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女主并不讨厌我

动漫女主并不讨厌我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8章 一花大法官

当机缘摆在眼前,南条昭果断选择了抓住它。

一花的卧室在最右边,趁楼下客厅的两人低头学习,蹑手蹑脚地过去,轻轻敲了敲门。

“一花?”

等了几秒,没得到应答,瞥一眼楼下,四叶委屈巴巴的趴在试卷前做题,风太郎专注的看书。

心一横,手用力,门被无声的推开,南条昭闪身进去。

入眼处,衣服遍地,梳妆台凌乱,垃圾桶侧翻,房间最干净整洁的地方是床铺,一花裹着薄被,掩盖住无限春光,幸福的呼呼大睡。

可惜了,被子裹得严严实实,连头都没有露,啥也看不到,令人失望。

没有不要脸到掀开被子,南条昭小心避开地面上的内衣,走到床边,自言自语道:“在外面光鲜亮丽,在家变成了懒猪,这就是女孩子么。”

或许是听到了声音,一花迷迷糊糊地从被子里探出小脑袋,睁开朦胧的眼睛,隐约看到一个人影站在床边,下意识问道:“谁?”

“你家老师,起来学习,”南条昭目不转睛,隐隐有些期待。

“哦,是你啊,”一花揉揉大眼睛,裹着被子坐起来,整个过程滴水不漏,啥福利也没有。

南条昭表情一变,不开心了,冷声道:“你是一花吧,能下楼学习吗?”

“我再睡一会儿,好困。”

一花倒头睡下,不想起床。

南条昭抓住被子,坐在床边,温柔地说道:“掀被子是喊孩子起床的有效办法之一,你确定不起床吗?”

一花不睡了,双手使劲抓紧被子,瞪大眼睛,摇头道:“不行不行,你千万别掀开,我里面没有穿一点衣服。”

“不想让我掀开,就立刻起床学习,”南条昭说道:“我先出去了,十分钟之后看不到你在楼下,我会再来叫你,直到你愿意跟我一起学习为止。”

“不要那么欺负我,我困得眼都睁不开了。”

“没有欺负你,只是想占有你的时间。”

离开一花的房间,二乃不在,上前敲响三玖的房门,“三玖,出来学习了。”

“不要,你去教四叶和五月,我暂时不需要家教。”

“我和风太郎拿了足够多的工资,肯定要教导你们五人,不要质疑我们的职业素养啊。”

“那,降低你们的工资?”

“千万别。”

一时半会儿,没办法说服三玖接受教导,甚至连人都见不到,她在房间里面不开门。

楼下,四叶分心了,看到在二楼走廊的南条昭与三玖隔门聊天,说道:“上杉老师,南条老师好像没有办法让其他姐妹出来学习,我们去帮帮他吧。”

风太郎看向二楼,只见南条昭放弃了与三玖对话,而是去了五月的房间门口。

“楼上的其他人不愿意学习,他要去教五月了,我们去了也不会改变结果,”风太郎犹豫了一下,看向厨房,说道:“我去问问二乃要不要来学习,你坐在这里不要乱跑,好好做试题。”

听到风太郎这么说,四叶没精打采的丧失了活力。

为什么其他姐妹可以不学习,她要坐在这里学习呢。

风太郎站起来,刚准备去厨房找二乃,听到二楼传来五月羞怒的怒吼:“你个卑鄙无耻下流的混蛋老师,滚出去!”

“怎么回事?”

风太郎和四叶对视一眼,好奇地看向二楼走廊。

此时的五月房间门口,南条昭刚才被鞋带绊倒,不小心撞进五月的卧室。

“你还看,滚啊!”

五月坐在床边,下半身好好的穿着长裙,左手手臂第一时间护在啥也没穿的胸前。陷入混乱状态的她,右手胡乱抓起床上的衣物,往南条昭脸上丢去。

“我不是故意的,这就走!”

