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所爱,奔赴山海

第3章 风回

次年五月,将近一年后,青轩重返校园。

暮春暖阳,揉碎残留的寒意,在新奇的绿中,悠悠荡荡。青轩搁置下好多还需要去做的事情,坚决地回来了。他有自己的想法,高中结束也就只剩下两个月的时间,按照他最初的打算,是缺席这一年,来年再战。可是人总是会变的,越往后,他越发现自己时常会有不舍的感觉,在那所学校里,有他两年的故事,有很多他还想要见的人,也还有好多遗憾。所以再三考虑后,他还是顶着身体和心理的压力回来了,一年未归的他,想用两个月的时间去搏一搏,什么样的结果他都能接受,他在乎的是那些人,那些还没有完结的故事,最后一段路,他也想要一起走过。

青轩背着熟悉的书包,走到教室在的楼层,在教室后门处,他停下了,我知道他是紧张了,在我的印象中,他已经有好久没这么紧张。他侧着头看向教室里面,是语文课,语文老师声音敲醒了他关于这个教室的记忆。语文老师姓何,从高一就开始教他,青轩喜欢写作,语文水平也不低,自然受老师喜欢,而且他原来也是语文课代表,一直都是和语文老师最亲近。本来的紧张感消去不少,青轩调整情绪,走过长廊,来到教室前门。

“青轩?”

“青轩回来了!”

“哪儿呢?”

……

教室里自然有人发现了他,安静的教室突然沸腾了。

青轩站在门口,嘴角扬起,目光闪亮。

“报告!”

何老师也是一脸惊讶,笑容亲切。

“回来了呀!请进。”

突然,教室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以前的那些兄弟欢呼声一个比一个大,有些人笑意展现在脸上,有些人藏在眼底。青轩呆立几秒,鼻尖突然一酸,心里堵了好多想说的话。

这一刻,他想起了一年前离开的那一天。

……

晚饭时间,教室里气氛活跃,七月炎夏,空气燥热,大部分人在外面走廊吹晚风,太阳还没落下,天空艳艳,天际飘出粉彩的流云,这是许多这样日子的缩影。

青轩将课桌整理干净,书本放进屉子里,没带走什么,单肩挎包,走出教室。

“哪儿去啊?”有人问到。

“感冒了,出去买点药……”

就这样,就这句话,他穿过了关切的人群,我总觉得那时他有些偏执,没有说出走的原因,但却无可厚非,毕竟他也不知道这一走便是半年。

青轩走的很匆忙,他自己也不懂那时为什么脚步一刻也没有停下过,连即将漫过操场的余晖,他都没再看一眼,那时候他选择忽略了很多。

……

热闹依旧,青轩似乎还没有从独自的冷清中走出来。

这一刻,他突然明白了很多,原来孤独的不是全世界,一直都只是他自己,他把自己放在偏踽的一角,看的世界自然就小了。他不知道的是,他的周围一直都是阳光,以及各种想要走进他的快乐。

在欢呼声中,青轩找到了自己原来坐的位置,窗户边上的桌面还是干干净净,显然那个位置还空着,他以为是没人去动那个桌子,所以和他走时并无区别,然而事实是有些人在帮他整理,努力保持着他走时的样子,等着他回来。

下午阳光暖暖,沿着窗边跳动光影,拂身一霎那的暖柔,仿佛整颗心都躺在了棉花上,这样纯粹的舒服,青轩坐着慢慢享受了好久好久……

晚上入睡前,青轩在纸页上写了这样一句话:

月光还是白月光,但星光不再只是匆匆。

……

关于这段特殊的时光,青轩和我说过很多次,有时是在闲暇的午后,有时是在微凉的夜下,相同的故事,我感受过很多不一样的情绪。他或是笑着讲晚霞熏风中的人声清扬,或是极其平淡地说着相遇里的独白。我有时听着,总会去想象那时一段怎样的时光,会让一个历经千帆归来的少年选择回望。

我应该从那次转交相遇讲起。

教学楼的拐角,青轩步履匆匆地向这边走来,其实他并无急事,只是习惯了快步赶路,还没有慢下来。在转角处,他突然有很奇异的感觉,他觉得会撞着人,于是提前放缓脚步,下一秒,果不其然,他与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对不起!”青轩急忙道歉。

