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不依月

第14章 相见

宋颂正要去打水,突然看见一个粉粉嫩嫩的小男孩。

衣着华贵,圆圆胖胖,看起来白白软软的。

宋颂本来就喜欢小孩儿,以为这是谁家迷了路的小公子,便放下木桶前去询问。

谁知她刚一靠近小孩就哭了,哭的惊天动地,活像受了多大的委屈。

“喂,小孩,乖小孩,你别哭啊!!!”宋颂手忙脚乱,三步并作两步的冲到小孩面前。

刚弯下腰,手还没有触到小家伙的脸,突然一声喝止,吓得宋颂不敢动弹。

乌泱泱一群人从拱门鱼贯而入,被众星捧月的挺拔男子格外惹眼。

玄色长麾显得他孤傲而伟岸,触及下颌的貂领衬得男人的脸部轮廓危险又迷人。

这个男的好帅啊!

宋颂偷偷在心里尖叫。

哎,这张脸怎么这么眼熟!

宋颂抬头看看门口,又低头看看面前已经止住哭声的小孩,又看看门口,再看看小孩……

小孩跟门口的男人有五分像,不过大的倒是没有小的长得这么具有亲和力。

一双清冷的眸子直视着宋颂拨浪鼓一样的头,不见情绪。

“咳”一声轻咳打断了她的动作,宋颂瞬间有点尴尬。

“那、那个……”

丫鬟春籽打断了刚刚开口的宋颂。

“小姐,王爷和小世子来接您回府了。”

春籽生怕眼前的女人再做什么动作,惹怒了眼前的主子。

宋颂偏过头看着眼前跟自己差不多大的丫头,梳着简单又不失小女儿的发髻,上面别着一只精巧可爱的鎏金龙葵流苏钗,随着她说话,流苏轻轻晃动。

简简单单的发饰,却不自觉吸引着目光。

“哎,来接我回去吗?”宋颂心里一惊。

来了这么久,自己面朝庭院,身边皆是四大皆空的僧人。

举目无亲,甚至连能够交谈的人都只有得空的缠尘小师傅。

她差点就忘记了自己原来在这里还是有家人的,甚至——丈夫!

宋颂说不出来这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她还是高中的时候谈过恋爱,现在竟然已经成家了。

红墙青瓦,檐牙高啄。透过拱门的阳光毫不吝惜的洒在众人的身上,男人的清俊脸在光里看不真切。

宋颂眯了眯眼睛,收回了目光。

她没发现自己也站在光里,不安分的碎发在晨光里发出绒绒的的光泽。脸蛋上一颗小小的痘痘衬得她皮肤白皙又不失可爱。

原来,她也还只是个女孩而已。

栗耀添这次来接她,完全不打算追究以前的事。

栗苏安可没理会大人,一溜烟跑到了男人身侧,胖乎乎的小手抓着栗耀添的小指。

脸上还有残余的泪痕看上去楚楚可怜。

丫鬟蹲下来给他擦脸,他抽噎着还不忘拉紧男人的手。显然一副受尽委屈的样子。

众人顿时向她投来意味深长的目光。

宋颂大囧。

“我没有欺负他,我一靠近他就哭了。”

原主这么坑,难怪这小孩不喜欢自己这个后娘啊。

栗耀添将她的失望尽收眼底。

“颂额娘有欺负你吗。”声音利落,却是专属的温柔。

虽然他儿子可能听不出来一丁点温柔的成分。

“没,没有。”栗苏安看了一眼亲爹,飞快的低下了头。

“那你哭个屁!下次再娘们唧唧,把你一脚踹飞!”

