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山后我成了暴君的小心肝

第13章 13. 再见白玉面具

丫鬟婆子们退到房外,楚虞坐在床榻上,环视了一圈这大红的喜房,布置的还算是精致。看着一床的花生红枣,就觉得头痛。

不知道那狗皇帝会不会过来。

坐得有些累了,楚虞又在房里走了几十圈。窗外明月高挂,月光下树影重重,完全没有夜晚的样子。

估计是等不来人了这样也好,免得自己还要花心思应付。

素白的手指轻轻拿起桌上的一块桂花糕,又小心翼翼的将糕点重新堆叠起来。左瞧瞧右瞧瞧,确定了没有人在才一口将糕点吞了进去。

“咳咳咳。”那桂花糕太实在,直接卡在了楚虞的嗓子里,不上不下甚是难受。

抓起旁边的酒壶就开始猛灌。顺过气的楚虞拍了拍胸脯,嗓子里火辣辣的,瞬间感觉很上头。

“这TM不是酒是毒药吧!怎么感觉头晕?难道是那狗皇帝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弄死我?”

楚虞喃喃自语,越想越觉得自己深陷泥潭不能自拔,既然这狗皇帝这么无情,那就跟他拼个鱼死网破。

不过当务之急是解了自己身上的毒。

还没理清思绪的楚虞,昏昏沉沉就倒在了床上,睡得跟死猪一样。

忙到半夜的萧祁昀本是打算直接回寝宫,突然想到今日新进了贵人,还是决定去走一圈。

推开门看到的就是楚虞四仰八叉倒在床上睡无睡相,顿时歇了喝杯合卺酒的心思,转身便离开了。

都说宫里无秘密,新婚之夜,皇上没进虞贵人的房间这消息像长了翅膀,后宫上下都听闻了。

“我就说,皇上怎么看上那乡野村妇,估计是貌丑,直接吓到皇上了。”霓裳宫内几个衣着鲜艳的女子正笑得开怀。

“那村妇估计是哭了一夜呢。”一蓝衣女子掩面轻笑。

“妙才人此话说得在理,那楚虞是个贵人又怎么样,还不是被圣上嫌弃。”粉衣女子接着道。

“还是我们白姐姐好,深的陛下宠幸。”将楚虞贬得一文不值之后又开始追捧坐在主位的白衣女子。

女子温柔淡雅,一看就是不染凡尘的仙子,端坐于主位之上端的是一派与世无争。

“妹妹们说笑了,陛下雨露均沾,又怎是偏爱我一人呢?不过是我这不争气的身体,不能好好伺候皇上,幸得有妹妹们否则我心底实在难安。”白熙颜轻咳一声缓缓说道。

话未说完又是一阵断断续续的咳嗽声,众人连忙上去拍拍白熙颜的背顺气。

“既然姐姐今日身体不适,那我等就先回去了,有空再来陪姐姐。”妙语睫看了看白熙颜的情况低声说道。

“实在抱歉,那就不送妹妹们了。”白熙颜小脸惨白,“红柳,你送送各位主子。”

说着吩咐旁边的小丫鬟送客。

几人走出宫殿,妙语睫冷哼道,“不过是个病秧子,真当自己是棵葱了。”

“妙姐姐,你可有看出那白熙颜有什么异样?”蓝衣女子行至粉衣女子身边轻声耳语。

“没有,是真的就好,若是假的,那这人心机深不可测。”妙语睫皱皱眉,“本以为新来的是个有心眼的,谁知道也是个不争气的,这后宫没有主子,也不能让那女人一家独大。”

“妙姐姐说的极是,只是我们位份不够又怎么能斗得过她?”

“静妹妹你可不要小瞧了我们,那白熙颜有一句话说的没错,陛下雨露均沾,你以为她真得宠吗?”妙语睫冷笑,估计在陛下眼里我们什么都不是,只是为了堵住大臣们的嘴,把我们放在后宫自生自灭罢了。

“走,去瞧瞧虞贵人。”

“此时去会不会不妥?”

“有什么不妥,此时就是那虞贵人最需要温暖的时候。我们送去温暖岂不更好。”妙语睫胸有成竹,仿佛已经看到了楚虞在自己面前哭的稀里哗啦的样子了。

几人行至芳华宫门口,见门外冷冷清清也没个宫人守门,顿时心满意足地踏进了殿门。

豆蔻站在自家小姐门外有些难过,没想到入宫第一天自家小姐没跟陛下睡在一起就算了,居然还被外人传的那么难听,不知道为什么小姐可以睡的那么安心。

“哟,你家主子还没起呢?”妙语睫看着门口的小丫鬟打趣道。

“奴婢豆蔻见过几位主子,我家主子兴许昨日太累了,今日睡的久了些。”豆蔻对着众人微微福身道。

“呵呵,昨日是姐姐的大喜日子,昨夜......睡久一点也是应该的。”妙语睫掩嘴轻笑故意停顿了一下意味深长道。

梦中的楚虞正要看清浴室里男人的样貌,帘子一拨开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那结实有力的腰,视线上移,一滴水珠顺着喉结滚下,正要继续往上的时候。突然看见了一张麻子脸。

楚虞吓得一激灵差点从床上跌下来,手里紧紧抓着大红的鸳鸯被,另一只手抓了一把花生,被捏成了碎末。

听见外面叽叽喳喳吵的人心烦。

“豆蔻,是谁在外扰人清梦,皇宫还有如此不知礼数之人?”

