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哥,你逃不出我掌心

第86章 瞧你那个轻狂样!

凌云一面替楚悦拍着后背,一面回头道:

“爸、妈,你们怎么出来了?”

说完,坐回原处。

就听程丽芬道:

“你们两个又是烤肉、又是红酒的折腾,我们还能睡得安稳吗?”

楚悦才止住了咳嗽,一听这话,忙道:

“哥是因为我……”

“这不关你的事,都是你哥勾引的!”

程丽芬打断她道。

楚悦听了,回头看了一眼凌云,作了个无奈的表情。

又听凌云笑道:

“小悦今天加班,没有吃晚饭,所以我……”

“吃完了早点回屋睡去!”

凌伟民打断他,又扶着程丽芬的肩膀,安抚道,

“我们回去吧,儿大不由娘,随他们去吧。”

程丽芬嘴里嘟囔了几句,便转身,随他一起去了。

这里,楚悦与凌云对视一眼,又都抿嘴笑了。

正在这时,楚悦的手机忽然“叮咚”响了一声;

她拿出来一看,见是凯瑞发来的微信,问她战果如何。

楚悦会心一笑,回道:

“领导在旁,说话不方便,明儿再说。”

很快,凯瑞回过来一个“OK”的手势。

她才将手机装起来,就见凌云貌似无意地问道:

“谁啊?”

楚悦笑道:

“是凯瑞。”

“这么晚了,他找你什么事?”

只听凌云又问。

楚悦笑着,如实道:

“他问我战果如何?”

“你怎么答?”凌云问。

楚悦笑道:“明日方面汇报。”

就听凌云“嗤”地笑了一声,不再追问。

两人面朝着湖,静静坐了一会儿,楚悦忽然又想起江毅的那个比喻,便问道:

“用高脚玻璃杯和搪瓷缸子,来形容我和夏紫菱,你觉得,分别是什么?”

就听凌云笑道:

“怎么想起来这么问?”

楚悦笑道:

“你不觉得很形象吗?”

“没觉得。”

就听凌云干脆道。

“你说说嘛!”楚悦撒娇道。

“哼!你……”

凌云的话才开了个头,就突然咽住。

楚悦明白,他是怕伤了自己的自尊,因笑说道:

“曾有人说,女人大致可以分为两种,一种像高脚玻璃杯,一种像搪瓷缸子;

“如果男人像红酒,那就只能配高脚玻璃杯。”

就听凌云冷笑了一声道:

“是听那个江毅说的吧?”

楚悦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诧,道:

“你怎么知道?”

凌云笑道:

“你来往的人中,也只有他,能说出这种话。”

“但我觉得很有道理。”楚悦道。

就见凌云仰头喝了一口酒,没有说话。

“我像搪瓷缸子,对吧?”楚悦又笑道。

“他这么说的?”就听凌云冷冷问。

“我自己也这么觉得。”

楚悦模棱两可道。

“你现在已经不是搪瓷缸子了。”

就见凌云放下酒杯,回头看着她道,“别听她胡说八道。”

“那夏紫菱呢?”楚悦问道,“她像不像高脚玻璃杯?”

说完,就见凌云微微点了点头,望着黑暗的远处,没有做声,良久,才道:

“以后,别再提夏紫菱了。”

“为什么?”楚悦诧异道。

只见凌云回过头来,冲她一笑,道:

“你忘了今天她说的吗?我走出那个房间,我们俩的关系就完了。”

楚悦听了一笑,道:

“她就是说说而已,你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不做男女朋友,还是好同学呢!怎么能说完就完呢!”

凌云听了,叹道:

“她要是像你这样想,就好了。”

楚悦又道:

“紫菱那么聪明伶俐的一个人,怎么能想不明白这点呢!”

就见凌云听了,不置可否,又坐了一会儿,方回头笑道:

“太晚了,我们回去吧。”

楚悦应了一声。

二人起来,收拾了东西,回屋后,又各自去休息。

次日,才到中午下班的时间,楚悦办公室的门,便被人无声无息地推开了。

楚悦听到脚步声,不用回头,都知道是凯瑞来了,因笑道:

“不会敲门啊?”

只听凯瑞笑道:

“来我徒弟的办公室,还那么麻烦干什么!”

说着,便一屁股坐在了她旁边的椅子上。

楚悦将面前的文件夹合上,“啪”的一声,丢到旁边,回头笑问:

“有何贵干?”

却见凯瑞一拉她的胳膊,神神秘秘道:

“快说说,昨晚什么情况?”

楚悦听了,定定看了他半天,忽然咧嘴一笑,道:

“你这么兴奋,到底是想听什么?”

只见凯瑞,似乎没听出她话中讥刺的意味,兀自道:

“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好啊!”楚悦笑道,“一言以蔽之,就是成功阻止了一场色诱计!”

“什么?色诱计?”只见凯瑞疑惑道,“应该是美人计吧?”

“你哪里看到美人了?”楚悦白了他一眼道。

只见凯瑞听了这话后,会心一笑,推了她一下,笑道:

“对!只有你,才能称得上美人!”

说完又道,“说详细点。”

“自己脑补去吧。”楚悦一挥手道。

“那我可就想得没边儿了!”凯瑞笑道。

楚悦又回头白了他一眼,说道:

“你的衣服,我拿去干洗了,洗取回来给你。”

就听凯瑞笑道:

“现在衣服不是重点。”

“那什么是重点?”楚悦回头笑问。

只见凯瑞一脸难以描述的笑意,说道:

“把你看到的,最精彩的画面,说一说。”

楚悦便含笑,抬手指了他一下,说道:

“瞧你那个……”

她本想说“轻佻”,可话到嘴边,又改了,道,

“轻狂的样子!”

“嗐!谁不是这样!我不过不装罢了。”凯瑞笑道。

“好!我满足你……”说到这里,楚悦停住了,看着他,只意味深长地笑。

“你快说呀!”

只见凯瑞倒不介意,只一位地催促她。

楚悦只得一拍腿,含笑摇头晃脑道:

“这么跟你说吧,我要是再晚去一会儿……”

说到这里,她猛地咽住,来回转动着眼珠,思忖该如何遣词造句、表情达意。

一旁的凯瑞见了,着急道:

“怎样?快说。”

楚悦便不满地打趣他道:

“哎!你能不能别这么原始?像个文明人,好不好?”

“什么叫‘原始’?”只见凯瑞愕然问道。

楚悦便抿嘴一笑,道:

“就是没太进化好。”

只见凯瑞听了,抬手打了她一下,笑嗔道:

“你才是个动物呢!”

“你怎么也得掩饰一下吧?这么急切,我还以为是原始的本能呢!”

楚悦讥笑道。

只见凯瑞听了,扭了扭腰,只白了她一眼,没有做声。

楚悦方笑道……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

微雨竹窗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