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器公主

兵器公主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60章 11.8 我的小城堡

我坐在床上。

周围,很多人。

……

不要离我太近。不要抓我。

我是,萨丽儿,罗兰。

我没有病。

我的心脏没有病。

你们想害我。

所有人都想害我。离我远一点。你们那个针筒里的,是毒。我知道。

……

嗯?

我是这么声嘶力竭的人吗?

轻叹了一声,这样喊着,有点累啊。

看来我不是心脏有病。我是精神分裂。自己觉得自己太过于歇斯底里,总觉得有点讽刺。

……

所有的人都在后退。

只有一个人往前,一个很高的人。

军人。

他没有走太前,离床几步远站住,敬了个军礼。

嗯?

很正式的报告声:“萨丽儿公主,祝贺你,手术很成功。”

很,成功?

也就是说,阿姨不是在害我?

阿,姨?

……

这个称呼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

我需要补一些东西。

医生说,这次的手术是心脏置换。

换,心?

总感觉,应该是连脑子一起换了。感觉自己不是自己。

胸前不疼。头疼。

所有人都下去了,只给我留下了一个本厚厚的备忘录。

挺不错。

我不大喜欢别人打扰。

喜欢,静静地看一些东西。

……

这里很高,几十层。

是这个古堡最顶层。

屋外,还下着小雪。

里面,暖融融地。白色的装饰,淡金色洛可可的纹饰,让这里显得有些古雅。

我坐在床上,抱着一本书。

空中的探测点能看到,自己的银发铺满了一床。

`

大致回想起来了。

却有太多的不真实感。

白岭之狮莱因哈特的长子帕特里克体弱多病,所以失去了继承人的位置。

嘛,皇室继承人,得勇冠三军,威服天下。

病恹恹地,不大好。

他什么都没了,只剩下留给他的这个小城堡。

长妻也因心脏问题,很早去世。

只留下一个女儿,也因为遗传性心脏病而死去了……

……

别。

别。

这女儿的名字是萨丽尔,就是我。

坐在这里,很久才消化掉这些信息。

看着镜中的容颜,感觉到熟悉。银发,淡笑的脸一如往常。

但服装,感觉自己被打扮成了一个洋娃娃。

纯白的公主裙,只有一点点的淡金装饰。

银发垂落,铺满一床。这里感觉像是个童话里的世界。

好,陌生啊。

……

嗯。

陌生。

父亲的脸,太过于模糊,我记不清。

其实,不重要。

身前这本书上记载,他和继母旅游的时候,飞船撞山出了事故。

所以,我现在是,一个人。

而所有的领地,就是这个城堡。

我的城堡。

`

很,纤细的城。

总感觉,这一个主楼像是一个竖起来准备发射的火箭。

风一吹就要断了的样子。

底下四个副楼是下人们住的地方,高度不到这里的三分之一。

外围一个圆形的外城墙,里面种满松树。

很简单,其他没了。

这就是我的,小城堡。

话说这里真的不是软禁人的地方么?

如果可以选,对面山上那个红白的大庄园感觉更好啊。

可是,我不能。

嘛,人不能不知足。

我还笑了下。

`

走下床,赤着脚。意外地感觉,竟然没有那么冷。

地面很暖。

站在窗前,看着四周。

周围都是大雪山。其实,这里应该是个避暑山庄一样的地方。

仔细看了下,这条山脉上,这种庄园有好几个。

我有邻居。

那边山谷里,小城一般的古堡,我竟然感觉有点熟悉。

红墙白顶。

边上有个大广场,像是在一片雪的世界中画出一个红砖颜色的圆。

还有城边的罗马竞技场,让人感觉到,应该发生过什么。

……

但,那边是别人的。

不是我的。

这里,这个圆形的小城,这个几十层的白色的楼,是我的。

我的小城。

我要给它起个名字,就叫萨丽尔堡。

要不然,火箭城堡怎么样?真的好像啊。

`

周围,没有人。

孤零零地。

我一直这样孤零零地吗?

好像,不是。

有人敲门。

请进,门没锁。

人们进来的时候,我坐在白色床沿上,头发披了一地。

谁?

这个人,是?

正中的人很高。

三四十岁,不,应该只是二十多。

一身白与金色相间的华贵服饰。

淡金发,像是雕塑一般的脸庞。站在那里,感觉到帅气。

这个人,我想一下。

我想一下。

……

记起来了,这是,阿蒙丁叔叔。

叔叔!

