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军娘甜又野

第10章 粉墨登场

再怎么不想去,森纱也得拾掇拾掇,跟着出门。

她最喜欢穿军队制服,她的身材标准,骨肉均匀,把制服撑得有版有型。

这种风格让她和弱柳扶风的小蜜有了本质区别,别的小蜜也曾打算效仿,可惜她们那纤瘦的小骨架根本撑不起来,线条利落的制服在身上直晃荡,简直是东施效颦。

于是众小蜜们扬长避短,仍然穿着裙子。

今天,他们去看锦绣团的演出。

前些天,锦绣团蒙冤入狱,蹲了好几天才放出来,出来也不能喊冤,还得感恩戴德的献艺。

演出是在基地大剧院举办的,森纱和霍真冬坐前排,薄司陪伴。

霍真冬和森纱看着演出,握着两手,十根手指头不安分的在扶手上扭来扭去。

薄司看在眼里,痒在心里。

那只白生生的小嫩手就跟小猫爪子一样,一下下的往他心里挠。

看了一个多小时,演出结束了,剧院里灯光亮起,艺人出来谢幕。

这些艺人跟自己一样,也是漂泊不定的可怜人,不等霍真冬开口,她就抱着他的胳膊晃:“亲爱的,他们演的真棒,你说是不是?”

霍真冬感觉也就那样,但是见她开口,也就给她个面子:“确实不错,尤其是那个危空秋千,非一日之功啊。”

他一开口胜过千言万语,艺人们都快感动哭了,此起彼伏的鞠躬致谢。

薄司一听,更要顺水推舟:“锦绣团的水平在我们这种小地方也称得上是数一数二的,难得霍监察和木小姐喜欢,当然要给奖赏。”

说着,他转向锦绣团:“听说你们在外辗转不定,签证也快到期了,不如以后就留在第六基地,进编制做专属艺术团。”

一听这话,几个女艺人当场高兴哭了:“谢谢薄司!谢谢霍监察!谢谢木小姐!”

进入编制就意味着他们不仅有了铁饭碗,还有在基地的永久居留权!

这一趟来得太值了!

流浪拜拜!

看到他们这么高兴,森纱心里有点酸溜溜的。

一张基地合法身份卡在黑市炒到天价。

在这里,只需要薄司一句话。

真他妈的不公平。

一行人走出来,薄司已经把锦绣团抛在脑后,对霍真冬殷勤的说道:“霍监察,晚上有个联谊舞会,请您和木小姐务必赏脸出席。”

霍真冬兴致盎然的答道:“那敢情好,我最爱热闹了,不过都有谁去?你知道,我现在的身份比较敏感。”

薄司说:“在第六基地有头有脸的政客和企业家都会出席……”

说着,他又给他吃定心丸:“您请放心,在这里发生的事情,绝对不会传到大小姐的耳朵里。”

霍真冬拍拍薄司的背,哈哈一笑,露出一副“你懂我”的表情。

等回了客房,森纱问道:“那个‘大小姐’是不是你的未婚妻?”

霍真冬“嗯”了一声,倒在沙发上伸长手脚,闭目养神。

森纱凑过去问道:“哎哎,你未婚妻到底是谁啊?你好像很怕她。”

霍真冬睁开眼,发现她几乎趴到他脸上。

两人近得让他不由得想起了早上的同床共枕,心跳又开始乱了。

森纱还在等着他的答案,结果被他一手按着脸推一边去了:“小小年纪,不要那么八卦。”

森纱“嘁”了一声:“瞧你那小气样,我又不会跟你抢。”

这时,方慕辽的声音从角落里传来:“森纱,我找到记录了。”

两人一起从沙发上站起来:“真的?”

虽然被遗忘在角落但瞬间就找回存在感的方慕辽把电脑调转方向,让他们看屏幕:“综合基地视频拍到的画面,丧尸工厂的记录是一本7cm×10cm的白皮手册,大概巴掌大,就藏在薄司身上。”

霍真冬知道,这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是个浩瀚工程。

他越来越想挖方慕辽了。

森纱说:“在他身上就好办了,把他绑了抢过来。”

霍真冬摇头:“不行,得神不知鬼不觉的弄到手,在第六基地薄洋说了算,如果惊动了他,到时候撕破脸,咱们都难脱身。”

森纱想了想说道:“今晚不是有舞会吗,我去跟他跳个舞,把记录偷出来。”

霍真冬说:“只能如此了。”

方慕辽很担心:“要是薄司怀疑到我们身上,团长他们岂不是很危险?”

霍真冬说:“这个大可放心,我会保证他们的安全。”

方慕辽还是不放心,看着森纱:“能信?”

“不然咋整,要不是他掩护我,我也被抓了。”森纱看向霍真冬,“事成之后,沙发和小毯子我就不要了,你告诉我你未婚妻是谁。”

霍真冬不解:“你干嘛对她那么执着?”

森纱翻了个白眼:“你越是不说,我就越想知道啊!”

“……”

准备工作紧张进行,很快就到了晚上。

联谊舞会在总部礼堂举行,一群大人物应邀,纷纷驱车前来。

衣香鬓影,珠光宝气,名车如潮。

非富即贵的普通嘉宾到来之后,作为重量级嘉宾,霍真冬也终于挽着女伴,闪亮登场。

霍真冬的履历,大家耳熟能详:霍家私生子,二十大几的纨绔子弟,招蜂引蝶,一事无成,最幸运的就是有个姓霍的爸爸。

不管大家心里有多么看不起他,脸上都得笑靥如花。

四大家族,他们得罪不起。

看完小霍,他们的目光就被小霍身边的森纱给吸引过去了,心中无不发出惊叹。

这是个唇红似血、黑裙曳地的尤物。

这尤物美得张扬大胆,惊心动魄。

唇越红,越显得她眉目浓秀,皮肤白皙;丝质长裙勾勒出流畅的曲线,裙摆一侧开着高叉,行走之间,修长美腿与裙摆交相辉映,黑白两色对比鲜明。

她身上所有首饰只有一条钻石颈带,不过,那颗点缀在正中的钻石足有龙眼大,艳压了在场所有的粉黛们。

森纱挽着霍真冬的胳膊招摇过市,一路收获惊艳目光无数,她心如止水。

直到看见薄司盯着她的时候,她才回他一个淡淡的微笑。

薄司立刻喜笑颜开,眼睛都笑得看不见了。

笑吧,笑吧。

待会儿有他哭的时候。

夏目清音

作家的话
这本书还瘦的很,大家别忘了加书架,养肥回来看啊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