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星座谈

第43章 漂洋过海

刷的一下,被子被凌空抖起,凌川柏从被子里钻了进来,那一瞬间灯也不知为何熄灭了。狭小的空间非常昏暗,耳朵里传来的是凌川柏的呼吸声,混杂着我躁动不安的心跳声,我轻轻喊了凌川柏的名字,一个巨大的手捂住了我的嘴巴示意我不要出声。

不久,楼下传来了玻璃破裂的声音,应该是发生了械斗,这嘈杂没有持续多久,电力也恢复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外部传来:“凌帅,都解决了。”

凌川柏没有从被子里出来,只回应了一声:“处理干净。”

被子外投进微弱的光线,我看到凌川柏显得疲惫不堪,他从口袋拿出急救药吃了下去,但手还一直捂着胸口,看样子今天他遇到的刺杀不止这一次。

(金牛座男主出现!)

砰,窗户碎裂的声音传来,这正是卧房的窗户,凌川柏将我和被子推向一旁开始了战斗,我从被子里钻出来时两个身形高大的男人已经打的天昏地暗,凌川柏身体不适但仍能抵挡,我下意识加入了战斗。

我面对的这个男人浑身黑衣,黑布蒙面,跆拳道已经被他运用的出神入化,我们打了大约半小时,凌川柏便支撑不住,倒在地上捂住胸口,可不知怎么的,外面的人马都没有前来支援,我硬着头皮,生死相搏。

黑衣人面对我几乎没有进攻的动作,他只防守,这举动让我很疑惑?他这是在拖延时间?为什么而拖延?联想今日发生的事情,难道与扣押的学生有关?有那么一瞬,我与那人眼神交接,那眼神哀怨忧郁,好像我们是已经认识了许久的老朋友,他想对我说什么,但最终他还是秉持了一个杀手的准则,不一会他离开了,滚烫的眼泪不听话的跑了出来,为什么我会哭?

扭头看向凌川柏,我赶忙准备急救,这次我从原本放药箱的地方找到了三个医药柜,里面的药品非常稀有,看来是凌川柏特意准备的。凭借着记忆以及在靖国和薛神医学的中医学知识,凌川柏最终平静下来,我掰开他的眼睛,又听了心跳,已经脱离危险。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他拖到床上,将被子盖在他身上,我疲惫不堪跌倒在床上,我躺在凌川柏的臂弯里好久都没有缓过神。

我终于要死了吗?迷迷糊糊之间,凌川柏看到了林燚为他抵挡刺杀,又为他人工呼吸的样子,心里在流血,如果当初你只是个简单的孤儿,我们之间没有欺骗,也许会很幸福的吧。

(处女座男主出现!)

一觉醒来,天已经亮了,我翻来覆去只感觉到身旁有一个男人,摸上去肌肉发达,尤其是块状的胸肌和腹肌,啪,我的手被按了下来,我闭眼思索,对啊,这不是凌川柏吗?我在干嘛,这可怎么办,我灵机一动,将手抽了回来,身子缓缓侧向另一边,假装没有睡醒。可无论怎么转身,我都还在他的臂弯里,那臂弯很宽厚,似乎能撑起整个世界,但一定不是撑起我的世界。

凌川柏也侧过身子,紧贴我的腰,用一种玩味的态度向我的耳朵吹风,立刻我便败下阵来,从床上翻了下去:“我错了,我错了,昨天晚上我太累了,你就看在我救了你命的份上原谅我一次吧。”

阳光正好,凌川柏结实的手臂撑着精致的脸庞,身后光芒四射,好像古希腊神话里的哈迪斯,冥界之王、瘟疫之神,“我没有怪你,昨天你做的很好,我不是表扬过你了吗。”

我从狼狈中爬了起来,伸伸懒腰,“哦,那行吧,没事的话我就撤了,有事再说吧。”

我揉着头发正准备开门,不对,这不就是我的卧房吗?我还能上哪去,“凌川柏,这是我的房间,你出去。”

凌川柏不为所动:“今天晚上打扮的漂亮些,陪我去参加一个慈善舞会。”

(林燚)“不行!”

(凌川柏)“不行?你确定?”

(林燚)“我晚上有约了,去不了,拜拜。”

凌川柏气的跳脚,可我早已一溜烟跑的没影了,我从厨房拿了很多吃的,又从管家那把书房的备用钥匙拿了出来,将自己反锁在书房内,既然答应了奶奶和凌川穹,我得先保住凌川柏的命,专心致志研究起了新型的急救药。

成功了!好开心,我兴奋的跳了起来,这才发现已经傍晚了,我打开房门寻找着凌川柏的踪迹,才知道他已经出发去了慈善舞会,那下次见到他再给他吧。我随身带了一小瓶药,到卧房里梳洗打扮后坐车出发了,约好的晚七点,绝对不能迟到!

(Evans府外)

“嫂子、嫂子,你给我选的这件真的很好看,我太喜欢了,以后买衣服你都要和我一起”,凌川语蹦蹦跳跳,俨然一副青春期少女的样子。

“林燚,你今天很漂亮”,凌川穹撑起手臂,示意我挽着他入内,我接受了他的好意,同他们一起入内。

走到大厅门口才发现Evans夫人在接待一个人,那不是别人正是凌川柏,我真蠢,早该想到能请动凌川柏的一定不会是随便什么人,我今天拒绝了他,却和他的弟弟、妹妹来到了这里,我本想上前去和凌川柏解释一下,凌川穹一把拉住了我,示意我看另一个方向,一个妆容精致、肤白貌美的女子向凌川柏走了过去,赵子期!

