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器公主

第194章 13.4 海边

我们来到了海边。

临海市。

古称龙城,对,这里就是龙组和龙城战队名字的来源。

它现在已经发展到了海里。

整个城市是一个半岛。

海面上,零零星星的岛屿之间连着很多道白色的桥。

远远看去,像是海里横着一个各点连接的网。

毕竟,两点之间直线最近。

十几个岛中间,桥梁细而且密集。有种现代的艺术之美。

……

蜂巢一样的桥梁正中是一个悬空的大岛。

原理和我们学校一样。

异度空间浮空,不会掉下去。

体积应该比我们学校略小。远处看过去,像是蓝色海面上盛开一朵巨大的白色荷花。

这个就是和京都大斗技场齐名的临海大剧场。

不知道为什么,会忽然想起阿宁喜欢的那首歌《看海》。

那种淡淡的沙哑嗓音,让人感觉到怀念。

……

摇了摇头。

我本应该不是这么伤感的人。

这里很好。

山是山,海是海。

只是人们的科技建筑让这里多了几分现代的气息。

`

这里斗技场的排布其实和学校很像。

都是外围几个小型的,中间围绕一个大的。

荷花正中那里就相当于黑街那个三角锅的地方。

……

临海学园城建在这里。

号称是龙组的人才培养基地。

正式的学生数量其实远高于京城的皇家学院。毕竟,是属于平民的学校。

相比于我们那边的大而冷清,这里还有点繁华热闹。

`

来接我们的是一个中年老师,身后带了一排导师。

倒不是很热情,毕竟阵营不同。

看到我,那老师还行了一个很郑重的礼:“代主。”

不用太客气。

我现在的身份只是一个战队的带队导师。

太客气就见外了。

到底是军事上的联盟,没有出现一下飞船被一堆士兵指着的壮观感。

还让人感慨了一下。

不用太在意我们。

我认识路。

……

请问,戴清灵戴老师在吗?

没问完就已经看到了。

这是一个模特身材的女老师。身高和一般的男士相同,面容俊秀清朗。

清灵,整整一年不见了吧。

跟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戴尘封。你知道的。

……

尘封,没事。

这个热情的拥抱是应该的。

毕竟,这个是你姑妈。

那老师却抿了下嘴:“什么姑妈,叫得好老。尘封,叫我姐姐就好。”

姐……

你是戴展风同父异母的妹妹。

请勿随意装嫩。

`

……

夏天的海边,让人感觉到十分舒畅。

蓝色的海一望无际。

暖风吹着,海面有着微微的浪。

偶尔有几只白色的海鸟飞过来,落在阳台上。

这里和学校的大斗技场一样,不光是斗技,还是商业的格斗赌场以及旅游圣地。

夏末初秋,天气还很热。

这里海边的旅游者很多。

……

我们住的这里有点像是别墅。

不在主校区,这个宾馆建在旁边一个小岛上。

一推窗门,就能看到那朵浮在空中的科技大白莲花。

比我们学校有美感多了。

学校那边像是一个横着的表盘。

……

尘封,怎么了?

他走近,坐下:“去看了一下别人的训练。”

哦。

我们学校的队伍他都已了然在心。临海这边的我们没有太多数据。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多看一下是没有问题的。

尘封,你全权负责。我们输出主要是火系,估计会很吃力。

这里水系战队极多。

毕竟,是海边。

……

他声音比较平静:“导师,请指导。”

其实不用。

你已经可以掌握全局了。我再指挥就会画蛇添足。

以现在对战队的掌控力,我不如你。

他稍稍走近,低声:“方宗主已经从南郡赶来。刚刚到。”

哦。

你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他笑了下:“自己家。”

……

不错。

对于我直接跑过来,方家很谨慎。

这点就和北岸不同了。他是先把我稳住,然后想办法。

我们南方人都比较圆滑。

话说,其实先发制人还是不错的。

先手出牌。

我自己跑到了他老家龙城,把他吓一跳。现在,是看他怎么办。

虽然他现在派兵把我围了个水泄不通,但到底没有动手。

箭在弦上的时候,只要不按下扳机,大家还是很安静的。

安静到,有些悠然。

`

尘封像是有点不经意地提起:“我联系了人来切磋。”

好啊。

社交还不错。

他已经是主动出去联系别人队伍,而不是等举办方的安排。

看了下,这次来的是东南赛区的一支队伍,白鹿战队。

这个我熟,白鹿本人是一个比较飒爽的大男孩,我认识。

小千在边上吐槽:“到处留情。”

嘛,这叫社交面广。

去年比赛的时候在这边,我去做过钟点工,当过靶子。

……

尘封问了下:“靶子?”

对,拳靶。

即被攻击对象。专门挨打。

一般是用来测试攻击强度和烈度用。

其实很好赚。

你们当时和方丹一起打过我的,记得吧?

就是方丹把我炸很疼的那次。

他摇了摇头:“以后这个不要去做了。”

好啊。

听你的。

……

`

我看下,和白鹿的比赛场地是海面。

原因很简单,竞技场的租借需要费用。

这边一般战队条件比较艰苦,所以,直接用天然场景。

不是沙地,是……

海面?

尘封,我们是火系主力,你确定需要在海面上和他们比?

……

他点了点头。

既然是到了别人主场,那么,在逆境中锻炼就是必须的。

嗯。

去吧。

小千还问了下:“你不去看吗?”

我出不去。

沿岛的一圈特种兵,以加强营为单位的。近千人。名为保护,实际就是软禁。

强行闯出去影响太大。

……

我的任务不是战队对战,而是和方宗主打牌。

我的心不在,指挥不了。

小千瞥了我一眼:“你不在,我们队长会心不在焉。”

会吗?

总感觉,我不在的话,你们才会稳定发挥。我是乌鸦嘴来着。

她还在挖苦我:“明明是吉祥物。”

囧。

她离近,压低声音:“尘封搞这场战队赛,就是为了让你能出去。”

好吧。

我在边上看下,做个吉祥物。

你们不用这么高兴。

还互相击掌,搞得那么正式。

`

嘛,其实从边上以观众的目光去观看他们比赛,应该满清闲的。

只是,好像有的人命里总会不那么清闲。

一个懒懒的声音从里面传来:“玲珑大小姐。你还接不接单?”

暂时不接。

我很听队长话。

准备好好歇一下,做个安静的吉祥物。

……

所以,那边人来的时候,我还在听歌。

很难听的歌。

歌词有点励志。

沙哑的嗓音,好像还行。听多了会喜欢的。

……

阿洁,你进步真慢。

`

戴清灵阿姨,一定要战前磋商吗?

磋商请找队长。我是花瓶。

……

好吧。

据说,对方坚持见我。

所以,我需要“勉为其难”地见他一下。谈一些比较深入的事情。

清灵在介绍着:“这位是白鹿战队的联络人……”

其实不用。

我们两个认识很久。是吧,乔玉龙同学?

茶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