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上黑化大佬的大腿后

第26章 下跌了

林橙禾不知道这傅候晋到底是抽了什么样的风,上辈子他们几乎没有过多的交际,直到林家消亡,傅候晋估计也只记得她是林家二小姐。

今天却这样意外地为她出头,那傅婉儿要惩罚林橙禾的嚣张劲也在半路刹车,难以置信:“候晋哥!你为什么要替她说话?”

傅候晋高深莫测道:“林二小姐是客人,你作为主人,自该多些包含。何况,林二小姐的鞋跟,的确已经损坏,并非她存心为之。”

“可是……”傅婉儿跺脚,“她这鞋跟坏的也太是时候了!”

她现在无比狼狈,头发衣服上全是一下擦不净的酒渍,本来精致的妆容更是彻底毁掉。

还有这么多人在场目睹,如果不教训林橙禾,估计要好几天都夜不能寐了。

但傅候晋的话她又不敢忤逆,憋屈到脸都涨成了猪肝红。

“你怎么样,需要我找人给你换双新的鞋来吗?”傅候晋看向林橙禾,语气格外温柔。

林橙禾忍住心底的恶心情绪,嘴角扯出个弧度:“不用麻烦傅少爷了,我记得我家的车后备箱有备用鞋……爸妈,我先去换鞋。”

林父林母见状都松了口气,立即点头同意。

所有宾客的车辆都统一停在庄园的地下停车场,林橙禾自己坐电梯下了地下三层,她在寻找自家车辆时,头顶的灯突然一下全灭掉。

在偌大的地下停车场里一片全黑,林橙禾的心脏瞬间揪起,警惕起来:“……有人吗?”

她正准备从晚礼包里拿出手机,身后骤然有压迫气息侵袭而来,林橙禾想要抵抗,但慢了一步。

她被两只手指捏住了下颌,腰际也多了一只手臂紧紧环住。

靠,傅家居然有流氓!

当然,这个想法只在林橙禾的脑海里停留了一瞬,因为很快她就嗅到了这个人身上一丝熟悉的味道。

“傅……教授?”

说出来的时候,林橙禾基本就已经确认了。

难怪她刚才离开之前朝傅铭谌坐的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并没有见到他的人,原来是已经埋伏到这了……

“嗯。”

傅铭谌音色低沉喑哑,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就像是蛰伏的野兽。

带来的危险仍然在四周蔓延。

“您……不然先放开我,咱们好好说话。”

这个姿势算是怎么回事?

而且他指腹的温度就像是在不断升温一样,林橙禾身上这条礼裙本就很薄,布料之下的皮肤也跟着滚烫。

她忍不住动了动,想驱散这种陌生的触感。

“傅候晋今天帮你说话?”

某人丝毫不提松开林橙禾的事,沉着语气问。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发誓!”

林橙禾就知道这事儿一定会让傅铭谌误会,认为她和傅候晋实际上是一伙的。

“是么?但他从来不帮不相干的人。”

傅铭谌指尖轻轻用力,林橙禾皮肤便出现了红印。

可惜他现在看不到。

不过,这次总算清晰感受到了那一截腰有多么细软。

他惦记很久了。

林橙禾哪里知道这个男人此刻在想些什么,她战战兢兢:“可能就是他抽风了而已,和我真没有关系。”

“傅教授你要相信我!”

傅铭谌意味不明地嗤笑一声,到底是松开了林橙禾:“夜盘马上开市,你的预估有几成把握。”

林橙禾极其笃定:“八成。”

“抓紧时间上去。”

傅铭谌说完之后,属于他的气息便逐渐远离直至消失,而头顶的灯光也重新亮起。

那角落里的监控也在此时重新恢复了运转。

林橙禾换好了鞋回去一楼时,傅铭谌竟然已经悄无声息出现。

林父林母赶紧问她:“怎么去这么久?”

“刚才下面好像停电了……我摸黑了一会儿。”

此时傅候晋并不在,但没多久,他就下楼来,身边竟然还跟着傅老爷子。

年岁已高但精神矍铄的老人,目光如炬,叫人不敢轻易对视。

老爷子一出现,在场宾客都略显激动,能够见到他,可以说是更近傅家一步。

林橙禾也被迫跟着父母去向老爷子问好,走到他们面前时又被傅候晋用那种粘腻目光看了几眼。

导致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众人寒暄结束后,傅老爷子随口问:“听说你很看好最近的期货市场,投入了不少资金。”

傅候晋立即恭敬回答:“T国官方宣布橡胶减产后,势必会影响国际橡胶价格,我选择了做多。”

“是否有做风险对冲?”

傅候晋被噎了下。

他天性自负,必然不会担心自己的判断,一旦入场就会走到底。

也或许是他过去运气够好,每一次都顺利收官。

“爷爷您放心,这次势头良好,不会有问题。”

“嗯,你已经可以自己做主了,只要能够承担任何后果。”

老爷子好像只是随意一聊,并未放在心上。

傅候晋也才放下心来,他做的这些投资动用资金庞大,老爷子会知道也实属正常,但若是老爷子问的过多,就会让他心生疑惑。

就在这时,林橙禾感觉到晚礼包里的手机震动一下,她嘴角挂着若有似无弧度。

知道应该是开始了。

她不经意的朝傅铭谌所在方向一瞄,有片刻对视。

心头想着即将开展的好戏,又不免有些沉闷。

他在傅家就像是个透明人,连老爷子也对他不闻不问……

傅候晋正在老爷子身旁,与人闲聊,施展风度与才能时,一个秘书模样的男人突然冲冲朝傅候晋走来。

附耳对他说了几句,傅候晋刚才还满是笑意的表情陡然发生变化,虽然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但老爷子已经捕捉到了。

“看你这个脸色,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大事,您不必担心。”

老爷子直接看向傅候晋的秘书:“你来说。”

“这……”

即便再为难,也不敢忤逆傅老爷子的命令,只能如实交代:“今天夜市开盘,各国期货市场橡胶的价格都开始下跌了……”

白天还势头良好,晚上就已经出了问题。

傅候晋故作镇定:“期货市场有所波动也是正常的。”

只可惜他还不知道,更大的危机正在朝他涌来。

香菜牛肉饺子

作家的话
傅铭谌:小丫头的腰,果然很细很软。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