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当山宋青书

武当山宋青书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0章 一剑光寒十四洲

明教弟子当然不会说出佛爷跑了的话,那句话是宋青书说的,常遇春回答的。

他骂的时候没注意是谁说的,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便对宋青书说:“对不住啊宋兄弟,我还以为是哪个兄弟说的。不过佛爷肯定不会跑的,这点我常遇春可以拿脑袋担保。”

宋青书没说话,只是看了看那些死去的明教弟子,心中暗暗叹了口气,他本来是可以救下这些人的,但是彭和尚一句话让他无法出手,这几人可以说是死在了意气之争上面。

宋青书看着看着,便发现一件事,所有死去的弟子,致命伤都插着一支黑色长箭,而那些没死的弟子,中的箭都是褐色的,这让他想起方才射自己的那一箭。

他将蒋坤背心处的黑色长箭拔了下来,仔细打量了一下,又拿起一支褐色的箭支对比了一下,发现黑色箭支比褐色箭支长了三寸昨晚,而且尾羽的羽毛比褐色箭支的羽毛要整齐善良不少,箭头的锯齿也更大更多。

常遇春宋青书那些两支箭在比划,便走过来一看,猛然惊呼道:“射雕手!”

众人一听也都是一惊,纷纷议论。

宋青书问道:“什么是射雕手?”

常遇春解释道:“射雕手是蒙古人中,箭术最厉害的人的专称,意味着能射下鹰雕的人,百发百中,甚是厉害,只要被射雕手盯上的目标,没一个能活的。我这几位兄弟本来都能活的,只不过运气不好,碰到了射雕手,唉。”

他看着自己的手足兄弟惨死,不由得悲从中来,语气也有些低沉。

“射雕手也不是多厉害,至少我还活着。”宋青书平淡地说,眼睛看向那支被自己折断的黑杆长箭,剩下的半截看尾羽,与射死蒋坤他们的长箭一般无二。

“那是宋兄弟你功夫深厚,不是射雕手不厉害。可像你这般的人物,江湖上又有几个啊。”常遇春沉声说道。

宋青书扔掉箭支,长箭倒垂,对常遇春笑了一笑:“既如此,我便去报这一箭之仇!”

“宋兄弟……”

“此乃我与射雕手的恩怨,与明教无关!”

说罢,宋青书当先走出破庙,常遇春等人看着他瘦削的身影,有心想跟随出去杀个痛快,但佛爷又不在,自己等人人数不够又武功低微,恐成宋青书负担,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相互对视一眼,都有些茫然。

常遇春突然想起杨瑶琴,快步走到宋青书划的那条缝隙前,对杨瑶琴说道:“小姑娘,你快劝劝你……额哥哥,外面蒙古兵众多,又有射雕手在,很危险的。他没经历过这种阵仗,很容易出事的。”他不知两人的关系,便随口说了声哥哥。

杨瑶琴的目光其实一直在跟随着宋青书,当她看到宋青书提剑出门的时候,也忍不住想叫住他,但是两人相处五年,她对宋青书的脾气是最了解的,知道他决定的事情,除了他母亲,谁也没法阻拦,便又将劝阻的话吞了下去,等常遇春说出那番话之后,她只轻轻说了一声“小心”,便不再言语,抱着膝盖坐在火堆旁,等着宋青书回来。

常遇春看这情景,顿时感觉无语,但是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转头去照顾受伤的兄弟去了。

再说宋青书听到杨瑶琴的嘱咐,向后招了招手,示意自己听到了,然后一步迈出庙门,刚一出庙门,一支黝黑的影子便从远处飞了过来。

他长剑未出鞘在身前一点,正好点在箭头侧面,稍一给力,这支犀利地箭矢便擦着他的衣服飞向一旁,撞在庙前的立柱上,深深没了进去,只留下半截箭杆和尾羽在空中颤抖着。

宋青书脚下不停,继续往前走,离他三丈之遥便是蒙古将领和百余名蒙古士兵,此刻正弯刀出鞘猫着腰向宋青书冲来。

宋青书面无表情地看着那群蒙古士兵,他们两脸上狰狞的表情让手中的弯刀显得更加锋利,这还是宋青书第一次见到蒙古士兵,他并没有作战的经验,但是对于眼前的百十号人,其实并没有放在心上,就像他刚才说过的,他的目标只是那个射雕手,至于在杀射雕手的过程中,有杀伤这群蒙古兵的话,那只能说这是误伤了。

这是宋青书给彭莹玉的面子,也是他在别人拒绝自己帮忙后再出手的一个借口。

宋青书突然看到身前地面上密密麻麻的箭矢,都半截埋在土里,半截露在外面,于是他一挥手中长剑,将一支箭矢挑到空中,然后剑鞘顶端对着箭杆一点,这支长箭便飞了出去,径直插入一名蒙古兵的胸口,结果了一个性命。

