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器公主

第54章 4.3 一对表兄妹

我应该是睡了很久。

`

数字上来讲,是三天三夜。

醒来时,感觉身体散了。好像不是自己的。

小千,是你吧?

我眼前有点朦胧,但,有几个问题要立刻知道。

她抓住我的手:“你问。”

……

第一,阿宁呢?

她的回答是:“就在这里,只是不敢见你。”

在就好。

阿宁,抓住我的手。

我没瞎。只是眼皮太重,眼前太朦胧。我也没魔力开探测点扫描,你抓我。

嗯,这个触觉,是她了。

她的手小而且软。又冰凉。

像果冻。

`

第二,你父王呢?

阿宁小小声音回答:“在和爹地说话,说你醒来的时候,第一时间告知他。”

啊……

我……

不是三天过去了?

他没回宫吗?

我惯例性头皮发紧。

阿宁,我没醒来。这是事实,我眼睛睁不开。

`

第三:谁把我送回来的?

小千回答:“归一大师。神奈寺宗主第二天已经把他接回去了。”

哦。

樱流花来过啊。

神奈寺到底是和唐家肖家并称南朝三柱。

而且,和平近二十年,南北多有沟通。北朝人很多在这边开公司。

并没有法文规定,南朝人不能做北朝人的保镖。

回去了就好。

人们总是各为其主。

最后若不是他,我回不来。

`

阿宁在我耳边小小声音地道歉:“对不起。”

没事的。

我自己计算失误。

当时太急,我以我自己的最大速度算,十分钟之内能到北岸前沿作战平台。

毕竟,那个堡垒就在北岸离河不太远的山顶。

但我漏算了一点。

我冲破玻璃到塑形成战机,需要花时间。

喷射加速度到最大速度,也需要点时间。

……

那个时间点,差十几秒很要命的。

所以,我撞碎了两层玻璃和一层墙。

最后一头撞在大厅主墙上。

这事主因是,我计算失误。要不然不会那么被动。

关心则乱。

我先乱了。

反而是阿宁,我真的是很久没有花心思在你身上了。对不起。

……

我的职责是你的贴身保镖。

却离得太远了。

……

感觉这个大小就刚好。

阿宁比较娇小。

抱起来比较舒服。

小千是个高挑女孩,太大。

喂,野蛮郡主,别打我。我是病人啊。

……

`

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边上多了一个人。

尘封,你从塔底出来了?

最近不大太平。

你身体刚好,我软了。

也算正常。液态金属机器人就这个用法。

这次是术式破碎,视线都有点模糊。看东西有重影,晚点估计要在巴别塔的研究室大修很久。

……

这里是定国宫主卧。

你怎么能进来的?

他还没说什么,小千已经叹了一口气。

嗯?

她还在那里烦恼着:“一个人带自己男朋友来看他喜欢的女孩。我已经没救了。”

别闹。

你们两个谈恋爱着呢。

互相考验不好哦。

……

不过,定国宫主卧室不是一般人能进来的,尤其是男人。

公主寝宫,对这个很忌讳。

而且,我最近对阿宁太疏忽。有人很恼火。

所以我决定改。

作为一个贴身保镖,我决定贴在她身上。

找个绳拴住。

`

他却是想到什么,声音不大:“你重伤不醒好几天,那个唐定国都没能过来看你一次。”

嗯?

坐在我身边的,不就是唐定国吗?

还抓着我一只手呢。

你一直在努力了解这个江湖。就这个了解法?

我作为你的导师,太失望了啊。

……

就见小千好像终于忍不住,都笑成花了。在捶床。

淑女。

她拉过一脸懵懂的阿宁,十分郑重地介绍着:“戴尘封少爷,现在正式跟你介绍一下。”

说罢,还清了清嗓子,继续:“这位就是这里的主人。唐家武王竞争者,至尊三,唐定国。”

`

好了。

尘封。小千她,不是故意的。

好吧,我看就是故意的。

小千。你再这样要把戴少气跑了啊。别闹。

大家安静一下……

我现在要说的事,定国和小千两个都不知道。还请有点心理准备。

说到这个,小千都愣了一下。

那就是,我用语言说明一下:“阿宁,也就是定国公主,是你的表妹。以后你们互相照顾一下。”

……

好像效果比较明显。

戴少刚才只是略微发愣,现在倒是吃了一惊。

……

有的东西,小千不会去查,但我是警方人员,会有自己的资料网。

你母亲姓洛。

洛这个姓很少。

很大可能是奥顿贵族,罗兰的南朝音译之一。Roland。

二十年前,中心湖合约。南北停战。

奥顿皇族后来提出与唐家和亲。

注意,是奥顿皇族嫁女儿给唐家。

他们平时十分注重血统的纯正性。极少通婚。

唯一的一次就是嫁给南朝大权者,唐麟。作为南北停战的一种政治象征。

`

他愣了下:“唯一的?”

