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哥哥我成仙了

妖怪哥哥我成仙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4章 误会

就在所有人都为冯家与尚家的婚事担忧的时候,尚府发生了一件事。

一个把门的侍卫死于非命,浑身上下却没有任何伤口。

尚漠兮不由将眼神转向林书,而林书正在给那只老鼠洗澡。

发觉有不善的目光,抬眼去望,竟是四目相对。

而尚漠兮的目光中除了怀疑没有其他。

林书放了木鼠,转身而去,一句解释也没有。

院内,阳光从树影间照出,那只白猫趴在树下的躺椅上,与木鼠四目相对。

白猫时不时伸出爪子抓挠木鼠一下,木鼠没事就睡觉,根本不把白猫放在眼里。

尚漠兮忍不住去西香坊找他。

西厢房内,上午的阳光本不会照射进来,但此时却有一束光落在桌面的斜角上。

那里有一本书,半合着,旁边放了个茶杯,茶杯里没有热气,显然是一杯温茶。

林书在整理被角,如同前世军人的标准。被子成了个四四方方的豆腐块。

“是你,对不对。”

尚漠兮说完,将手中的碗重重放在桌案上。语气是含了怒气的。

林书停了手中的动作,转身看她,眉眼中冷的可以沁出冰:“你若觉得是我,那便是我,又何需过来问我。”

“我已经答应给你血,供养你了,为何还要害无辜性命。”

尚漠兮的质问的声音有些大,引得闲生担忧地看了过来。

尚漠兮朝她摆摆手,闲生才端着菜篮子转身而去。

“林书,喝了这碗血。以后若是需要,便找我,无需做伤人性命的事!”

林书半垂着眉眼,走到书案前,端起那碗血,凝视片刻,又侧眸看了她一眼。

然后,在尚漠兮的注视下,林书仰头喝了那碗血。

“为什么不解释?”

不管是不是林书,林书都没有辩驳解释,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即便别人误会,也会淡然处之,更遑论,尚漠兮断定的这件事。

好像,一切都与他无关,一切都不入他的法眼。

“为什么要解释,只要没有证据,任何人都抓不到我!”

“尚书大人命人报官,衙门已经参与进来。”尚漠兮认真地看着他,似乎想从他脸上看出端倪,用以证明他是凶手。

果不其然,不过是几个时辰,仵作断定,人死的蹊跷,浑身血液已无,与京中近几日发生的秘案颇为相似。

甚至有人传言,京都来了个恶煞,形容可怖,只是会在夜半之时吸人鲜血。

闲生偷问小姐:“小姐,我怎么觉得你和林公子发生了什么事?”

尚漠兮点着灯看书,抬着眼皮横了她一眼:“错觉。我们很好。”

“当当当”,这时响起了敲门声,按理说应该不是林书,可又是谁呢?

闲生开门,手扶着门板,转头看小姐:“小姐,是林景霞林先生。”

林景霞怎么回来?

尚漠兮放了书,准备起身,林景霞却已经坐到了她的对面。

态度焦急。

再看闲生已经走出房间,留他们单独谈话。

“师傅派人来了京都,因你家这风水甚好,所以他不敢贸然行事,且……”

“什么?”尚漠兮看着林景霞迟疑的目光,不由得浑身一凛。

“且林书用血祭了尚府四方。”

林景霞语速很快,手肘拄着膝盖,看着尚漠兮紧促的眉头。

“血祭用的是他自己的血,且毁掉五成功力。尚府的每个人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被这种血咒保护,只是新死的那位是府上新买的小厮。所以才被人提前吸了血,如提线木偶一样死在府中。”

林景霞说出的每个字如同鼓锤重敲心房。

尚漠兮半低着头让林景霞看不清楚,而在下一秒她起身走出房间。

“他不在府中!”林景霞咬牙道。

“我来也是找他的!”林景霞起身走到她身侧:“尚姑娘,我不想你误会他,他是个好人,不像我,我的心已经腐烂,甘愿做别人的狗,他不一样,若遇上纯源老人,他还有救的。”

“纯源老人?”尚漠兮问。

“这个改日和你说,现在我去找林书。”

…………

京城南门十里外。

林书手捂着胸口吐出一堆鲜血,而他的后面已经漏出狐狸又长又粗的白尾巴了。

微凉的夜风滑过衣衫,竟透出一股血腥味。

“林茯苓,不得再害城中百姓。”

林书血眼赤红,十足的妖怪样,说出的话却中气十足,坚定得好似一剑可以将对方劈做两半!

叫做林茯苓的是个瘦高个子的少年,身穿藏蓝色束身长衣,嘴角轻蔑一笑:“二师兄,所说残害百姓,你这幅样子才有人信!”

林书五成功力,怎么博得过勤练巫术的他!

林书默然:“你们非要将京都搅得天翻地覆才甘心吗?茯苓你也是人子,可能想过你的父母双亲若在世,可愿意看到你为虎作伥!”

林茯苓双眼微眯,冷冷道:“我双亲已死多年,人最怕的不是孤独,而是缺失,缺失荣华富贵便会被人瞧不起,二师兄,我想你应该想清楚,师傅一旦与水族相连,这个天下必会大乱,到时候你会死的很惨,但你现在若是告诉我甪端在何处,师傅定然会放过你。而我也遵守承诺,不再害京都人的性命。”

林茯苓的话似乎是个天大的笑话,惹得林书嗤笑不止:“我林书岂是贪生怕死之人?死又何妨?我留着这幅枯骨,不是贪恋世间,而是我要与你们对抗,师弟,你告诉师傅,就算我死,也不会将甪端的藏身之处告诉你们。”

林茯苓重握宝剑,手臂半曲,恶狠狠道:“那就别怪我了。”

说完已是曲剑而起,剑剑狠辣,林书也不甘示弱,但其损失了五成功力,终究抵不住林茯苓的猛烈攻势,心口中了一剑。

林茯苓握住剑柄,使劲翻转,似乎听见了宝剑与血肉绞缠在一起的声音,而林书的脸苍白扭曲,竟是一丝血色已无。

林书的尾巴轻轻晃动,却在下一秒续积了全部的力量,狠狠地抽在林茯苓的脸上。

林茯苓被抽痛,咬牙后退,血眼猩红,恶狠狠地看着林书。

林书握着胸前的剑柄,半笑着,抬眼,用力一抽。

血从胸膛喷涌而出,那张脸却冷峻得如同凝住一般。

喜乔乔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