我一脸黑线,凌川语安慰了我半天,凌川穹显得非常得意,“我没事,是我拒绝凌川柏来赴你们的约,只是没想到居然是同一个慈善舞会,他喜欢赵子期我很早就知道了,不生气。”

说归说,可我总觉得心里不是滋味,林燚和凌川柏能有小星星,也许,他们曾经是有感情的,我使劲想却什么都想不起来,但就是有一股无名火,“走,我们去和Evans夫人打个招呼。”

“Evans夫人,打扰了”,我下意识的紧了紧挽着凌川穹的手。

“亲爱的林燚,叫我Ceres就好了”,Evans夫人对我十分热情,凌川柏和赵子期看向了我,神情惊讶,我向他们礼貌点头,挽着凌川穹、拉着凌川语走进大厅。

(舞会大厅)

“大家静一静,今日高朋满座,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目标,是为慈善而来,今日有十件拍品,都是稀有的乐器,拍得善款会全数用作慈善,感谢大家的支持,舞会正式开始”,Evans家族实力雄厚,今天的拍卖会来的都是达官显贵,凌川语忙于同其他名媛交谈,凌川穹虽然也有很多应酬但他都坚持带着我一起前去,因此我也认识了很多人。

“川穹,你的女友果然如传闻中的一般,超凡脱俗”,这吹捧的功力我甘拜下风,凌川穹没有反驳,可不管怎么说这些人都是和凌府经常打交道的人,如果引起什么不必要的误会对谁都没好处,我正准备解释,拍卖就正式开始了。

展出的十件拍品都是精美的乐器,其中有我最熟悉的琵琶、古筝,千年琵琶万年筝,这两件乐器制作精美,看式样应该是纯手工打造的古琴,我正在仔细研究着这两把琴,不自觉地就向前走了去,一个喝的醉醺醺的外国男人摸了我一下开始大叫,“哎呀,你怎么撞到我了!”

碰瓷!怎么什么时代都有!大家的眼神一瞬间都聚焦到了我身上,这的确有点像事故现场,只能靠演技了,“先生,您是喝多了吧,怎么就摔倒了,我扶您起来。”

那外国男子骂骂咧咧,可我全听懂了,大意就是肤色歧视、种族歧视,Evans夫人急忙上前替我解围,凌川穹则是上前将我护住,凌川柏慢了一步看到这种情况进退两难,可没想到最后是赵子期开了口:“先生,您真是喝多了,这位小姐非但没有撞到您而且还被您占了便宜,请赶快向她道歉!”

哎呦,怎么觉得有点帅!赵子期的仗义执言我很感谢,那男子变本加厉开始了谩骂,这次各种污秽的词语都蹦了出来,Evans夫人显得有些为难,她不想得罪这个男人,但的确场面很难控制,作为朋友我不想让她为难,毕竟慈善舞会还是要继续下去,可是这已经上升到民族尊严问题,“先生,说够了吗?我不追究你占我便宜的责任,可你刚才的言论已经严重伤害到了在座的各位,希望你能够给大家一个交代。”

我不卑不亢,言语之间给了外国男人很多暗示,虽然山河破碎,但想在这个地方立足,首先得学会夹起尾巴做人,他酒精上脑并没有理会我,径直走向拍品台,指着琵琶、古筝说道:“这些东西都已经陈旧不堪,要被淘汰了。我们国家的钢琴能演奏出世界上最美妙的声音,不然为什么大家都去学钢琴,都抢破头到我们国家留学!”

我下意识看了看大家,的确,这个大厅里很多人都是留学回来的,大家几乎都能弹得一手好钢琴,这是时代的产物,历史不可逆,但今天我要教你做人,“Ceres,我之前听过一些关于你和你先生的故事,今天来到这里没有什么好送给你的,送一首歌给你吧,我想用一下那把琵琶。”

Evans夫人有些吃惊:“当然可以,那就谢谢你了。”

我昂首阔步,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小语,你是不是会钢琴?”

凌川语急忙点头,时间紧迫,我从凌川穹的口袋里抽出方巾,又从凌川柏的口袋里拿出钢笔,写了一首五线谱交给了凌川语:“这次我们合作一把。”

凌川语没有惧怕,和我一起走上台去,我点头示意。

(漂洋过海来看你)

古典钢琴打底,琵琶悠扬婉转,再搭配上我的歌声,歌词恳切,催人泪下,Evans夫人第一次在众人面前留下了眼泪。

结束了,一片寂静聊赖中爆发了雷鸣般的掌声,Evans夫人整理仪态上台:“我很喜欢这首歌,今日大家都是为了慈善而来,希望都能互相尊重,拍卖正式开始。”

激烈的竞拍开始了,Evans夫人将我请到一旁,确认四下无人:“你说的很对,希望我们一直都能是朋友。”

那把琵琶最终被凌川柏竞得,凌川穹中间只喊了一次便败下阵来,毕竟论财力,他还是有些逊色。

“送给你”,凌川柏拿着琵琶甩到我的面前,我默默收下说了一句谢谢。

“凌小姐,钢琴已被我拍下,当做我们的见面礼吧”,凌川语苦苦等待的白马王子出现了?可没想到说这话的人却是她厌恶至极的纨绔子弟,人称张少的张铭琪。

火火的世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