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警

第23章 我有工作了

心中大定的傅跃辉眉开眼笑:“小虎啊,我就知道这对你来说是小事一桩。我这就派人下去查,说不定今天就能把问题搞清楚。”

虎平涛礼貌地笑笑:“傅哥,我劝你一句:以后遇到类似的事情,最好还是报警。另外,我只是从正常逻辑角度做了个分析。如果你们找到嫌疑人,绝不能私下解决,一定要及时报告派出所,由我们来处理。”

“行,没问题!”傅跃辉回答的很干脆。

……

离开办公室,来到一楼,虎平涛看见李松坐在大堂侧面的沙发上,显然是等着自己。

他走过去,笑道:“我还以为你走了。”

李松连忙站起来,诚恳地说:“虎尽管,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得好好谢谢你。”

虎平涛笑着摆了摆手:“这没什么。刚好傅哥这边需要厨师,你也有厨师证,我就是在中间帮着拉拉线。”

李松一个劲儿的摇头:“你不明白,这些年来,你是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给我帮助的人。”

虎平涛道:“别这么说。”

“我需要一份工作。”因为激动,李松苍白的脸上泛起阵阵潮红:“我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去社区报到。社区的王哥,就是王志铭,他是个好人。烹饪班培训,还有后来好几次区上的人才交流会,都是他帮着张罗,替我说话。可是……沾过那种东西,在别人眼里,我就是个永远不会改变的坏人。”

大堂里人来人往,情绪激动的李松说这些话很容易引起注意。虎平涛连忙拉着他走到外面,上了电动巡逻车,开着往回走。

“我从没想过要吸毒,我压根儿不知道他们给我的烟里掺了海洛因。”李松坐在副驾驶座上,紧握双拳,身体一直在颤抖,话语中充满了恨意和悔意:“我一直把他当朋友,做梦都没有想到他会害我……虎警官,这些年我在外人面前一直抬不起头。我想找份工作,养活自己,却没人愿意要我……”

“想开点儿。”虎平涛安慰道:“一切都会变好的。”

李松缓缓张开左手,手掌内面布满了大大小小十几个黑色烙印。他的声音无比沉重:“这是我从戒毒所出来以后,自己用烟头烫的。”

虎平涛握着方向盘,朝这边瞥了一眼,叹了口气:“不要这样,自虐……你得为你父母想想,他们会很心痛的。”

“外面那些人都看不起我。”李松抬手抹掉眼角的泪水,深深吸了口气:“但你不同……你……你是个好警察。”

虎平涛笑了笑:“我只是辅警,不是警察。”

“你放心,我会好好干的,不会给你抹黑。”李松用力吸着鼻子,认真地说。

“这就对了。”虎平涛放缓了车速,笑道:“好好干,我相信你总有一天会成为金牌厨师,年薪百万那种。”

李松文弱的脸上露出一抹微笑,刚哭过的眼眸深处透出对未来的憧憬。

虎平涛一直把他送回家。

到了楼下,不等电动车停稳,李松以最快的速度跳下去,箭一般冲进单元楼梯,边跑边朝着楼上张口喊叫。

虎平涛看见李松眼角再次溢出激动的泪水。

他喊得声嘶力竭,刻意而为,就是为了要让楼上楼下所有人听见。

“妈,妈,我有工作啦!”

“爸,快开门,我……我找到工作啦!”

他声音很大,带着毫不掩饰的哭腔,在楼道里迅速回荡开来。

虎平涛坐在驾驶座上,没有急于离开。

窝囊废、渣子、大烟鬼、垃圾……与其说是社会标签,不如说是这类人群自带的黑色光环。他们当中很多人都愿意改过自新,哪怕周围的人群流露出一点点接受的意愿,他们都会倍受鼓舞,喜不自禁。

他听见楼上楼下好几家人都打开了房门,还听见传来隐隐的哭声,有李松,还有他的父母。

感觉心底深处某些从未想到过的东西正被触动,很柔软,很温馨。

抬起头,正在西下的太阳依旧灿烂,天空透出令人愉悦的蓝。

虎平涛翘起嘴角,露出一个很好看的笑。

他忽然有些明白,父亲为什么要求自己毕业后就参军。

国家与社会的确需要强大的力量守护。

不仅仅是外部,还有内部。

每一份工作有其意义,用心去做,就能感受到专属于自己的那份幸福,以及快乐。

……

回到所里,停好电动车,推开宿舍门,虎平涛看见吴永翰正坐在桌前,聚精会神看着一本参考书。

上次解决电梯事件后,吴永翰仿佛变了个人。他不再埋怨这份工作的辛苦,而是把所有休息时间利用起来,疯狂看书。

虎平涛给了他很大的刺激。这个比自己年轻太多的小兄弟入职后表现突出,尤其是抓获通缉犯那件事,所里的几位领导夸赞不绝。吴永翰不甘于落后,也觉得自己不能永远只是一个辅警。于是效仿虎平涛,买来了行测与申论的参考书,专心复习。