南条昭看到五月一脸羞愤,脸蛋红的像苹果,有发疯的趋势,不敢再看,顾不得揉一下被砸到的脑袋,连忙往外面跑。

跑到走廊,与过来看看发生什么事的三玖撞了踉跄。

“哎呀。”

三玖后退两步,揉揉被撞疼的胸口,眼泪汪汪。

“对不起。”

南条昭立刻弯腰道歉。

然后,一条纯白内裤从他头顶滑落,掉到了两人中间。

楼下,目睹这一切的四叶和风太郎呆住了。

穿好衣服,走出房间的一花,笑了。

——

中野家的客厅,下午四点多,接近五点。

中野五姐妹并排坐在一组沙发上,一花在中间,左边是二乃和三玖,右边是四叶和五月。

风太郎神情严肃地坐在她们左边的独立沙发上。

隔着桌子,南条昭孤独的站在中野五姐妹正对面。

“啪!”

一花用文具盒拍了下桌子,干咳两声,说道:“犯罪嫌疑人南条昭,你可知罪?”

“我无罪,这是误会!”

二乃冷哼:“偷看就是偷看,证据证人确凿,何来误会?”

“人证在哪?”

“四叶、三玖、一花和五月。”

“一花是法官,不能当人证,在你们眼里,三玖和五月是受害者和原告,也不能当人证,四叶是你们的姐妹,更不能当人证。”

南条昭还想说一花是你们的姐姐,不能当法官,考虑到一花目前的崇高地位,不敢说。

二乃气急,指向风太郎:“勉强算他是人吧,他是人证,一点问题没有。”

风太郎:“……”

南条昭觉得风太郎和自己一样可怜。

一花说道:“风太郎算人证,不容置疑。”没有人反对,一花又问道:“风太郎,你可愿作证?”

“我啥也没看见。”

这一刻,风太郎成为了光。

南条昭感动不已。

二乃恨恨道:“法官大人,不要人证了,我们上物证。”

“证据在此!”

四叶拿出装在透明塑料袋里的白色内裤,大气的拍在桌面上。

“你干什么?”

五月羞愧难当,慌忙把塑料袋以及里面的内裤收了起来。

二乃说道:“南条老师,错了就是错了,你头顶五月的内裤,跑到走廊这件事,我们这么多人,可全看见了。”

南条昭刚想反驳。

二乃又说道:“一花大法官公正严明,断不会看错,你要是再质疑她的眼睛,小心被判死刑。”

一花高傲的点头:“没错,本法官看到了,我相信我的姐妹不会撒谎,我宣布,物证人证确凿!”

看来无法从人证物证入手,推翻案件成立的根本,南条昭举手报告,说道:“法官大人,我请求讲述一遍事情经过。”

“讲。”

“我是鞋带散开了,不小心被绊倒,撞进了五月的房间,不是在偷看,有人污蔑我。”

南条昭说完,看了看三玖。

还在揉啊揉,至于么,怎么就揉个没完,你是不是上瘾了。

再看一眼五月,她两颊绯红,怕是没脸见人了。

活该,你个换衣服不关门的家伙,偷偷骂我一顿不行吗,不仅大声嚷嚷,还把内裤丢到我头上,害得大家一起尴尬。

四叶说道:“南条老师,你头顶为什么有五月的内裤?”

南条昭辩解道:“我不小心跌进五月的房间,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肯定要第一时间出来,哪顾得管其他事,我头顶上的内裤又不是我放在上面的,我甚至没注意到它什么时候在上面的。”

五月捂住脸,耳朵红的吓人,说道:“内裤是我情急之下扔到你头上的。”

“这样啊,原来如此,”南条昭说道:“鞋带开了,被鞋带绊了一下,没经允许,跌进五月的房间是我的错。明知道家里有男生,换衣服还不锁门是五月的责任。请法官大人明察。”

一花点头:“说的有道理。”

二乃急切道:“一花,分明是这个混蛋占了便宜,三玖还被他撞了一下呢。”

一花扭头:“你叫我什么?”

二乃改口:“法官大人,请处罚混蛋南条。”

一花点头:“嗯嗯,的确,他要负责。”

四叶惊慌失色:“南条老师要当我妹夫了?”

“胡说什么!我回房间,不陪你们胡闹了,”五月待不下去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别急着走,你和三玖的事暂且判他无罪,”一花挽住二乃的小细腰,在众人的注视下,玩味地说道:“南条老师未经允许,擅闯我房间一案,开庭!”

大郎打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