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军娘甜又野

第9章 挖墙脚

接触前,霍真冬严重怀疑方慕辽要么是森纱养的小白脸,要么是森团长给女儿预备的童养夫。

接触后,霍真冬倒是没了这层担忧,因为方慕辽那一惊一乍的性格实在是怂的让人放心。

方慕辽要来一台工作电脑,开始窝在客厅一角噼里啪啦的敲键盘。

森纱很豁达的把工作丢给他,大爷一样坐在沙发上,边看综艺边吃零食,也是忙的不亦乐乎。

霍真冬今日的参观任务已经结束,闲下来了,他洗洗涮涮走出来,在森纱身边坐下:“你跟他怎么认识的?”

森纱说:“他是我爸朋友……”

她“咯嘣”咬开一颗坚硬的松子,且吃且说:“的儿子,他爸死了,我爸收留了他,整天搞些没用的发明。”

方慕辽插话:“你这是诽谤。”

森纱能动手就不动嘴,抄起一袋坚果砸过去:“快干活!”

那么远的距离,霍真冬觉得就算是只乌龟也有时间把脑袋缩回壳里了,谁知方慕辽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坚果飞过来,直挺挺的被砸了个人仰马翻。

方慕辽捂着鼻子爬起来,眼睛红红的,想哭。

但是看见霍真冬正看着,身边也没团长撑腰,他用力吸了一下鼻子,把眼泪逼回去,然后任劳任怨的坐下,继续干活。

霍真冬:“……”

白瞎了那么高的个头。

他不忍多看,对森纱说:“别的房间都有被盘查的风险,这里是最安全的,所以找到记录之前,方慕辽也要呆在这里。”

“好呗,让他睡沙发就行了。”

“他睡沙发,你睡哪?”

森纱用一种“这还用说”的表情看着他:“我当然是睡床了。”

“休想,床是我的,你另找地方睡。”

森纱不干:“床那么大,三个人都睡得下,你一个人睡大床,让我们两个挤沙发,你到底有没有合作的诚意啊?”

霍真冬寸步不让:“如果没有诚意,你和方慕辽不会毫发无伤的呆在这里。总之我要一个人睡,你要么打地铺,要么睡浴缸。”

森纱站起来:“那我找薄司去。”

“你找他干什么?”

“问他能不能给我一间有大床的房间。”

“你……”

这事儿要是捅到薄司那儿,谁都知道他们俩有问题了。

霍真冬只能勉为其难的答应让她上床。

方慕辽进入工作状态,如入无人之境,暂时可以无视他。

到了要上床的时候,霍真冬抱着被子,跟她约法三章:不准碰他,不准越过三八线,不准把同床的事说出去,尤其是不能让顾副官知道。

说完又问:“记住了没?”

森纱气笑了,头一扭背对他躺下:“放心好了,我绝对不会夺走你霍大爷的贞操。”

霍真冬没好气的哼了一声。

这个野丫头。

森纱基本是沾枕就睡,这也是长期在外养成的习惯。

佣兵团是轮流值班的,秒睡至少可以保证睡眠时间。

霍真冬站在床边,看到她蜷在被子里,轮廓就只有小小一团,心里有柔软的情绪流过。

他见过大家族里颐指气使的大小姐,也见过流民中眼神麻木的女孩子,突然见到这么个活蹦乱跳的异类,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只笼统的觉得好。

有这样的异类在,人类就永远不会灭亡。

里面两人分床而睡,被遗忘在客厅的方慕辽还在奋斗……

第二天一早,霍真冬率先醒了,一睁眼就惊得心跳漏了一拍。

昨晚,他明明记得自己是背对她睡的,为什么两人现在面对面?!

森纱离他很近,近得他能数清她的眼睫毛。

她睡得毫无防备,一张小脸粉白粉红,几缕卷毛横过脸颊,看起来越发像洋娃娃。

霍真冬不动声色的抬头,看到自己没越线,松了口气。

但是,这并没有让他占据道德制高点。

因为接下来他发现,森纱确实是越线钻进他怀里了,但他的两手是搂着她的!

霍真冬决定先发制人,悄悄抽手下床,给她拍了几张照片。

他本打算拿照片当证据指责她越线,拍完又觉得自己小题大做,不像男人。

于是,他把相机往抽屉里一扔,不再追究。

走到客厅一看,他嘴角一抽。

方慕辽居然还坐在电脑前,保持着昨晚的姿势敲键盘。

键盘被他敲得噼里啪啦响成一片,很有高手风范。

霍真冬见他两眼通红,忍不住走过去说道:“你休息一会儿吧,时间还算充裕……”

话音一落,方慕辽火急火燎的站起来,直奔洗手间。

“……”

森家佣兵团里尽是怪胎。

他往屏幕上瞄一眼,一眼就愣住了。

方慕辽居然黑进了薄洋的个人终端!

作为第六基地的指挥官,薄洋的个人终端设置了基地自毁程序,因此,他的终端安全性凌驾于整座基地的安全系统之上。

霍真冬不是没试过走这条路调查记录所在,但身边并没有这样的高手,方慕辽只用一晚上就黑进来,足以证明此人是个大写的人才。

他立刻有了挖墙脚的打算,说辞都准备好了,迟迟不见方慕辽出来。

走到洗手间一看,方慕辽坐在马桶上睡着了。

真让人无F可说。

霍真冬把门关上。

薄洋每天都有新安排,务必要让霍真冬尽兴而归,虽然他不觉得这个花心纨绔能成什么气候,但他也没必要过早露出投机者的嘴脸得罪他。

不管霍家如何内斗,谁来他都招待,而且会安排的舒舒服服明明白白。

这天也不例外,他约莫着霍真冬起床了,才叫人过来请他和“小木”。

有些话他不方便说,还是叫女人说比较方便。

而且,他也越来越羡慕霍真冬了。

爱雪儿跟着小木学了点硬功夫,昨晚略施几招,爽的他现在脚还发飘。

小木这种妙人他可能是弄不到了,不过,让自己的女人跟着多学学,也能间接造福自己,何乐而不为。

森纱过了几天咸鱼生活,一开始还觉得新鲜,现在一听又有安排,脸当时就垮了:“那个X怎么天天这么闲啊!”

夏目清音

作家的话
求推荐票求加书架~求点亮五颗小星星!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