那蒙古将领看到这一幕,怒吼一声,所有蒙古兵全都加快速度,朝着宋青书飞奔而来。

宋青书轻蔑一笑,右脚用力一跺,顿时将脚下的地面跺得碎裂开来,那股力道顺着地面的裂缝直接作用在那些插在地面的长箭上,顿时十几支长箭都被震飞起来,然后宋青书长剑抡圆了一拍,直接将十几支长箭全都拍飞出去,通通插入了蒙古士兵的胸口或四肢上,并非宋青书这一拍有多准,而是蒙古人挤得实在太密,所以才让这些箭矢都一一命中。

那蒙古将领眼见一支箭矢朝他飞来,千钧一发之际往地上一趟,才看看躲过,其他人却没有这么好的运气。

但就在宋青书拍飞那十几支长箭的瞬间,一支黑色长箭又从另外一处树冠中飞射而来,同样劲风四射,竟比刚才还要快几分,眨眼间就到了宋青书面门前。

宋青书一直提防着那个射雕手的箭矢,此刻虽身形晃动,但重心平稳,也不见手中有什么动作,竟然以缩脖张口便咬。

常遇春发誓自己看到有一星火花在宋青书面前闪烁,因为宋青书背对着他,他看不清这一箭是否命中了宋青书,急得他又换了个地方,但依旧看不清楚,只能看到一支长箭的箭尾正悬在宋青书的面前不动,吓得他忍不住叫出了声。

宋青书似乎听到了常遇春的叫声,便扭过头看了后面一眼,这才让常遇春看清楚,原来那支箭的箭头正被宋青书的银牙叼住,这让常遇春忍不住想,刚才那一星的火花,难道是从他嘴里发出来的?人的牙齿怎么可能咬住箭矢?

常遇春这边想不通的时候,宋青书已经吐出嘴里的长箭黑色箭矢,在箭矢还未落地的时候,又是一剑拍飞,射死一个蒙古兵。

这时,已经有几个蒙古兵冲到宋青书面前,挥刀便当头劈了下来,却被宋青书一剑拍到胸前,然后便明显得看到他胸部整个塌陷下去,嘴里吐出献血和着内脏碎块到飞回去,一路上又撞飞两个士兵才堪堪落地,然而落地便没了生息,被他撞飞的两个士兵也都躺在地上呻吟着,半天爬不起来。

在接连好几个士兵被宋青书击飞后,蒙古将领一声令下,众多蒙古士兵分分上前,准备将宋青书包围,不过庙前地方狭小,场地不甚宽阔,所以大部队涌不上来,只能是七八个人勉强围住宋青书。

宋青书眼见自己被围住,不等对方发难,他先一步拔剑。

“沧啷!”一声尖厉的出鞘声后,便是一道剑光闪过。

下一刻,那蒙古将领突然发现宋青书不见了,而包围他的那些蒙古士兵却在原地一动不动,他大吼一声,士兵们还是不动,那场面极其诡异,仿佛都被定了身一般,任由蒙古将领如何催促,也没人动弹一下,就连回头应声也没有。

一个蒙古兵小心翼翼地碰了一下其中一个士兵,下一刻,七八颗头颅便冲天而起,献血从血管中喷涌而出,飚飞到一丈开外的天空中,然后似雨水一般落下,将后面的蒙古士兵染的血红。

头颅飞走,可身体还站立在原地,这一幕将众多蒙古士兵的胆气吓得烟消云散,尤其是那个碰触死人的蒙古兵,吓破胆一般长跪在那群无头站尸身前,不住地磕着头,嘴里还念念有词,任凭蒙古将领再怎样鞭打催促,就是不敢起身。

其余蒙古士兵看到这一幕,也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想从彼此的眼神中找出勇气和慰藉,但看到的都是迷茫和恐惧。

一时间,士气涣散。

而就在这时,一个黑影从树冠中越下,而他脚下正是那个蒙古将领,只见黑影一掌劈在蒙古将领的头顶,借助下坠的力道,将那蒙古将领的头颅整个压进胸腔里,又变成了个无头尸。

这一下,彻底将所有蒙古兵的勇气吓没了,只见前面的蒙古兵纷纷扔下弯刀转身便跑,而后方的士兵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看到前面的士兵全都逃跑,还以为自己打输了,也不由得转身就跑。

那黑影正是彭莹玉,他一直躲在树上等待时机,来一个擒贼先擒王,此刻突然发现脚下的蒙古兵大乱,而那蒙古将领正好就在自己脚下,便猛的出手偷袭,一击致命。

当他看到所有蒙古兵纷纷四散逃跑的时候,便大声招呼庙中的明教弟子出来杀敌。

其实常遇春当看到蒙古兵纷纷逃跑的时候,就已经率领众人出了庙门,只是在路过那七八具无头站尸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由得纷纷放慢脚步,小心地绕开那几具尸体,这才耽误了点时间。

常遇春出来后,一刀先把那个跪地伏拜的蒙古兵砍了脑袋,然后便跟随着彭莹玉去追赶逃敌。

一时间庙外杀生四起,血流成河。而庙内便只剩下杨瑶琴和明教死伤的弟子。

至于宋青书,他在一剑出鞘斩敌首后,便以极快的身法穿过人群,直扑后方那个躲藏在树冠里的射雕手。

理论折叠要塞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