栗耀添果断收回手,留下一个抽泣还没抽完的栗苏安尬在当场。

栗耀添也没对宋颂言语,只是对春籽摆了下手。

“我和小姐去收拾东西。”春籽收到示意,立马扶着宋颂的胳膊。

宋颂被牵引着走向禅房。

他刚刚对自己的儿子说“颂额娘”,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虽然自始至终都没有跟她说话,但是她觉得像这样和平的相处下去也算是不错。

春籽见她嘴角带笑频频回头,拉着她走的更快了。

宋颂比春籽高半个个头,算是高挑。很容易发现她眼里的紧张。

以前的宋清月是大老粗一个,眼里只有钱,根本察觉不到这些,所以在没外人的时候春籽大多数时候是把情绪写在脸上的。

“春籽,你是不是挺看不上以前的我的。”宋颂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微微晃动的流苏,总是不由得想起夏小笙。

宋颂想了很久,为什么缠尘这样的普通小百姓都能如数家珍,知道自己出村以来的种种糗事。

当然不可能是自己的家人说的,说她无异于给宋家抹黑,况且外界都传他们家不仅儿女几人和睦,就连宋辉亭的两个老婆在世的时候都相处融洽。

也不会是栗耀添那边的人说的,道理都一样。

春籽是宋清月奶娘的亲生女儿,吃一样的奶水长大的,年龄也差不多,想来想去还是春籽最为合适。

去接宋颂那天,宋倾允“顺手”带上了在耳房熬药的春籽。

爷俩压根没顾得上管家挑选的丫头。

春籽的娘是宋府管家的妾室,正妻霸道泼辣又生了长子,春籽娘就带着女儿在宋府住着,顺便干点零活。

春籽娘对唯一的女儿要求很是严格,春籽也是争气,对医术见解颇深,本来是再过几天就准备送去——升司谷拜师的。

谁知道宋家主子突然来这么一出。

管家也可奈何,难道他要要告诉宋辉亭,我女儿并不是你家的下人,她只是在宋府白吃白喝了十几年而已吗?

春籽娘也绝望了,当个陪嫁丫头或许就是春籽的命了。

话说这边,春籽小脸一红就要跪下。

宋颂眼疾手快,一下托住了她胳膊肘。

“这是在干吗,我又没怪你。”

说完自顾自往前走,却是止不住的落寞。

原来,连自己的陪嫁丫头都跟自己这么远啊。

银杏树的黄叶晃晃悠悠的飘下来,正好落在她头上。她随手摘了,转了个身向身后的春籽伸出手,明媚的笑容连春籽都愣住了。

下意识伸出手,抓住。

“走吧。”

宋颂相信眼缘,就像她一眼认定了夏小笙一样。

“以前的我是很不好,可是我现在已经改了。你能不计较以前的事情吗?”

春籽知道这样不对,她跟小姐拉着手走在一起,并不像是主仆,而是姐妹。

以前的宋清月确实过于粗鄙,但都能看出来她的心思非常单纯。

“小姐别这么说,小姐改了性子是王爷和侯爷都高兴的事。”

春籽任由她拉着进了禅房,禅房里很冷,春籽的心却暖暖的。

注定要成为下人,这样——也算是不错了吧。

……

本来都收拾一半了,栗苏安这小家伙非要在这住一晚不可。

山下的雪化的差不多了,山顶的寺庙仍然银装素裹。

全身上下裹得棉花团一样,只露出一张圆圆的脸蛋被冻得通红。

栗苏安在后院跟下人玩打雪仗,闹得就是不回去。

栗耀添本来还没这个打算,突然的改变计划让他有些烦闷。

申时的钟洪亮而深沉,栗苏安被吓了一跳,跳进栗耀添的怀里。

栗耀添突然想起了什么,看着怀里的儿子,“栗苏安,你想在这里住几日都行。”

栗苏安看着他爹心情很好的样子,也开心的跳下去跟一堆人继续玩了。

栗耀添看着宋颂禅房的方向露出了一抹笑。

宋清月,天意如此。

下人去收拾栗耀添的住处。

虽然是夫妻,可总不能在佛家寺院这等地方同床共枕。

同一个院子,挨着宋颂的禅房。

孟千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