绝对是这几个女人让自己根本没看到那美男到底长什么样子,明明就差一点了。

这话豆蔻可不敢随便接,只得道,“是宫里几个主子过来探望您了。”

妙语睫听见楚虞那话早就气炸了,这村妇果然是个没礼貌的,想到此行目的又压下心中不快,道“虞姐姐,我们是特地来探望你的。”

“让你探望又没让你叫起床,你是谁家的丫鬟吗?”楚虞面色不善,这女人一听就不是个好的,绝对是个坏人。

“楚虞,你别给脸不要脸,别不识好歹,这皇宫里弄死一个人很简单的。”

妙语睫气结,即使在白熙颜那里都没受过这份气,这女人何德何能。

“哦?你说你要弄死我?”房门突然从里面打开,带起的风迷了众人的眼,站在门外的众人顿时后退两步。

只见房间内一身大红嫁衣的楚虞发丝微乱,但衣衫整洁。唇红齿白,眉如远山黛,眼若秋水含波妆容有些花了,但丝毫不影响眼前人的美貌。

妙语睫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样的容貌艳丽的人陛下都不喜欢吗?还是说这楚虞真的太蠢留不住男人?

“姐姐,你才起?”

“废话,你不是看见了吗?”楚虞转身坐了回去,“豆蔻打水。”

妙语睫轻笑一声,明知故问道,“姐姐,怎的穿着这身衣裳,莫不是昨夜陛下未到姐姐宫里歇息?”

“这话妹妹说的挺有意思,陛下去哪都不是你我能置喙的,难道陛下昨夜去了你宫里?”楚虞向来不是个爱吃亏的,嘴上从来就没有输过,面不改色回怼道。

妙语睫咬了咬后槽牙,“姐姐误会了,妹妹只是关心姐姐。”

“你谁啊,就在这里姐姐妹妹的。”接连被打脸几次的妙语睫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旁边徐静才开口道,“姐姐才入宫不认识我们也是应该的,这位是秒才人。姐姐有所不知,这后宫那白侧妃一家独大,我们这是怕姐姐受到欺负,特意来瞧瞧姐姐。”

“是吗?那我先谢过几位了,只是这陛下对我甚是喜爱,昨日喝多了陛下这才为留宿,就不劳几位妹妹费心了。

“既然姐姐不领情,那我们也不多打扰了。”妙语睫看着坐在梳妆台前的女子怡然自得的模样,恨得牙痒痒,转身拂袖而去。

后面的一众人也跟在在后面走了。

看着一群女人走出去之后,楚虞顿时觉得这空气都清新了不少。

“小姐,您怎么一点也不担心?”豆蔻见人走远看着自家小姐有些无奈。

“我担心什么?”楚虞不解。

“陛下在新婚之夜都没有跟你圆房,这之后的日子不好过呀。”

楚虞见豆蔻又是摇头又是叹气的模样有些想笑,“不圆就不圆,你小姐我缺这一个男人?”

“小姐,这话可不能乱说,您都已经是皇上的人了。”豆蔻一脸严肃的纠正道。

“我饿了,去弄点饭吃。”

“好嘞。”豆蔻看了看梳洗打扮之后的楚虞,仿佛更明艳动人了。

片刻后,斜靠在软榻上的楚虞看着豆蔻两手空空,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就知道是没拿上饭菜了。

“怎么了?”

“小姐,厨房的人说过了早膳时间便不能在拿吃食了。”

楚虞皱眉,“还有这规定,也没人跟自己说啊。”

估计是有人不想自己好过故意安排的吧。

冷哼一声,“既如此,那我们出宫吧。”

豆蔻一听顿时一个机灵,“小姐万万不可,若是被发现了那我们就惨了。”

“放心有什么事,你家小姐我都兜着呢。”

正在此时突然院外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楚虞吓了一跳,急忙跑出去看了看。

院中倒了一个人,看起来是受了重伤,脸上熟悉的白玉面具让楚虞瞬间想起来前两天在大街上认错了还差点掐死自己的人。

“嘿,兄弟,你搁这里干什么呢?”楚虞看着地上的男人有些得意,想想上次那气焰嚣张的样子再看看现下男人的模样,啧啧两声,还真是该死的解气呢。

男人身下一大片血渍,额头冷汗直冒,并不搭理眼前活蹦乱跳的女人,早晚处死她。

“你不会是刺杀未遂吧?”楚虞蹲在地上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的人,男人靠着围墙边,白玉面具下嘴唇白如纸,看起来确实是不行的样子了。

山药炒着吃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