吴永翰觉悟的有些晚,今年公务员报考时间已经过了,只能做好准备,等待明年。

行测与申论考试都不算难。前者分为五大块:语言理解、逻辑判断、数理题、资料分析、常识题,总量加起来有一百三十道,规定两小时内做完。行测题多为常规内容,主要考察知识量与逻辑分析。只要速度快,思维清晰,题目做的多,基本上都可以考个不差的分数。

申论其实就是案例分析,围绕一个主题,给你一篇材料,然后根据内容答四道题,其中有一篇大作文。申论主要考察归纳概括、综合分析以及写作方面的能力。很多人觉得申论难,主要是因为考试时间短。

既然选择报考公安岗位,专业科目就必须加考公安基础知识。

很多人都说,知识一定要活学活用。

但这种说法有一个前提:理论与相关条例必须死记硬背。

吴永翰在这方面花的时间最多,学的也很痛苦。他请教过虎平涛,得到的答复是:“这方面我也没有办法,只能反复阅读,然后背诵,加深记忆。”

“背的怎么样了?”虎平涛走到桌前,关切地问。

吴永翰把视线从书本上移开,抬起头:“比前几天好。今天感觉还不错,一口气背了四十多条。”

按照虎平涛教给他的自习方法,每天至少要背十五条专业条例,外加一个案例分析。

“加油!”虎平涛笑着鼓励:“你一定行!”

吴永翰打算报考狱警,他脸上浮起笑容:“小虎,说起来咱俩挺有缘的,要不是同一批考上辅警,进了同一个派出所,又是在同一间宿舍,我也不会想到考公务员……谢谢你。”

“别这么说。”虎平涛拿着茶缸走到饮水机前,一边接水一边道:“你本来就很优秀。”

吴永翰心里暖融融的。他忽然来了兴致,于是拿起书签插进敞开的页面,把书合拢:“小虎,这段时间你还是小心点,窦志伟一直盯着你,今天中午他又在外面说你的坏话。”

“哦,他都说了些什么?”虎平涛站在桌前,抿着杯中的凉水。

“说你没有责任心,不安心于现在的工作,成天只想着考公务员。”吴永翰道:“上个月你在廖所的办公室填报名表,他看见了,当时没吭声,现在却拿出来说事。”

“嘴巴长在他身上,想怎么说,那是他的自由。呵呵……”虎平涛对此不置可否。对于窦志伟这种人,最好的应对方法,就是“不要理他”。

“你今天事情办得怎么样?”吴永翰换了个话题。

“还行。”虎平涛脑海中下意识回放着李松冲进楼道的那一系列画面,心中的满足感以微笑形式呈现在脸上。

吴永翰笑道:“我知道你脑子好用,可是考公务员挺难的,就算你再聪明,也得专心复习。再有一个多月就考试了,这段时间我尽量替你跑外勤,要不你跟所长请几天假,多看看书?”

他是好意,被人关心的感觉很不错。虎平涛笑着回答:“等我考上了,咱们约上张哥,好好喝几杯。”

正说着,手机响了。虎平涛拿出来一看,是李松的号码。

“虎警官,你现在有空吗?”话筒里传出他明显带有紧张情绪的声音。

虎平涛不假思索地回答:“有,怎么了?”

“咱们约个地方吧!有些事,我想跟你谈谈。”

……

十多分钟后,按照约定,虎平涛来到和园小区外围的铁道口。

这里以前归铁路局管,铁路从城市中间横穿而过。后来旧城改造,列车更换线路,铁路局把相关地块移交给地方政府,去年开始对铁轨进行拆除,沿线竖起围栏进行遮挡。距离最近的施工点大约有三公里,这个地方几乎没人过来。

现在是晚上八点多,李松换了一件黑色衬衫,下面是深蓝色长裤。他站在铁路边围栏与废弃电闸房的阴影里,如果不走到近处仔细看,很难发现他的存在。

黑天魔神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