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成仙,人在蛊世界

第54章 ,五域大搬迁

东海,盗天海域,诸尊其聚。

其余尊者虽结盟,但彼此各有心思,幽魂之事一出,他们对天庭诸尊再无信任可言,去天庭的大本营议事他们可不放心,于是就将议事场地定在了盗天海域,毕竟如今盗天仙尊天下第一,他的作为,还是很让人信任的。

天庭仙尊心中无奈,但更多的却是愤怒,这种荣耀应该是属于天庭呀,但在盗天仙尊面前,几人皆未曾表露心思。

“如何对抗天意,诸位皆可畅所欲言,今日必定要寻个章法出来。”

说话的是盗天仙尊,他高居主位,睥睨苍生,俯瞰诸尊。

元始心中大怒,却也只能忍耐下来,任凭盗天主导此会,第二个开口。

“天意不仁,残害苍生,我等皆深受其害,当举世共伐之。”

方源起身嘲讽。

“你天庭不是一直在宣扬,大势不可为,天意不可逆吗?怎么这是闹翻了吗?”

星宿开口,

“哼,若非是你,我等何至于落得如此下场,你这个毁灭宿命蛊的始作俑者,有何资格说这种话。”

方源哈哈大笑。

“有意思,你们天庭的人都是这么臭不要脸吗?若非是我,你们还死着呢,毁灭宿命蛊之事莫非不是在座的各位一起布局?现在反倒成了我一个人责任了,真是好大一顶黑帽子,压的我脖子都疼。”

“咳咳。”盗天仙尊打断方源,没办法这事他也有责任,最后关头方源明确表示自己不打算摧毁宿命蛊,虽然大家都知道这不是真话,毕竟他若不动手天庭还是会将他当成最重要的敌人,且宿命蛊若在他根本没有机会成尊,区区亚仙尊罢了,尊者便是死的,也能弄死他,但他忍到了最后,诸尊便都输了,从这一点上,方源的确占据上风。

然而最后关头是盗天抗住压力将方源拽出,盗天责任也不小,自然不愿意二人在这事上争吵。

“好了,不要吵了,既然来到了这里,看来诸位都没有打算去做那天之傀儡,大家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说这些都无意义,还是想想该如何办吧,星宿,你智谋无双,说说你的打算吧。”

“仁爱众生,广施善举,除魔卫道,再立天心。”

在座的都是尊者,虽星宿说的隐晦,但稍一琢磨,也就明白了过来。

“好。”

“善。”

“可。”

“正好幽魂这个搅屎棍不在,只是可惜了乐土,我也同意。”

“不知道巨阳会不会后悔,我也支持。”

“那诸位,还有什么补充的吗?”

“残暴不仁者诛,滥杀无辜者杀无赦。”

“约束好手底下的人,明令正法,违逆者斩。”

“让出地盘,请异人回归。”

“和平相处,仁爱天下。”

“开门收徒,有教无类。”

“大善。”

拿定主意,诸尊便各自散去,几乎在同一时间,宣布自己广开道门,收徒传法,并宣扬天地一家亲,众生平等,诸尊同时决定,迁移北原人族与南疆人族,让出北原和南疆让与异人,由诸尊协同做保,愿和异人和平相处,再不起争端。

消息传出,天下皆惊。

之前诸尊皆以为天意代表的是天之意志,除了硬刚之外再无他法,可是当星宿自盗天口中天意乃众生意念集合体后,一切就都有了回旋的余地。

天意撅了蛊修的根基,诸尊并不好惹,此举便是撅了天意的祖坟。

当天下众生皆不排斥人族,宣扬人族之好,那么天意的态度就会随之而更改,此乃人定胜天之举。

当然此举的前提是一定要坚持住,毕竟异人仇视人族已久,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来布局影响天意态度。

当白眉真人得知这个消息时已经是三日后了。

“纳尼?我这是睡了多久?刚醒就给我爆了个大料,你说你们打归打,闹归闹,我好不容易找个地方安稳下来,凭啥一纸调令就要挪窝呀?我容易吗我?唉,算了,挪就挪吧。”

却是这落樱海域已经被尊者征收让与了南疆和北原之人,不仅是这落樱海域,现在全五域都动了起来,各大蛊仙势力都要让出很大一部分地盘给南疆和北原的人居住,南疆和北原的人更惨,尊者归天成圣,没了尊者庇护,那就丝毫没有反抗的余地了,全部都要搬走,让出地盘给异人。

当然不搬走也可以,这并非强求,虽尊者未说,但明眼人都知道,这留下的都成了弃子,异人被人族赶出五域,苟延残喘于太古九天,就这还被打破了太古七天只留下了黑白两天,仅这两天还不放过他们,又割裂了一半黑白天,这尼玛是要赶尽杀绝呀!

异人可不知晓这事是柳云泽干的,这黑锅自然按在了尊者身上,除了尊者他们也想不到谁还有这种能力。

对于这诸尊的决定,躲在暗处的它们也并非没有对外的交流通道,还是可以知道的,但几百万年积累的仇恨岂能轻易抹去?