你来看我了,阿蒙丁,叔叔……

我站起来,往前跑,带着一头像是披风的长发。

叔叔,我身体好了。他们说我身体好了。

我……

`

砰。

身前蓝色的是,结界刻印?

我撞上去了。

和人拥抱的时候撞上墙,让我后退了几步。

没事。

我的使魔,一个六角的冰凌托住我,让我不会倒在地上。像是坐在一个浮空的坐垫上。

只是,那冰凌有点凉。而且,有点滑。

……

阿蒙丁叔叔,好像变得,没有以前那么亲了。

虽然他尽力地在安慰我。

可是,我知道,没有那么亲了。

叔叔,你该不会和小阿姨一样……

想来抢我的小城堡吧?

是我的。

这里,是我的。

你对我很好。

我可以把一半分给你,但是,不要抢我的。

不要抢走我的小城堡。

……

他看起来有点慌,那一定是因为我一直在喃喃自语着。

没事,这很正常。

人就应该这样喃喃自语。

重复着一件事就不会发生。

只要我一直说,这里就还是我的。

我的。

`

他安慰了我……

就一会。我们只是低低声音地说了一会话。

他很忙。

走的时候,他的手伸出来,像是要抓住我的手。

周围的人吓坏了,在喊着什么。

什么啊?

我和我叔叔说话,周围怎么这么多人的。

淡蓝色的结界散开一个小窟窿,他还是抓住我的手了。

好温暖。

叔叔,这世界上我再也没有别人了。

不要放开我。

不要把我从这里赶出去。好吗?

……

他的眼角,有泪。

我能看到,能看到壁炉的反光。

他只是轻轻地向我承诺:“这里是你的。没有人能抢走。”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句话的时候……

很安心。

很安心。

……

`

……

叔叔很忙。

我很闲。

这道门有结界。要走出的时候,太多的人会涌过来。围在我身边。

他们告诉我,这是我的人。

要保护我的人。

只是,看起来不像。

`

这里往外看,一片的雪白。

蓝天,白色的山岭。

唯一的红色是下面站岗的一圈卫兵。

保卫我的侍卫队。

……

侍卫长,在吗?

一个高个的军人出现在我的眼帘:“公主,我在。”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他就想问:“你姓什么?”

他躬身,回答:“姓齐。”

哦。

齐?

他还很耐心:“卡斯兰。”

嗯。

第三阶的人。

叔叔一直说,第二阶戴家和温家的人才有野心。会害我。

第三阶啊,那我放心了。

过来。

过来啊。本公主让你过来,不过来我会开除你哦。

……

他走近,站在我身前。

蹲下好吗?

而我,需要站在椅子上。

这个椅子很高,让我能平视他的脸。

嗯。

棱角分明的军人脸。

看了半天,我笑了起来:“还是不如叔叔帅。”

他也微笑:“阿蒙丁王的相貌,举世无双。”

算你会拍马屁。

`

好了,扶我下来。

我有点恍惚。

只是隐隐约约记得,他会打翻茶。

不知道为什么,对那个打翻了茶的场景,记得尤其明确。

我得吩咐一下:“离茶桌远一点。”

他的眼神已经亮起来了:“是,公主。”

……

挺好的。

对了,侍卫们在外面站岗,太冷了。

这里是高山,很少有人能过来。让所有人都进城堡里来,比较暖和。

外面不用守。

暖炉怎么样了?

他回答:“太久不用,在抢修。”

太久,不用……

总感觉哪里,不大对劲。

算了。传我的命令,所有人到这里集合。门外大厅。

`

我没有等很久。

两排红衣的侍卫已经到外面大厅了。

一个白衣的人问:“公主要训话吗?”

不是。

我只是不想看到,他们这么冷的天还在外面站一个圈。感觉没必要。

耳朵和手都冻红了。

近卫队,我是这里的城主。

听我的命令,所有人,待在这个大厅里。

吃点东西,喝点茶。

暖暖身子。

……

齐队长问了一句:“要待命到什么时候?”

什么时候啊……

等到供暖系统修好。

他向下面大声问了一句:“大家听到了吗?”

得到一个整齐的回答,是。

挺好的。

我的,近卫队。

我的人。

这让我感觉很好。

茶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