四目相对下,彼此的眼突然就亮了。

“青轩?”她很惊讶,语气细细听的话,是更多的惊喜。

他回以微笑,在后方人流的驱赶下,离开转角。

她不是别人,是这段故事开始的主角——殊之。没错,一年后,他们再次见面,关于他俩,在此次见面之前应该是还有着一段很美好的故事,那时青轩提及过,但只是一笔带过,值得说明的一点是,即使青轩只是简单地描述几句,语气中暗含的特殊情感,从我认识他以来,第一次感受到。这份特殊,在我听完他们余下的故事后,大概明白了,简单来说就是平淡中的温存。

轻风起,时间晃晃悠悠,再见,已是一年后的今天,那时他们都不清楚故事会怎样继续写下,只是觉得好像只是因为看见了一眼,阳光便会暖上几分,时间慢下几步……

这一段关于青轩和殊之的青春,我想从这样一件事讲起。

上午阳光灿灿,大课间时间里,很多人出了教室,站在走廊里晒太阳,或是三两人影子并行,在来往人群中暗自寻找相见的人。

青轩倚在廊台上,阳光照在脸上暖烘烘的,热烈了疲惫的双眼。教室在一楼,前面是一片空地,一批一批走过好多人,他感觉是在浏览一眼,每个人都在他眼前走过一遍,不及留下记忆,又是另一人走入。很多时候,他也不知道自己想看些什么,只是觉得这样看着,能让平淡的心有所期待。

阳光突然闪了一下,晃眼的一瞬间,他突然看见了殊之,她一个人走的很慢,长发悠悠,阳光顺着落下一地灿烂。青轩看着她,此时,她扭头了,见到不远处的青轩,歪歪头示意,青轩见此,也笑着歪歪头。就在青轩以为殊之要走开时,她突然径直向青轩走来,很是乖巧地站在青轩跟前,嘴角勾起浅浅的笑意。

“我地理这次及格啦!”

青轩被她可爱的举动逗笑了,点点头道:“我看到了,很不错!”

“但还是错了几个你讲过的题……”殊之声音一下子就小了很多。

“你呀……”

……

阳光之下,在一批批走动的人中,站立面对的两人格外显眼,青轩感觉很严肃,而殊之很乖巧,他的眼底深邃,她的眸光明亮,似乎这样的两人,我们都没见过。

这时,我该把时间拉回到半年前,在2020年疫情下,学校停课,学生都在家里上网课,就是这段时间里,青轩教了殊之很多。新一年年初,青轩收到殊之的一条消息:“失联人员还没回来吗?”青轩当时挺惊讶的,确实没想到她还记着自己,但当时也并没有深入聊天,他只是简单地报了一句平安。后来,在某一次聊天中,他们谈及了学习问题,殊之讲了一些学科上的困难,尤其是地理。虽然青轩已是半年没回教室上课了,但是他的地理学科素养一直都还是在的,当即就决定帮一帮她。

关于这个决定,我当时问了青轩,他是这样告诉我的:

“她值得我去帮助,我看的出她是一个很好的女孩,既然有困难,而且刚好是我擅长的,为什么不帮?其实吧,我自己也明白了我高中前两年的努力基本打水漂了,现在能不能回去都还是个问题,我已经这样了,何不尽自己能力去帮助一下别人?”

作为完完全全了解他这半年来经历的人,我当然理解他的话,但就我看来,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长期以来形成的为人处世观念,他愿意去给予善意和热心,就像他这么多年一直收到的一样。虽然他总是不承认,但他确实是一个善良到极致的人。

……

夏日风语清长,阳光灼烈。

午后课间,青轩走出燥热的教室,走廊里空荡荡,偶尔小风丝丝吹过,撩动人的思绪。

“想什么呢?”

青轩没有应声,看了身侧一眼,是子依。

“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青轩叹了一口气。

“舍不得?”

“只是觉得时间过得很快,还有很多事没来得及做,已经到了要分别的时候了。”

风拂一阵,落下遍地沉默……

“青轩,你知道吗,有段时间我很想你,就是高三刚来的那会儿,暑假你就失联了,刚来学校又听见你休学的消息,那时候真的难受,怕你就这样没有消息地走开,不再回来找我们。”

“这不是回来了吗?”青轩笑了一声。

“你离开的那些日子里,我才慢慢明白你以前为我做的,我原来太不懂事了,还老让你生气,我知道你是真心想帮我,可我一直把这些当作理所应当,没有好好珍惜。现在我想明白了,没必要一直纠结于过去,我可以过的很好!”