留下的人便是给其泄愤的,自己找死,谁也拦不住,为了大局只能作出如此牺牲。

整个五域都在进行轰轰烈烈的搬家活动,一群群的蛊仙在尊重的指派下,收拢人族进去仙窍,随后将其送到中洲东海西漠等地,如是反复,累的大汗淋漓。

宋家亦有蛊仙被抽掉而去,白眉真人虽不在其中,但他镇守的落樱海域却充了公。

宋家给他的信息中还有一个任务,收取落樱海域三分之二的资源,只留下三分之一。

这落樱海域毕竟是以尊者的名义收走的,自然也就不能不给面子将资源破坏性开采,但这落樱海域毕竟是要交于另外两域的人生活,取走三分之二的资源也在常理之中,理由不要太多,什么天灾不断,经营不善都是可以拿来当借口的,只要不是太过过分就行。

北原和南疆的人就过分了,毕竟是背井离乡无法反抗,临走之际那是毫不在乎,若非带不走,那是一根草都不想给异人留下,这种行为禁止不住,也只能嘴上严令禁止,实际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若只是凡人迁移,没有几百年上千年的时间根本不够,但有了蛊仙帮忙,速度就快了,短短一年的时间,便清空了北原和南疆。

那些应召而去的蛊仙,一个个都吃的盆满钵满,这种阳奉阴违上下其手的事是挡不住的。

除中洲让出了四分之一的领地外,东海和西漠各自让出了五分之一的领地,给北原和南疆的人族居住。

即便如此,两域中人也并非挤的满满当当伸不开腿,对于凡人和蛊师而言,其实并未受多大影响,影响的只是蛊仙,毕竟作为蛊仙,一人占据几百万亩或者更多的地盘是件很正常的事,如今条件有限自是不可能了。

但这也无妨,正如那些三域应召而去的蛊仙都吃的盆满钚满,那些二域本地的蛊仙破坏性开采的收获更多,一个个的仙窍都不能说是生态资源了,而应该说是储物空间,全给填满了,需要将大多数的资源给腾出来才能布置生态环境,对于外界资源的需求千百年内基本上是不需要了。

这也是北原与南疆蛊仙无声的反抗,让我搬家我搬了,总不能连点土特产都不给带吧?

即便北原与南疆已变得荒凉,这对于异人来说仍旧是块宝地,重新将其布置生态,几年功夫就能恢复起来,虽说修行资源点的产出需要更长时间,但却不影响生存。

异人苦啊,若说修行资源,太古九天,无论是那一天都远超五域,更不要说如今的黑白天了。

但黑白天并不适合居住,太古荒兽众多,上古荒兽成群,荒兽比比皆是,莫说是对普通异人,便是对异人蛊仙而言都是灾难,其只能躲在洞天福地中生存。

但洞天福地真那么好生存吗?别人不是柳云泽,十年一次的劫难避免不了,对于洞天福地中的生灵而言,并不比生活在洞天福地外要安全。

资源贫瘠又如何?胜在安全呀,黑白天倒是资源丰富了,命都没了,谈何资源?

即便是块荒芜领地,若是能在五域生存,异人还是乐意的,毕竟对于蛊仙而言,荒芜领地也能将其改造成为宝地,没了外部威胁,族群就能壮大,族群壮大就有机会产生更多的蛊仙,蛊仙数量才是评价一个族群强大与否的凭证,正如人族,即便蛊仙全无,只要尊者在世,人族依旧是屹立在云端的强大种族。

当个体伟力强大到一定地步,族群集体强大与否也就不重要了。

当有一自感无法在带领族群生活在黑白天的雪人蛊仙正准备带着族群投靠石人时,她听到了诸尊者的宣告。

她思索许久,暂时放弃了投靠石人蛊仙,又默默观察,发现事实正是如此,北原与南疆的人族开始迁移出去。

观察了一年后,雪人蛊仙决心赌一把,她带着族群占领了北原的大雪山,先小心翼翼的生存,生怕这是个人族陷阱。

结果她却发现并没有人族蛊仙来剿灭它们。

这竟然不是陷阱?

雪人蛊仙吃惊不小,但也稍微放心了些,她逐步放出仙窍中的雪人族群,先是集中在很小的一块地方生存,后逐渐扩张。

三个月后,雪人孩童愉快的在大雪山上打着雪仗,脸上洋溢着幸福和快乐,再无在黑天生活时那种朝不保夕的危险,一切苦难都过去了。

雪人蛊仙于大雪山顶,跪地叩首,两道泪水自她眼中滑下,滴落在地成为泪冰:感谢诸尊。

又是一个月后,天庭派人族蛊仙送来了被人族豢养的雪人奴隶,并宣布它们重归自由,并代表人族郑重道歉,代表人族与雪人一族达成友好协议,承认雪人一族与人族平等的地位……

结盟当天,雪人蛊仙再次落泪,感谢人族诸尊,并将她的泪冰送与了前来签订盟约的人族蛊仙,作为人族与雪人族的友谊见证。

雪人是异人中的一种,生存在雪地冰冷的环境中,他们皮肤雪白,双眼瞳孔冰蓝,头发水蓝,死去后,他们的血肉之躯化为冰雕。

雪人一般不会哭笑,眼泪更是难得,绝大多数的雪人,终其一生,都未有喜极而泣,或者悲伤痛哭的经历。

雪人留下的泪水,会在瞬间凝结成泪冰,其一声顶多流三次泪冰,加起来不超过六十颗。

每流一次泪,雪人就会寿元大减,本命精华亏损良多,这雪人蛊仙两次落泪,真情流露,消息传回人族,感动众人,星宿仙尊亲自前去,出手为其补足本命精华,并收其为徒。

其余正在观望的异人族群见此,也试探性的将部分族群迁移下地……

不是陷阱,没有人族蛊仙前来偷袭捣乱。

人族友好,感谢诸尊……

即便有那人族阴谋论的异人蛊仙阻止,却也阻挡不了这恢宏大势,黑白天异人进行了下天回地的大迁移。

人族友好,感谢诸尊……

来世不成仙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