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你三十年

第51章 发现破绽

赵颢然一直在互联网左看看右看看,想着这次的麻烦事。他直到第二天早上才累倒了,睡去。

他真的很担心自己的职业生涯,因为这件事情就此结束。

施诺一早上班,回到办公室才坐下就接到美国航空人事部Janet的电话,

“你好施诺,我是美国航空公司人力资源的Janet,我们几天前聊过。为什么当时你没有告诉我,你是赵颢然的女友?”Janet语气不友善地质问着。

“我没有刻意隐瞒的意思,我之前已经与高管透露了我们的关系,但我不知道这些,不在赵颢然的个人资料中。

当我们上次谈论这事情时,我也不知道他跟这个案子有关系。那么我现在要怎么帮助你呢?”施诺回应着Janet的质问,心里有点莫名其妙,但是还是礼貌的回。

“请告诉我,所有你知道关于娜娜的事。”Janet深吸一口气,恢复平和的语气继续问着。

“几个月前,赵颢然已经告诉我,娜娜似乎对他过于友好,她改变自己的班表去配合他的,但我没有太在意。

大约一个月前,娜娜来到了赵颢然的基地西雅图,她说那是她第一次去那里,所以赵颢然跟她出去走走向她介绍,我是知道这事的。作为一个同事,那也没什么。

这次事情的那天晚上,我的航班无法降落到休斯敦,所以转飞到达了达拉斯,我知道赵颢然留在W旅馆,所以我是故意留在那边的,这样我就可以见到他。

他来到我的房间和我在一起,直到第二天早上,我离开了去你们公司的总部工作。

上次我看到娜娜是在赵颢然的家门前,她拿着赵颢然房子的钥匙。平常他把钥匙都放在夹克上,但他不需要用它,因为只使用密码解门锁,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丢了。”施诺详细的讲述她所知道的。

“所以你是说娜娜偷了赵颢然的钥匙?”Janet皱眉头继续问。

“我不能确定,但她要么是偷走的,要么是为帮他捡到的。我肯定那不是赵颢然给她的。”施诺摇摇头,分析着说。

“你为什么这么确定?”Janet瞪大眼睛,一脸疑惑继续问。

“理由很简单,给了钥匙,那么如果关系结束,你仍然必须要把钥匙拿回来,不然还要找个锁匠换锁,这样多麻烦。

如果只是提供密码,就很容易更改。没有理由他会给她一些他不使用的东西,找自己麻烦。对吧?”

施诺又发挥了她强大的分析能力,说服着Janet。她点头同意,继续问:

“再仔细说说,你那天是什么时候到达W旅馆的房间?他什么时候离开?”

“我大约在晚上十一点三十分到达,然后我跟赵颢然发送了一条信息,告诉他我的房间号,他不用几分钟就来了。

他一直呆到凌晨一点,去了旅馆附近的一家便利店买点东西。十五分钟后,就回来了,直到第二天早上八点左右我离开我的房间,那个时候他还在房间睡觉。

从晚上十一点三十分到凌晨十二点,我的助手艾米也在我的房间里。”

施诺仔细的继续讲述整晚的情况。Janet好像发现什么疑点,继续问:

“所以在凌晨十二点至凌晨一点之间,只有你和赵颢然在房间里,没有其他人可以证明,他在你的房间里?这很重要,那是娜娜说赵颢然为她拍照片的时间。”

“我们只是普通情侣在房间里,没有人可以证明这一点。W旅馆的走廊上有没有监控录像?”施诺皱眉头,叹了一口气回。

“我会联系W旅馆收集资料,我再将汇总我收集信息并与另一位经理讨论,以便尽快做出决定。有决定的时候我们会通知你。”

Janet语气平和,没有一点温度地说完,施诺冷静和保持礼貌回:

“好的,我相信你的专业。如果你还有其他问题,请随时与我联系。”

与施诺挂了电话后,Janet打电话给W旅馆经理,要求当晚前台的名字和问了一些问题。同时她收到施诺助手艾米的另一封电邮。

...............

赵颢然一觉睡到下午才醒来,第一件事是查看手机,看有没有对他案子的任何决定。目前来说,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至少目前还没有决定,还是有机会。

他不想去任何地方,其他机组人员已经重返飞行工作,但他仍然被停职。

他正在上网看看关于,任何加拿大航空公司的机长职位,因为施诺,他正在认真考虑去加拿大工作。

他发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职位,导师飞行员,它更像是一个教学职位。这样他每天晚上都可以回家。

另一个他有兴趣的,是接受训练以驾驶747飞机,但这意味着他将不得不从头开始学习。他不会再担任机长,而是回到了副驾驶的位置。

另一个选择是他可以去飞行学校当教练,他可以肯定留在温哥华,但这将是工作签证的问题。

现在首先,等到调查结果出来,再怎么样还是有很多其他路可以走的。

................