唯一的。

罗兰家极其注重这些,目前明面上的通婚只有这一次。

而且,这还是他们家族发生了一些内部争斗。失败者的女儿被扔到南朝而已。

……

南北朝互相仇视已久。

他们是以一种嘲笑和看戏的心态,看着这个女孩在南朝宫殿里被人活活整死。

小千像是才知道:“洛王妃?”

对,嫁入敌国,孤立无援。

我们在北朝潜伏的人还能回忆到,奥顿皇族听到洛王妃在南朝宫中受尽各种苦难,还举杯碰饮,哈哈大笑。

……

小千好像已经对这种事麻木了。

只是抓着我的手,只是不说话。

尘封微微沉吟着:“我们能去救吗?”

死了十几年了。

洛王妃的女儿都这么大了。

`

洛,这个姓很少见。

第一反应就是当年北朝的所谓叛贼。

类似玄武门兵变,兄弟阋墙。

内斗失败,家破人亡。

被迫改姓洛,发音同落。落下的意思。

而不能姓皇族的罗。

他们已经被北朝罗兰一族逐出了宗门。

……

尘封在想着什么:“母亲从来没有提起。”

其实她还算幸运。

要出嫁的时候,北朝苍蓝王实在是看不过去,他拦了婚车,把人带走了。

小千问:“后来呢?”

后来,洛少君的妹妹洛少卿以十四岁的年龄,代替姐姐嫁到了南朝。

南朝通史有记载,大宗主当时还皱着眉头问了一句,没成年么?

洛王妃那时的回答是:“代姐赴死,何须成年。”

……

唐王很欣赏她的傲气。

两年以后才成的婚。

只是,唐家地处中原,四面受敌。

当年时局不稳,他经常要停在最前线。

内宫与外戚沆瀣一气,欺上瞒下。

直到后来,洛王妃的贴身女仆抱着几岁的小公主夜奔边境红石城。唐麟才知道,洛王妃已经死了。

……

后面的事,你大约知道了?

`

她是洛少卿的女儿。

你是洛少君的儿子。

你们两个,大约是洛家最后的血脉。

所以,你们本来应该很亲。

他问了下:“是真的?”

自然。

我之所以会这么肯定……

你让阿宁和你母亲站一起就知道了。

奥顿贵族直系给人的感觉是,很淡。皮肤白,发色淡金色。黄金瞳。

她们两个都有一种朦胧的精灵感。像是一对亲生母女。

而你更像父亲一点。

他还考虑了一下:“你也很淡。”

哦?

那是因为我懒。银发是自然材质。

我可以很浓。

着色成黑色就是黑发。

……

他和阿宁,好像,没有亲人相认的那种热情。

或许两人都经历过太多。

只是,真的没有那种太浓的感觉。

`

不像是太客气。

而是那种……

说不上来。

阿宁有点不情愿地叫了一声表哥。

尘封只是点了点头。

……

怎么我总感觉自己是一头热。

还幻想着他们两个能很亲切,彼此能多一个亲人。

好吧,我非鱼,不知鱼之冷暖。

……

接下来让我更无语。

他们两个对着看了很久,我以为是培养感情。

哪知道尘封来了一句:“先入门为大。还想请师姐指教。”

喂!

阿宁也不服输:“我也是这么想的。”

忽然间,我大约知道是为什么了。

斗魂。

尘封斗魂是魂系金龙。

而阿宁是唐家祖传灵兽,苍炎白凤。

他们两个一个姓戴,一个姓唐。

两家争雄几百年,直到现在。

这是一种,宿命的感觉。

`

我这个导师是管不了了。

……

尘封,你武痴也要有个限度。

别人看见阿宁都是恨不得捧在手里。你就想着挑战吗?

阿宁也很认真:“好啊。如果你输了,就从珑姐姐身边离开。她是我父王的。”

我……

小千,扶我起来。我要撞墙。

你们两个活宝,能不能正常一点?

阿宁。你父王有后宫佳丽三千,我一个非人,跑去凑什么热闹?

她在抿着嘴:“三十个。”

好吧,三十个。

其实不到。二十多一点。而且,有几位闹事的出头鸟已经离世。

宫廷里空了几个位置。

现在是十七个。

这个我记得。因为他纳妃子是南朝大事,需要公主令。我代行。

……

阿宁。

我一直把你当妹妹,你却把我当妈?

`

还想说什么,外面海心提高声音的一声大喊:唐王到。

我……

戴少出现在这里,怎么都不合适。

现在走来不及了,怎么办?

小千倒是反应快,淡金魔方一展开。直接把戴少给装到空间里了。

还好。

我一下就松了一口气。

现在,阿宁也没受什么伤。

顶多被训几句。

不怕。

`

我又得瑟起来了。

茶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