。”只是调侃鬼调侃,既然已经让人发现这事了,那必须得有人镇住这个场子,否则朝廷绝对会乱。不知道醒来后的萧祁昀看见朝廷乱成这样会不会气死?

“所以说,豆蔻,你每次打探消息能不能记得带点吃的回来?”楚虞看着豆蔻手上除了一只空碗,什么也没有,顿时无语,这小丫头每次都是这样迷迷糊糊的。

没吃上饭的楚虞十分不爽,再次将自己的怒气发泄在了萧祁昀的脸上。看着双颊通红的萧祁昀才满意的收回手。

豆蔻并不敢说什么,只得战战兢兢地在旁边站着,她可不敢看陛下被自家小姐蹂躏的场景,简直不敢想象好吗!若是要陛下知道了他英明神武的形象就这样被自家小姐毁了,说不定会杀人灭口的。

默默退到房外将门紧紧关上,以防他人看见。

刚一转身被身后的影一吓了一跳,“喂,你大白天的干嘛呢?”豆蔻险些被吓出心脏病,一拳头就朝着影一的面门打过去。

影一眼疾手快避开了豆蔻的拳头,将手上的两个袋子在豆蔻面前晃了晃,示意自己是来送吃食的。豆蔻这才放下拳头打开门。

刚进门的影一就石化在门口,这虞贵人是在干什么?

突然一种无名火窜上心头,这陛下都还是个病人,虞贵人怎么下得去手。

楚虞收回在萧祁昀胸前按压的手,有些讪讪的看向门口一脸气急败坏的影一,眼珠子一转又把手放了回去。

“虞贵人莫不是连病人也不放过?”影一面色有些难看,他甚至开始怀疑这女人到底靠不靠谱。

“影一大人这话从何说起,我是陛下的人,自然是要服侍陛下的,擦身子这事儿我义不容辞。”楚虞一脸挑衅的看着影一。

影一一听更气了,你TM管这叫擦身子,你那明明是赤裸裸的揩油好吗!

楚虞看着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影一乐了,这主仆还挺有意思,虽然是有那么点揩油的意思,但是自己可是在正经治病的。

山药炒着吃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