施诺飞往达拉斯的时间到了,艾米准备送她到机场,她们一起离开办公室。

在乘车过程中,艾米看了看满脸愁容的施诺,关心的说:

“有个东西我要给你看,因为这是与工作无关,所以我现在才告诉你。请把我的手机从包里拿出来。看那张照片。”

施诺听着有点不安,转身去后面拿了她的手机,看了看说:

“是娜娜那张照片,怎么了?”

“这是保罗发现的,他将这照片放大,你查看玻璃反射的顶部,你看到了什么?”

艾米仔细的解释着,施诺边听边看着那张照片,她吓到了:

“时钟的倒影是在晚上十一点三十分左右,她是在自拍照的。当时赵颢然要么在他同事的房间里,要么在我房间里,都有人可以证明这一点。快,快,快,将这个证据发送给Janet。”

“哈哈哈,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我今天早上已经发送给她了,但是你很忙,这个与工作无关,我认为下班后告诉你更好。”

艾米喜形于色的看着施诺,她温暖的笑容又从新出现了,她夸奖艾米:

“你真是最好的助理,你真的让我太开心了。我回来时必须买一份大礼物给你,下次叫颢然请你和保罗吃大餐。”

施诺托運行李后,她收到妈妈的一条信息:诺诺,我到香港了,待会我买了本地电话卡再打给你。

...................

已经十年没有回到这片土地了,一切都变了。当施碧媛走出机场时,她觉得自己无法呼吸,香港十月的天气,还是又热又湿,她迅速脱下外套,拿着轻便的行李,找车站自己打车去姐姐家。

经过四十五分钟的车程,她到达了姐姐的家,她的姐姐施玉媛和姐夫王子峰已经在大楼入口处等待,他们非常热情的帮她搬运行李先回去他们的家。

他们的女儿几个月前搬离家里,所以他们有一个额外的房间给施碧媛住。现在还是香港的早上七点多,放好行李之后,他们决定下楼吃早餐。

“姐,妈妈怎么样?”

施碧媛紧张地拉着姐姐施玉媛问,她冷静地回:

“妈妈,前天她摔断了手臂,昨天刚做手术,在医生检查后今天应该可以回家了。其实…....妈妈很想你,明明没有很严重,撒娇要你回来。就跟她说了你下个月回来,她又不听,她偏偏要你早点回来。”

施碧媛松了一口气,但是内疚地低头说:

“那是我的错,不经常回来。我已经退休了,所以如果我有住的地方,我可以常常回来,住更长的时间。”

“我们女儿玟丽嫌我们啰嗦,几个月前搬了出去,如果你不嫌小,就住她的房间吧,不要浪费钱去住旅馆,这里也离妈妈的家很近,或者你想住在妈妈家?”

施玉媛看看她丈夫王子峰,建议着施碧媛。她这次回来匆忙,完全没有订旅馆,但是还是不敢跟妈妈住,赶紧挥挥手回:

“房间不会小,我…....还是住在你家吧。等诺诺十一月回来时,我可以和她一起去住旅馆。你刚刚说玟丽嫌你们啰嗦?为什么?”

施碧媛和施诺总是像朋友的关系,而且她们两个都算是在加拿大长大的,性格上比较大大咧咧,有什么就说清楚,讲明白就好。这就是为什么她不了解她姐姐和姐夫跟他们女儿有冲突的原因。

“玟丽她都已经三十五岁了,我们对她好,要她结婚。她就不高兴,转头就搬出去了。”

施玉媛听起来还是很气地的解释说,施碧媛还是不太明白回:

“也许她没有找到喜欢的人?”

“她是有一个男朋友,两个都已经约会了两年,我们见过他几次,但没有任何结婚的计划。”

施玉媛继续说,施碧媛点头小声说:

“也许她搬出去和他住在一起?”

姐夫王子峰突然紧张大声地说:

“那怎么成?同居就是便宜了人家。”

施碧媛有点吓到,也许她在西方国家生活了太久,无法相信她的姐夫是那么传统。

施玉媛赶快化解尴尬说:“赶紧吃吧。不要只是聊天。”

程颖熹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