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个王妃回家宠

第6章 熟悉的感觉

秦暖好不容易才从上次的窘迫里调整好心态,现在再次听到墨倾城询问需不需要帮忙,脑子里完全不受控制的就一下子想到了当时的那件小衣,不自在的再次挥手赶人,“不用不用,我都会了,你快下去吧,我要换衣服了。”

“遵命,夫人,那为夫就下车静候夫人一起用早膳了。”

墨倾城温温柔柔的笑着满眼促狭的下了车。

“嗯嗯,知道了知道了。”

什么夫人为夫的,现在也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要是他再在眼前搁着,自己非得原地爆炸不可。

火堆旁正熬着粥的小侍卫,就眼见他英明神武的主子再次一脸傻笑的掀帘出了马车。

好惊悚有木有?

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感觉自家的蠢侍卫好似更蠢了,再不搅一搅粥就该糊了,墨倾城冷冷的一眼撇了过去。

小侍卫一秒回神。

这就对了,还是熟悉的感觉,还是熟悉的配方,刚才自己一定看花眼了。

自我怀疑的小侍卫搅拌砂锅的动作莫名的轻快了几分。

墨倾城:“……”

自家侍卫是不是太累了?如此想来,好像已经有半年没给他放过假了。

果然是太累了啊。

秦暖换好衣服出来,就见墨倾城看着火堆旁的听风沉思着。

“怎么了?”挪到墨倾城身边小声问。

墨倾城收回思绪,看着立在跟前一脸好奇的小东西,心情莫名开始飞扬,“没事。”又见她仍披散着头发,“头发还没有梳,为夫来帮你梳。”

说着牵着秦暖的手把她带到一旁的小马扎上,又变戏法似的掏出一把木梳。

秦暖很想说她可以自己来的,可是接触到他温柔得能滴出水来的眼神,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算了算了,就当自己进了理发店,又不是没让理发店的小哥哥打理过头发。

早膳是熬得粘稠的粥和一些小菜。

一口粥下肚,秦暖连连称赞,“这粥熬得不错,米香浓郁,好吃啊。”

墨倾城给她碟子里夹了些小菜,“是吗?喜欢就多吃点,粥消化得快,也不怕积食。离进城的路还远,多吃些,到了城里正好吃午饭。”

秦暖略囧,后又反应过来,“进城?前面不是个镇子吗?”

“嗯,前面是个镇子没错。不过我们不走那边,我们走西河城,这样更快些,只是有一段路不太好走……”

墨倾城说到这里顿住了,如墨的眸子看着她沉吟了一下,“暖暖如果受不住的话,我们也可以按原计划走。”

秦暖也不是没那么没眼力劲的人,就看之前他们快马加鞭的样子就知道他肯定是有急事,要不是带着她的话他们骑马说不定早就到了。

“不用不用,我受得住,你不用顾忌我,应该是我拖了你们后腿才对。”

“没有。”

“啊?”秦暖有些傻,什么没有?没有什么?

墨倾城看着她道:“暖暖没有拖后腿。”

“啊?哦。”

秦暖闭嘴,她还能说什么?

感觉自己随便说什么都能被深情一把,要是旁观者估计狗粮都得把自己撑死,作为当事人,还是一个没办法回应的当事人,她真的……

真是哔了狗了!

这算不算被迫营业?

秦暖很想掀桌大吼一声:大哥我真不认识你啊,你能把你那无处安放的深情收一收么?这让我很有罪恶感啊。

可每次看着男人看向她那温柔宠溺完全不设防的眼神,她总没办法开口。

秦暖再次在心里唾弃了自己一把:在这人生地不熟的朝代,能有条大腿给你抱就好好抱着,好好做你的颜狗不好吗?矫情!

吃过早饭后就开始收拾东西上路。

“暖暖,来。”

刚上了马车就见墨倾城向她伸出手。

什么意思?

见秦暖不动,墨倾城解释道:“到我身边来,一会儿道路不好走,我护着你。”

“我自己坐着就好了,没关系的。”秦暖推辞。

墨倾城停了一下后,倾着身子一把抓住秦暖的手把她拉了过来。

秦暖不想他说动手就动手,没防备,被他一拉整个人就滚进了那人怀里。

秦暖挣扎着想要爬起来。

“别动,再动我可不保证会做些什么。”

秦暖被吓住。

墨倾城见她不动了,给她挪了个舒服的位置,“虽然我答应了给你时间,但你我夫妻实不必如此生疏。况且我真没诓骗你,一会儿前面的路真的不好走,我不希望你受伤。”

她除了妥协还能做其他想法吗?

依然一路疾驰。

果然如墨倾城说的那样,走出不到一个小时道路就开始不平整,就算身下垫了厚厚的垫子,秦暖依然被颠簸得感觉五脏六腑都被翻搅了无数遍,而且越往后越是颠簸得厉害。

要不是被墨倾城圈在怀里固定着,估计她得飞出去。

秦暖第一次开始想念现代的好,各种交通工具即方便又快捷。

在之前的那些年里,那怕是坐着拖拉机去乡下都没这颠簸得厉害,可说出去的话犹如泼出去的水,别说跪着就算趴着也要把它走完。

墨倾城看着怀里的人小脸惨白,顿时就为自己当时的决定后悔了。不就是些不相干的人,自己竟然脑抽的换了条路,害得小东西也跟着受罪。

墨倾城如墨的眸子里涌现出一阵寒芒。

章家是吧,很好,这笔账他记住了。

秦暖不知道墨倾城一时都想了些什么,只感觉身后的人陡然间气势变得冷漠。

不适的动了动,圈着自己的手臂又收紧了些,身后也传来一道透着浓浓不开心的声音:“过了前面山口就好了,暖暖再坚持一下。”

“嗯,我没事。”

两刻钟后,一道不甚整齐的山口果然出现在马车上前面,再走了半刻钟的样子,马车果真没有那么颠簸了。

秦暖从车帘间隙往外看去,离马车十几米外的地方是两道山壁。

山壁上夹杂生长着一些绿色的青苔,微润的空气吸入肺里,之前跟被翻搅了般的五脏六腑都被熨贴了一遍。

突然,墨倾城一手用力搂在她腰上,一手击向旁边的车厢壁。

秦暖一句“怎么了”没来得及出口,就见原本结实的车厢壁“嘭的一声散开了,紧接着自己就被墨倾城带着飞到了半空。

夜清池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