“自己想明白就好,生活一直都是很美好的!”

“青轩……”

子依突然低声喊了他的名字,青轩看向她,他看见了她眼底的闪动。

“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你真的强大,很善良!”

说完,子依转身进了教室,青轩自己站在外面,眸底凝神,突然想起了很多。

“强大吗?”他问着自己。

……

夜雨清清,窗户上凝起冰霜,映着青轩的面容,他在打电话。

“喂——爸,有什么事吗?”

是青轩父亲打来的电话。

“为什么不让你妈来照顾你?”电话那头的声音深沉。

“不用,我自己住着挺好的。”青轩声音很平静。

“自己一个人在医院多不方便,万一出点事怎么办?”青轩听出父亲的声音带了点怒意。

“我又不是没有一个住过,自己能照顾自己,再说妈来了在医院陪着也休息不好,我自己能行的!”青轩还是坚持着自己的观点。

“你自己一个人,我在外面上班也不放心,明天就让你妈过来吧!”

“不行!”青轩说的很坚定。

“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犟?!”父亲明显怒了。

“我说不用就不用,不需要过来!”青轩第一次和父亲这样说话。

“你……”

电话两边同时沉默,窗外雨点落下,砸在玻璃窗上“砰砰”响。

“行吧!好好照顾自己,有什么事一定要和我们说。”

“嗯……”

“嘀——”

青轩放下手机,坐在病床上,对着窗户看见病态的自己,鼻子突然就酸了。窗外灯光忽闪,明一阵暗一阵,青轩就这样看着自己,审视,询问,责备,恳求,他和自己对话了好久,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懦弱。

……

上课铃声打断青轩的思绪,他收起回忆,转身走进教室。他不知道的是,刚才那一幕,走廊另一边,殊之看在眼里。

“他的神情,好忧伤……”

殊之看着青轩转身离去,自己也走进教室,而她余下的时间里,脑海中一直是那双暗得深沉的眸子,原来她一直以为青轩眼里满是阳光,一直以为他是星辰下的男孩,是无数的光芒与希望。可今天,她见到了从未见过的深沉与压抑,她甚至都不太敢去猜想那会是怎样的故事里的沉淀。

“青轩,你还好吗?”

……

青轩还给我讲过这样一个故事。

她叫做知善,是青轩在医院结识得一名护士,比他大五岁,青轩叫她姐姐。那还是在夏末秋初的时间里,青轩又一次去住院,知善刚好是他的管床护士,几天的相处后,便有些熟悉了,青轩告诉我,第一眼见到知善时,就觉得她和别的护士不一样,她总是带着灵动,感觉就像是同龄的玩伴,在那一段独自在外的日子里,与青轩交流最多的就是知善了。在青轩看来,这份相识帮助了他很多,因为在他病重的时候,是她照顾和陪伴着,青轩在心里是感谢她的,虽然他自己从来没说过,但一直以来,他都是把知善当作自己的大姐姐。

在青轩的语言描述中,知善就像是暖春的午阳,每一束阳光中,都是沁入心底的温暖,青轩说在他的印象中,知善很爱笑,笑起来眼睛弯成月牙儿,闪着明亮。知善也有很多热爱,她喜欢读书,喜欢旅游,喜欢绘画,喜欢生活。青轩有一个相册,他取名叫做清浅,里面都是知善分享给他的画,而青轩也经常会给她分享自己写的文,总之就是这样一对特殊的朋友,在繁杂的生活中分享着自己简单的热爱。

青轩还特别提到一件事。

高考结束后,青轩打开了那段时间没再使用的手机,微信一下子弹出很多消息,他看见了知善分享给他的画,一共十七幅,还有很多零零散散的话,以及高考当天的祝愿。青轩突然就笑了,从来没有那么开心,原来在自己负重前行的时候,一直都会有人在默默关心。

