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复刻御兽能力

第116章 栽赃陷害

试探出陈自显一时半会儿不敢说出自己被严刑逼供的事后,宇文洪就借故离开了。

走过两条街后,宇文洪就又变成了一个可爱的小女孩了。他蹦蹦跳跳的,尽显天真烂漫,尽管动作有些僵硬刻意,但他可爱阳光的外表成功的弥补了这一瑕疵。

没过多久,宇文洪就来到了孟行辅那位大师兄所住的旅社楼下。

眼前所见,就是一片偏僻的街道,和两排外表破破烂烂的建筑。

宇文洪这就有些看不懂了,罗浮宗这些人明明实力高深,却偏偏要装出一副低调的模样,为了隐藏身份故意住破旅馆,做小工,就算被人欺负了也不能明着反击。这样子未免活的太辛苦了,还不如放弃一身修为,直接做普通人好了。

就如那些位列仙班的神仙,千辛万苦才好不容易得道成仙了,结果一上天才发现还有那么多天条要遵守,要无欲无求,不能谈念爱,不能牵妹子的手手,稍微碰一下嫦娥妹子的手就要被打落凡间成为一头猪,这也太可怜了。还不如直接不修炼,做个凡人来得痛快。

不过或许这里面有什么宇文洪不知道的原因也有可能,他也懒得多做猜测了。

确定了地点,宇文洪就耐心的在这里蹲点。没过多久,一个面色黝黑,头发凌乱油腻的青年从远处走来,他虽然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但眼神早已不经意间的扫过街道上零星的十几个人。

其他人都还好,就是有一个女孩正上下审视着他,好像正在找人,而他的面貌特征和他要找的人有些像。

不管如何,汪本诚都提高了警惕,现在正是他和师弟比试的关键时候,虽然他现在看起来占据了上风,但只要一个不小心,就可能瞬间满盘皆输。

随着距离拉近,他就要走进自己住的旅馆时,那个女孩却突然仿佛确定了什么似的,一路小跑了过来。

“站住!”汪本诚在小女孩跑到五步开外的时候,喊住了他。

小女孩似乎是被这一声吼给吓到了,立刻停住了脚步,还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请问您是汪本诚吗?”小女孩迟疑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

“是!”汪本诚保持着距离,淡淡的回答道。

小女孩高兴的蹦了一下,然后从怀里取出一个信封递了过去,“这是一个姓孟的大哥哥让我给你的!”

汪本诚眉毛一挑,这姓孟的很大概率就是他那师弟了。他一时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伸手去接,他有些担心自己那师弟会有什么阴谋。

谁知那女孩却没那么有耐心,等了一会儿,看汪本诚愣在那里,就上前几步,一把将手中的信封拍在了他身上,然后就从他身旁走了过去,蹦蹦跳跳的跑了。

汪本诚身体紧绷,体内磅礴的气血汹涌流动,他险些没忍住就出手了。

等信封即将落地的时候,他才伸出脚接住了信封,然后弯腰拿起了那封信,边走进旅社,边打开了里面的信封。但很快他就皱起了眉头,信纸上空空如也,什么内容都没有,他原本还以为会是师弟的求和信呢。

莫非还做了秘密处理,要烟熏火烤,或者泡水才能显示出文字?汪本诚愣了一会儿,就懒得想那么多,直接将信给撕了。

于此同时,宇文洪所化的小女孩蹦蹦跳跳的跑进了一条小巷里,然后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刚才汪本诚身上一闪而逝的杀机太让人惊悚了,这家伙或许真的如陈自显说的那样,是武宗级的强者。他也才三十不到,竟然已经有如此实力了。

缓了一会儿之后,他又变化成了一个四十几岁的中年人,偷了晾在小巷里的一件宽大的风衣穿上,然后走出了小巷,往刚才的旅社走去。

没引起任何人注意的进入旅社后,他径直上了楼梯,然后在楼梯转角将外衣一脱,放进了储物戒指里,整个人就变化成了汪本诚的模样。

他刚才接近他可不是真为了送信,而是为了拿到他身上的毛发,以便施展“基因模拟”。

这时候一个男人正好从楼上下来,他似乎和汪本诚认识,笑呵呵的就和宇文洪打了声招呼。

宇文洪也还以礼貌的微笑,然后掏出一把刀子捅在了那人的大腿上。

那人立刻发出杀猪似的惨叫,这立刻就引来了前台大妈和楼上一些房间里的人,冲的最快的大妈最先遭殃,手臂被划伤了一道口子就哇哇大叫的跑下楼了。

于此同时那些跑过来看热闹的房客也被这一幕吓到了,反应快的立刻跑回了房间,反应慢的就成了宇文洪的目标,他仿佛发疯了似的,见人就砍,没一会儿就连伤七人,简直伤心病狂。

等人都跑得差不多了,宇文洪就迅速冲向三楼,在楼梯拐角处直接变回了他刚刚变化的那个中年人,再从空间戒指里取出那套风衣穿上,然后用念力控制着刀子给自己胸口狠狠的来了一刀。

“卧槽,真踏马疼!”宇文洪心里暗骂的同时,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

而这时候,刚回到房间的汪本诚听到外面的动静并没有太在意,而是脱掉衣服慢条斯理的给自己洗了个澡。

因为在这个世界里能威胁到他的,只有武王级的宗主级人物了,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等洗完澡之后,让人去报个假消息,说在镇长情人的那栋住宅附近见过雨夜YIN魔。

这样一来,镇长必定会假公济私,安排大量人手去那边排查,以确保自己情人的安全。到时候他那师弟如果想要悄悄潜入那里,必然是困难重重了。

只是等他洗完澡,他还没让人去衙署报案,衙署那边的捕快却敲响了他家的房门,然后他就莫名其妙的被戴上了镣铐,直接被押走了。

等出了旅社,他才从那些吃瓜群众的谩骂声中知道了,自己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了杀人狂了。这很显然是他那师弟的手段,但他愣是想不明白他师弟是怎么做到的,易容术吗?

魔诃无量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