青轩给我讲的所有故事,是在很多年以后,他说后来很多人,都不在故事里面了,走的走,散的散,最后留下来的没几个,而知善是其中一个。

清浅一念,善知春秋。

……

让我们把故事回到高考前夕。

时间匆忙几度夏,陌上花开枝头鸣。

关于那时,青轩现在回想起,还能记住的仍是傍晚六七点,余晖繁繁的夕阳。后来青轩也去过很多地方,看过不同处的夕阳,是同样的景,但都没有那时的惊艳和心动。

晚报时间,老师还没来,同学们大都在做题,斜阳透过西边的窗,在教室里撒下橘红色的光。青轩抬头看了一眼,合上笔,支着头,让自己休息会儿。

“刷了几套题了?”问话的是他的同桌——晚雨,一个与青轩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女孩,这样的缘分,可真奇妙。

“还有几套压轴创新题没做,感觉难度有点大。”青轩叹了叹气,接着道:“还有一个星期就高考了,可我的分数……哎……感觉一本无望。”

这句话如果放在原来,一定会有人笑他,但现在事实就是,他是一个一本线都需要冲的人。其实吧,这些压力都是青轩留给自己的,他的家人朋友都劝他宽心,不要有思想包袱,考多少是多少,但青轩还是不甘心的,他有自己的骄傲,无论情况如何,他都得冲。

“累了就歇会儿。”晚雨似乎在写着什么,不一会儿,她递过来一张纸片,上面画着一只小乌龟,还写着青轩的名字。青轩接过,忍不住笑了,疲惫和焦虑消去很多。

后来青轩和我说,高考那段时间,他最感谢两个人,一个是一直都没有放弃的自己,另一个就是晚雨。作为他的同桌,最后一段时间的鼓励真的很重要,晚雨那时候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高考一定会有个好成绩的,我相信你的!”

高考前那会儿,青轩现在都还记得的有三件事:一是每天和言夕,苏宛的闲聊;二是和殊之偶然间的邂逅;三是和晚雨每天一起刷题。青轩一直都觉得自己的高三很短,只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他来不及做很多,但他没想到的是,无论是校园内,还是校园外,他的经历会是那么难忘。青轩确实没有很长的时间,但他所遇见的每一个,都是时间里的独享。

……

傍晚,青轩靠在走廊尽头窗户边,吹着晚风。

“明天就结束了……”

高考已经过了一天,青轩想着今天发生的事,好像与他原来想象有些不同,他被告知过无数次高考的特殊,但就他看来,好像也就是那么回事,自己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情绪。

“嘿!”有人拍了青轩一下。

青轩看向身旁,是殊之。

“感觉怎么样?”殊之先开口问他。

“还行,没有特别紧张。”

殊之晃着头,看了青轩一眼,“明天文综我会好好答题的,不辜负你的期望。”

“对你的期望就是别把我讲过的题答错就行。”

殊之抿嘴笑了,青轩看着她,突然就想起了第一次见她的时候,那时候她笑得很开心,余晖映在眸底,与夕阳一起成了眼前的风景。

“暑假什么打算?”青轩道。

“嗯……先休息几天,可能会出去旅游,还想打暑假工,还有很多想做的事,不过再也不想做地理题了。”

青轩闻言,无奈笑了笑。

“你呢?”

“我吗?还有些事要处理,估计又得忙了。”

青轩目光投向远方,眉头不觉地低了一点。

“有时间了,想去做的事就去做,多尝试一些。”

“知道啦!”殊之知道这又是青轩对她的说教。

走廊里来来往往的,带来又带走喧闹,在这个边角的窗子边,他们有着自己的安静。

“我觉得你是一个很特别的人……”殊之的声音很轻柔。

“嗯?”青轩侧目看着她。

“你有这么多的故事,但从来不讲,你也有很多糟糕的经历,但一直都是一个明亮的人,你有很好的人缘,但总喜欢一个人待着,我觉得你不太想别人了解你……”

殊之说完,迎上青轩的目光,四目相对,她眨眼微笑,而青轩躲闪开了,把目光投向天际,余晖揉碎流云,彩霞撒满西山,日暮沉沉,勾起半轮弯月。

原来,日暮里,余晖一直在欢迎晚月……

……

风吹起了从前,月儿弯弯,离离清清,青轩起身,踩到枯叶发出脆亮的声响,他抬头看向已经爬到最高处的月亮,星星藏着几颗。

时间轻寐,片刻失神已是足够很多回忆,青轩讲给我听,我写给他看,他的故事里没我,但我知道他的所有,如果要问我是谁,我可以告诉你:

“其实,我只是一个讲故事的人。”

青青以轩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